探訪成都「高考小區」:一年租金數萬 六成住戶陪考

5月27日,成都某中學外的小區門口,剛剛放學的學生進入小區。

還有幾天就高考了。我是一位在成都租房陪讀的家長,內心壓力非常大!我害怕自己不小心把緊張情緒傳遞給了孩子,我應該怎麼做才好?5月30日,距離今(2016)年的大陸高考,還有8天時間。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41歲的老張,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在超市買了點新鮮蔬菜和一小袋瘦肉,給念高三的兒子準備午飯。門衛核實情況後,老張快步走進成都市青羊區文廟前街一處小區。這樣的生活,老張已陪兒子經歷了近一年。

連日來,記者走訪成都多所高中,如張先生這樣『陪讀』的家長,不在少數。他們每年花費數萬元,在學校周邊租房監督、照顧即將高考的孩子,有的小區甚至三分之二的住房都被學生租走。這使得學校周邊的居民房、酒店的價格水漲船高,有的老舊小區70平方公尺房,每月租金近3000元(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走俏
『高考小區』超60%住戶是學生

30日中午12點過,隨著下課鈴聲響起,成都多所中學的高中生陸續走出教室,有的徑直趕往食堂,有的則離校出門吃飯。

17歲的小肖,就讀於青羊區文廟前街旁的石室中學,今年念高三的他,即將參加高考。如往日一樣,為了趕時間複習,他與兩位同學一路,小跑進離校20多公尺遠的一小區。

一年前,為了讓他抓緊時間複習,父母在這裡為他租了一間房。每天的早中晚三餐,他都會回出租屋吃飯,而在這個時間點,家長也會為他做好飯菜。

『我們班有5個同學住在同一小區。』小肖說,現在高三有14個班,每個班人數在50人左右,而像他這樣出來租房的,『每個班有2到3成左右。』

一小區門衛則表示,小區裡有90多戶居民,如今60多戶都是高中生和陪考家長。『這裡離學校很近,而且環境格外清淨,房屋只限出租給學生,沒有外來閒雜人員,所以特別受歡迎。』

門衛說,學生大多高二就會入住,等到高三畢業後才會搬走,有的學生擔心租不到房,或者想提前適應,甚至高一就搬進來了。』

陪讀
花2萬租房家長每天做營養午餐

每天上下學時間,往前推上半小時左右,小區還有一波進門『高峰』。『家長會提前過來做飯。』小區門衛何師傅說,家長進來一般會跟他打招呼,『家長一般提著肉和菜過來,娃娃要高考,自然要補充點營養。』

30日中午11點50分,黃女士走進文廟前街的這個小區。由於趕著做飯,同門衛簡單說了幾句,就徑直往小區2棟走,這段路她來回走了近一年。

黃女士一家住在蜀漢路附近,女兒之前是學校通勤生,每次從家到學校要耗費近一個小時。去(2015)年8月,女兒即將升入高三。為了減少上下學在路上耽擱的時間,家人商量給她租房,『花了2萬多元,租了這裡套一的房子,平時我來陪著女兒。』

黃女士說,她在人民公園附近上班,距離女兒的學校並不遠。她每天中午11點半就能休息,女兒在12點後才能下課,『所以趁著這個時間差,我中午會過來給她做飯。』當天下午1點,等女兒吃完午飯,她收拾好食具後再趕回公司上班。

探訪
70平方公尺房租金達2800元/月

連續一周時間,記者以租房者身分,探訪了成都多個中學附近的小區。文廟前街一老小區內,門衛何師傅說,小區租房歷來很緊張,目前所剩的空房只有一套。

何師傅將記者帶往小區1棟三單元4樓,一處普通裝修套二房,傢俱家電一應俱全,但租金卻要2400元一月,得一次交一年房租,另支付1000元『介紹費』。

見記者有些猶豫,何師傅並未多說。他說,這裡的房屋根本不愁租,價格確實比其他小區高,但這裡離學校近,住的又幾乎都是學生,很受家長歡迎,『有些好樓層,70平方公尺套二得要2800元一月,甚至更高。』

當天下午5點,記者見到了房主陳先生。陳先生說,他和老伴已搬到新房居住,便把老房子租出來,『這裡的租金比其他老小區高,租房對象是學生,肯定划得來。』

在寧夏街成都九中附近的一小區,72歲的房主孫先生說,他已經搬去同兒子居住3年了,老房子以2000元每月的價格租了出去,每年都不愁租。

鄰居
『全家高考』會否增加孩子壓力?

在這些被高考學子租住的小區,也有不少業主質疑這是一種過度溺愛,可能還會給孩子增加壓力。68歲的李淑雲(化名),在文廟前街某小區居住達10多年,見慣了如今越演越烈的『高考陪讀』。

她說,一開始小區裡租房的學生並不多,但這幾年明顯增加不少,好多熟悉的住戶都搬了出去,『現在小區一到中午和下午放學,都是穿校服的學生身影。』

每次看到家長手提各種營養品,她都會有些感慨。『早些年的高考,學生只會適當注意飲食衛生。』李淑雲說,但現在很多父母花幾萬元租房,或者住幾百元一天的酒店陪讀,每天還專門帶各種營養品給娃娃,『現在的家長太愛娃娃了。』

專家
一分為二看 陪考過度或使孩子叛逆

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師指道教育專家劉霞認為,目前,高考是大陸最公平的選拔人才方式,家長為孩子創造學習條件,購買營養補品,本身是無可厚非的。

她說,高考中,記憶和分析能力尤為重要。有些孩子本身住得較遠,家到學校之間可能花費較多時間,如果能節省中間時間,對孩子學習、休息並非壞事。

但是一切得有個度,倘若家長租房陪讀,是在經濟條件允許,自身不夾帶過多期望,而且孩子也樂于接受的前提下,這樣的『陪讀』,會對孩子的學習起到良性作用。

但同時,她表示,如果一開始家長租房、買營養品等,都注入了過多的『期望』,這可能讓孩子感到壓力,造成孩子產生叛逆情緒,反而不利於孩子備戰高考。

她建議,臨近高考時候,切勿大補大吃,也不要給予孩子較大的壓力,應當多與孩子溝通,換位體諒孩子。

周邊
預訂火爆 酒店漲價餐館生意或將降5成

隨著大陸高考臨近,除了『高考小區』走俏外,考場周圍的酒店也普遍漲價、一房難求。

30日上午,記者走訪成都往年的多個高考考點,發現距離考點500公尺內的酒店,大陸高考7日、8日兩天的房間,幾乎已經全部訂滿。

在青羊區文廟後街一家商務酒店內,店員稱,高考兩天的房價會從現在的188元,上漲至288元,但在一個月前,店裡的45個房間幾乎就被訂滿了。

隨後,記者走訪了寧夏街成都九中等學校周圍,發現酒店價格從6日至8日期間,大多都有所上漲,上漲區間在30元至100元,有的酒店表示不會上漲,但是高考期間酒店訂房不打折。

與之相反的是考點周圍的餐飲店,在每年高考期間生意都十分『冷淡』。文廟前街一中餐館的李老闆說,每年高考期間,高一高二學生要放假,高三學生很少在外吃,大多會回家吃,或者父母送飯過來,『每年這個時候生意都差得很,預計今年高考期間的生意,要比平時下降5成左右。』


成都某中學外的小區內,一家長用中午空閒時間給住在這裡的孩子買菜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