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復活文化記憶的「古籍郎中」:挽救數萬古籍絕本

修復前的來自香格里拉的藏文經書。

古籍主要指書寫或印刷於1912年以前具有中國古典裝幀形式的書籍。修復是古籍保護的一種常見方式和重要手段,靠修復師們的一雙雙巧匠之手,將『生命垂危』的珍貴古籍『診治康復』重獲新生,修復古籍的人也被稱為『古籍郎中』。

根據雲南網報導,他們中有一位佼佼者,憑藉一身絕技挽救了數以萬計危在旦夕的古籍絕本,他就是就職於雲南省圖書館雲南省古籍保護中心的修復師楊利群,他也是大陸7位國家級修復師中的一位。

少數民族古籍眾多

目前省圖有41萬冊(件)歷史文獻(包括1912年以前的古籍和1949年以前的民國歷史文獻),全省共有216部古籍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這些珍貴古籍主要收藏在省圖書館,省社科院、省博物館等單位也有一部分,有的還出自民間。

在雲南現存的古籍中,少數民族古籍有彞族的畢摩經、納西族的東巴文和傣族的貝葉經等,省圖入選的126部古籍中,大理國時期的寫經就有12部。這些大理國經卷,紙質均為大理鶴慶所產的白綿紙,裝幀形式多為卷軸裝,如《護國司南鈔》、《密教散食儀》等,《通用啟請儀軌》為蝴蝶裝,對這些古籍的修繕保護是省圖的重點工作。

全省各地發掘的古籍典藏修複也是古籍修復中心的工作。『我修復的各類古籍中,最具挑戰性和難度的就是修復香格里拉的一批藏文經書。該經書由於發現於山洞中,存在嚴重粘連、霉蝕、燼毀及紙張老化絮化等嚴重破損情況,加上所採用的紙質又很特殊,修復難度很大,一份責任督促著我們修復小組不遺餘力去搶救。經多方考證實驗,最後採取了清洗、接補、挖補和紙漿補書的方法修復此批經文。』楊利群說。

古籍修復重在『植皮』

形容古籍修復師是『古籍郎中』恰如其分,古籍修復更像是一場整形外科手術。『古籍修復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找到或者製造出與古籍紙質一樣的修復用紙,這也就成為搶救香格里拉經卷的關鍵,當時我們得知該經卷採用了藏區特有的含有狼毒花莖植物纖維的紙,這種紙張在漢族地區很少出現,其製作方法也有別於漢族地區的造紙方法。』楊利群回憶。

在館領導的大力支援下,由楊利群率隊的修復小組,歷時月餘,跑遍了香格里拉、安徽、貴州、福建等地採用古法造紙的造紙廠,甚至冒著被狼毒花毒性感染的危險,終於試製出最接近古經卷材質的紙張。『用最接近古籍材質的紙張進行修復,才能最大程度地保護和修復古籍,否則修復只能稱為修補。這在某種程度上和整形外科手術中的植皮很像,要讓損壞的皮膚恢複原樣,就要用同基質的皮膚來植皮。』

楊利群介紹,雲南的古籍修復比省外其他地區有著顯著不同的地方,在雲南除了漢文古籍外,還有大量不同少數民族的古籍,而且每一個民族的古籍都採用了不同的造紙工藝,這也就形成了雲南古籍修復複雜性的特點。例如,彞族古籍多用構皮紙、納西族古籍採用蕘花紙、傣族古籍使用貝葉、藏族使用狼毒花紙等等,都是修復的難點。

頂級修復中心的寶貝

作為在國內外古籍修復界享有盛譽的修複中心,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像其最貴重的物品就是一台價值20餘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多功能修復台。

『這還是國家修復中心配發的,其餘的修復工具都是自己購買的,價值都不是很高,很多東西還需要自製。這是用來刷漿的,這是用來剝離的,這是用來裝訂的……』指著擺在修復桌上的幾十件工具,楊利群邊介紹用途邊介紹使用手法。

楊利群自1977年到雲南省圖書館工作就從事古籍修復。在得到省圖書館領導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援下,我省古籍修復工作得到極大的發展,楊利群在古籍修復工作中也不斷創新,2014年被聘為國家級古籍修復技藝傳習中心雲南傳習所導師,同年獲得文化部『全國古籍保護先進個人』稱號。

目前,省圖還在加大修復中心的技術投入,正擬定與雲南大學開展合作,進一步提升古籍修復的技術鑒定能力。雖然該中心從資金、設備的投入上與省外的修復中心無法相比,但這裡有著一份高於設備價值的東西,就是對古籍修復技藝的執著堅守。

頂級修復師技藝傳承

對於楊利群而言,目前擁有了引以為傲的古籍修復技藝。但從兒時隨父母學習裝裱手藝起,楊利群就領悟到了古籍修復的一種精神,那就是不能將此項技能據為己有,而是要讓更多人去掌握它,去搶救那些歷史記憶。

多年來,楊利群擔任國家古籍保護中心舉辦的古籍修復培訓班任課老師,培養了省內外一大批人才,解決了省內很多古籍修復方面的疑難問題,其修復古籍有: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的肇域志不分卷、錢氏族譜言行紀略一卷、鄂國金陀稡編二十八卷、水經注四十卷、梁昭明太子文集五卷、韋蘇州集十卷拾遺一卷、蘇長公小品四卷等漢文古籍幾百種及彞文、藏文古籍。

自從事古籍修復這行起,楊利群就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修復技藝傳授給弟子,悉心講授修補古籍專門技法:書頁去髒、染紙、配紙、溜口、修補書頁、噴水壓平;手把手演示修復的一道道程式:折頁、襯紙、接書背、捶平、齊欄、壓實、訂紙捻、裁齊、包書角、裝書皮、錐眼、訂線、貼書籤等。

『我跟隨老師學習古籍修復已有7年,最大的感觸是老師除了修復技藝精湛外,還把一種古籍修復的精神傳承給我們,那就是一份兢兢業業的責任心,這是一份需要極大耐心的工作,一點點的焦躁和不耐心,都會導致古籍的徹底消亡。所以老師很多時候以磨練我們的意志為主。』作為楊利群學生之一的郭靜深有感觸。

如今,古籍修復這項不容消亡的技藝,正在楊利群毫無保留的傳授下很好地傳承著……。


修復的一款明崇禎年間碑文的拓片。


楊利群修復的古碑文拓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