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宋太祖如何用「打架」決定文狀元的人選?

宋太祖,資料圖。

趙匡胤更是覺得頭大,雖然他擅長體育,可是在那個沒有秒錶和影片重播的年代,無法做出進一步科學精確的判斷,思來想去,他做出了一個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舉措:比武定狀元!

根據人民網報導,話說古代科舉考試,誰能中狀元,考的當然是詩書文章,書生們日夜苦讀聖賢書,勤練文章,為的就是能在鄉試、省試甚至殿試上一展身手,爭取『一舉成名天下聞』。至於展的什麼身手,當然是錦繡文章。然而,歷史那麼長,故事那麼多,什麼奇聞沒有?什麼奇葩沒有?

在宋太祖的那個年代,能不能當上狀元,不全靠筆桿子講話,有時候居然還得靠百米短跑和散打功夫,真是前所未聞,我們來看看這出好戲。

宋初殿試:
讀書人在炊餅店
舉辦快速作文競賽

科舉這種選拔人才的考試制度,曾在中國歷史上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哪怕是在戰亂頻仍的晚唐、五代時期都沒有中斷過,例如『三字經』裡的『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講的就是後晉時期北方的竇燕山,教子有方,五個兒子都登科及第。到了時局安定的宋朝,當然更重視科舉。關於宋朝的科舉考試,我們就不做學術上的研究探討,只撿最有趣味的講。

宋朝時候的殿試內容,都是三道大題目,『一賦一詩一論』。既然大家都過關斬將到殿試這一關了,估計學習成績和寫作水平都差不多,很難找出大的差距來。這個確實讓人為難,後來的明朝還一度以顏值來決定誰是狀元,清朝乾隆有一次則看誰的字寫得好,更何況北宋開國皇帝趙匡胤是個粗人,要他從字裡行間來尋出讀書人的水平高低,也真是難為了,怎麼辦?

那就看交試卷的速度,誰先交卷,誰就是佼佼者,『每以先進卷子者賜第一人及第』。這似乎也有些道理,交卷快至少說明此人才思敏捷,反應快,腦瓜子靈活,以後在朝廷和地方為官,辦事能力不會差到哪裡去。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既然看交卷速度,那作文就必須寫得快,於是民間紛紛風行快速作文,有沒有快速作文培訓不得而知,但確實有快速作文大比賽。有個叫李庶幾的舉人,就和同學們在一家炊餅店舉辦快速作文大賽,怎麼選這麼個地方?因為那個時代沒有手錶和體育比賽計時器,那就拿做炊餅的工序為計時器,如果誰在一張炊餅製成時寫完一篇,那就是優勝者,『以一餅熟成一韻者為勝』。真不知有多少科場的優勝者是在武大郎炊餅店練出來的。

以格鬥結果定殿試結果

既然以交卷速度定名次,那麼大家都在比快,誰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看來這文章也是唯快不破,沒想到大家都快了,這糗事就來了。且說開寶八年,即西元975年,宋太祖趙匡胤親自主持殿試,大家都在考場上奮筆疾書,一個個如同傅紅雪、小李飛刀一般,拿著筆在試卷上唰唰唰寫著,想要功成名就的孩子就得努力奔跑啊,更何況是在天子眼前。

當時在考場上努力奔跑的考生,有王式、王嗣宗和陳識等,後來司馬光記錯了,將陳識記成了趙昌言。王式是預選賽的第一名,也就是省試的第一名。當時最後一道考題叫做《橋梁渡長江》。轉眼間,王嗣宗和陳識就已經稀里嘩啦將文章寫好了,將『橋梁』搭好了,一同起身,一同交卷,把考場上的監考官和同學們全都驚呆了。

當年在炊餅店練出的快速作文技巧,這個時候居然也不能成為淘汰對手的利器,這可怎麼辦?答案只有一個:還是得努力奔跑。這一下從文化比賽變成田徑比賽,考的是短跑,於是兩個三十來歲的男兒,拔腿就往交試卷的地方跑,一陣風似地跑,為了自己的榮譽,為了家鄉父老的期待,快快奔跑吧。

然而,倆人的田徑水平竟然也差不多,居然同一時間交卷,估計倆人的胳膊也差不多長,否則的話,如果按照游泳比賽的規則,誰的手長,先搭到游泳池邊誰就優勝。然而,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倆人同時交卷。

到底誰是狀元,難倒了大宋朝廷的上上下下,趙匡胤更是覺得頭大,雖然他擅長體育,可是在那個沒有秒錶和影片重播的年代,無法做出進一步科學精確的判斷,思來想去,他做出了一個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舉措:比武定狀元!

至於具體專案,不比十八般兵器,不用像後來的林教頭和洪教頭一樣比賽棍棒專案,就比徒手格鬥,那時叫『手搏』。

比賽地點就定在講武殿,話說這一天,百官聚集,天子坐堂,王嗣宗和陳識這兩位選手,在一聲戰鼓擂響之後,奔向賽場,張牙舞爪,拳打腳踢,連抱帶摔,開始了史無前例的文科選手徒手格鬥比賽。你使你的降龍十八掌,我使我的六脈神劍,混戰成一團。這兩人文才相當,沒想到武功也不分伯仲,數個回合下來,點數基本持平,更不用說誰把誰打趴下。

且說在武功持平的情況下,誰能勝出,就看怎麼使陰招了,王嗣宗眼疾手快,去揪對手的帽子,這一下就對了,因為對手是位絕頂聰明人士,怕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自己真實的顏值,於是就像春秋時代的子路一樣,去護頭,結果被王同學一個抱摔,撂倒在地,不等裁判裁決,也不等對手拋毛巾,王同學立即跑到趙匡胤面前大喊:『臣勝之』。趙匡胤笑得不行,馬上答應:行,你小子就是我大宋狀元。想像一下那時的畫風,兩個讀書人,一個抱著頭巾垂頭喪氣,一個大呼小叫『我是狀元,我是狀元』,真正是斯文掃地。當然,換一個角度來看,也特別的萌萌噠。

例外事件:
交卷太快也被逐出考場

司馬光曾將陳識誤寫成趙昌言,作為史學巨著《資治通鑒》的總編,這個低級錯誤確實不應該犯。而這個趙昌言其實是宋太宗時候的進士。

宋太祖偶爾也舉辦快速詩文競賽,優勝者也可以被朝廷選拔,例如有一個專案就叫『一日作詩百篇』。有個叫趙昌國的信心滿滿地應試,結果從早寫到晚,也就寫了二三十篇,而且質量實在馬馬虎虎,宋太祖居然也為他『轉身』,勉強錄取了他。

且說這王嗣宗雖然高中狀元,卻從此被人嘲笑,有一回經過終南山,遇到隱士種放,種放直接笑話他是『手搏狀元』。這王嗣宗懷恨在心,轉身就向皇帝打報告,說種放此人『學士空疏,其才識均無過人之處』,而且為霸一方,『侵漁眾民,凌暴孤寡』,這番話害得種放差點當不成官。可見種放一句玩笑確實擊中了王嗣宗的心病,狀元是中了,但面子上還是過不去。

當然,北宋初期,也不是說交卷快就永遠占上風。有時候,皇帝也不按規則出牌,諸如前面提到的炊餅店快速作文舉辦者李庶幾,一直以寫作快聞名於民間,他以為這樣就為自己考試安上了保險,沒想到有一年皇帝胃口變了。且說李庶幾在考場上第一個交了考卷,不曾想宋太宗覺得這位同學太輕浮,一頓呵斥趕了出去,『遽叱出之』。倒是那位皺著眉頭苦苦思索遲遲交卷的孫何同學中了狀元。

這種突變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是有位叫陳靖的大臣打了小報告,說這李庶幾同學在炊餅店舉辦快速作文比賽,弄得大家以快為美,忽視了作文的文採和理論水準,咱得改。而這陳靖又是孫何的好友。於是,李庶幾倒楣,本來可能是狀元的他,連進士都沒中。一直過了很多年,等朝廷把這事忘得差不多了,李庶幾才中了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