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最南端的三沙市 四年裡有這麼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三沙市。

大陸最南端的一座城市,8月初多次被刷上頭條。

根據政知局公眾號報導,8月1日,它的當地主官手捧『全國雙擁模範城』牌匾載譽而歸;8月2日,新建『西沙海戰烈士陵園』落成儀式在琛航島舉行,這個為紀念1974年西沙海戰中犧牲的18位烈士而建的陵園,是大陸最南端的烈士陵園。

這個城市,就是年輕的三沙市。記者注意到,三沙市的成立,與它的歷史一樣,都離不開『國家主權』四個字。

四年前的6月21日,菲律賓總統宣稱要派飛機巡視剛剛平靜了一天的黃岩島,緊接著越南國會通過了越南的海洋法,宣稱要把大陸的西沙和南沙群島納入到主權和管轄範圍之內。

同一天,國家民政部發布國務院批准三沙設市的公告,撤銷海南省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辦事處,設立地級三沙市,管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這個大陸最南端的地級市,一出生便承載著使命。

兩位常委與永興島的椰子樹

作為一個新成立的城市,需要基礎設施建設、亦需要未來的規劃和投入,而這些工作,三沙市在過去的四年中馬不停蹄地開展著。從2012年7月23日選出市人大、政府、法院、檢察院班子成員,到7月24日三沙市正式掛牌成立,再到當年8月,開工建設首個重要基礎設施專案,三沙市的腳步一直沒停。

當然,背後離不開中央的支援。成立當年,三沙市就有八大基礎專案獲中央支援,總投資額超過百億元人民幣,第二年1月,國務院又下發了關於確定三沙市城市總體規劃由國務院審批的通知。除了硬體支援,政知局發現,不少中央領導人都有關於三沙的椰子樹『情結』。

『那時永興島還沒有機場,我曾在那裡種了一棵椰子樹。』2014年兩會期間,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海南代表團審議時說道。張高麗對三沙市委書記、市長肖傑的叮囑是,『千萬要把三沙保護好,發展漁業生產、網箱養殖的同時,要特別注意保護海洋環境。』

時隔一年後,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海南代表團審議的,換成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王岐山同樣談起自己曾經在永興島上種的椰子樹。

島嶼歷經歲月,而三沙市是新成立的。這裡要提一提它的幾個『最』:最南不用說,僅算陸地面積,三沙在地級市中最小,但如果算上海洋,則是全國總面積最大的地級市,人口在地級市中也是最少的。

除『四害』工作動員會

既然說到椰子樹,那就順道說說三沙市的『生態修復』。不難發現,動作很多:比如今(2016)年兩會期間,肖傑多次提及『發展海洋經濟』;今年4月國防部發布西沙旅遊攻略;再比如7月25日,三沙市召開的七連嶼島礁總體規劃座談會。

說到生態,不得不提一個大家熟悉的詞,『四害』。

2014年3月10日,三沙市召開除『四害』工作動員會,當時的官方新聞說,『「四害」的存在嚴重影響著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我市的生態環保建設』、『目前,永興島老鼠、蒼蠅、蚊子、蟑螂都不少,存在多種病源傳播的渠道。部分島礁也有不同程度的「四害」。西沙水警區醫院專家針對島礁的「四害」情況進行了講解,並就如何消滅「四害」的方法作了詳細的描述,現場還給各單位發放了捕鼠鐵籠。』

短短幾句話,就從側面反映出當時三沙市建設之艱苦。說到一個城市的建設,大家一定會想到方方面面的工作。

政知局可以順著來說幾點。氣象方面,早在四年前永興島上就設立了三沙市氣象局,這也成為大陸最南端的地級市氣象局,從此刮風下雨,提前知曉。2012年,海南三沙市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和三沙海航旅遊投資有限公司分別於8月23日和9月6日在海南省工商局登記成立,成為三沙最早成立的兩家企業。由於三沙市陸地面積小,允許企業在三沙注冊,實際經營場所在其他地方。可見四年前,招商引資的步伐已經邁出。

不知道有沒有讀者會想,小島上的垃圾怎麼處理,要是天長日久積累起來,該怎麼辦?這是多慮了,因為早在2012年8月,三沙市永興島污水處理及管網工程、西沙群島垃圾收集轉運工程就正式動工建設,到了去(2015)年7月,已經都投入使用了,污水經過處理後,中水將用於島上的綠化澆灌和建築施工,緩解島上淡水資源缺乏的問題。垃圾透過壓縮裝置進行壓縮裝箱,再通過垃圾轉運船轉運至海南本島實施無害化處理。


一連串動作的背後,關鍵字離不開「生態旅遊」和「生態修復」。

賣蘭州拉麵、河南燴的三沙

說完基礎設施、生態建設和椰子樹,政知局還想說說一個接地氣兒的事兒——吃。

2014年8月8日17點30分,三沙市永興島第一家麵館——『三沙麵點王』正式開張營業,這個主要經營蘭州拉麵、河南燴麵等麵食的麵館,竟然吸引了三沙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參加開業儀式。

政知局多說一句,三沙的食物大多靠補給,為方便存儲,島上的人們常年以米飯為主食,選擇相對單一。

『綜合考慮廣大駐島幹部職工、駐島官兵的意見建議,應市場需求應運而生了麵館。』開業當天,現場等著吃麵的客人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短短3個小時,店裡就賣出了90碗麵。

把自己當個『兵』的市長和詩

我們再來說一下三沙市首任主官:市委書記、市長肖傑。在祖國南大門當一把手的他,一舉一動備受媒體關注。而他對自己的定位就是『時刻把自己當個「兵」』。

政知局獲悉,2015年,他因認真履行黨管武裝職責,落實黨管武裝制度,成績突出,被評為2014年度『黨管武裝好書記』。此前他曾被廣州軍區授予第六屆『國防之星』稱號,縱觀全國,能獲此殊榮的市長,不多。

其實,三沙設市不久就整組了一支215人的海上民兵隊伍,這幾年中,肖傑在三沙市大力著眼維權鬥爭,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

三沙設市後的首任西沙某水警區政委郭建齊,曾賦詩一首贈肖傑,詩是這麼寫的:

《今贈肖傑書記》

霾霧鎖城路茫茫,
鴻雁掠過向南方。
歷史鐵肩第一任,
還是三沙好風光。
肖傑讀後,和詩一首:
《和郭建齊政委一首》
浪擊島礁莽蒼茫,
鰹鳥飛越隨船方。
現代理念烹首任,
必為國家耀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