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 不按「套路」 就是巴西人最大的「套路」

巴西。

從4月份開始兩任體育部長連續下課,到羅塞夫總統被臨時停職,再到員警鬧出罷工新聞,代總統急調軍方增援,里約奧運就要在層出不窮的質疑、吐槽中揭開大幕了。

根據新聞晨報報導,到里約前,我心裡在想,巴西人會把奧運會辦成什麼樣,現在,我已經在里約待了2天,新聞中心、球場、穿梭大巴,幾個地方跑下來,我覺得,『里約奧運會不會精彩』其實是個偽命題――巴西人肯定會舉辦一屆精彩的比賽,只不過是按照他們自己的標準和能力。

不按『套路』來,或許就是巴西人最大的『套路』

先說說交通,里約人似乎已經在能力範圍內做到了極限。奧運特殊車道,保障所有奧運持證車輛、尤其是接駁運動員、救護人員、媒體人員的大巴車能免受堵車的困擾。每一個路口都有類似上海的交通協管人員執勤,大路的路口基本上都停著警車。

連接諸多場館的地鐵四號線趕在上周投入運營,但地鐵出口的交通工程並未完成配套,於是,天才的巴西人想出了應急的辦法:他們用類似工兵架橋的方式,楞是在一個個地鐵口,架出了一個個臨時的『高架上下匝道』――純粹就是鋼管加上鋼板。當地志工這樣說,這些東西或許奧運會之後就會拆除,也可能奧運會之後再使用一段時間,看看對於緩解交通起到的作用,也為之後的規劃做準備。如果有用,就在原先的地方用鋼筋混凝土建造永久式的道路樞紐。

你看,巴西人是不是想得很周到

4日在奧運村外,大陸代表團舉行了升旗儀式。按照組委會的安排,這個升旗廣場一共設置7根旗桿,最邊上略高的一根專門用來升國際奧會會旗,另外6根用來升各國國旗,每6個國家一組,由組委會協調好各國『檔期』。但每場儀式前,巴西人都安排了很具美洲特色的歌舞表演,演員們跳完一段後,會衝到各國運動員身邊,拉起他們的手,邀請他們一起在廣場上跳舞,4日大陸團中有上百位運動員走出村子觀看升旗,很多選手一開始都覺得靦腆,但最後也都欣然接受,和當地舞者來一段,情緒上,一下子就放開了。

巴西人大概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們需要全世界接受他們的方式,感受他們的個性和特點。

如果我們以『花錢越多、辦事越好』來評價里約、評價任何一屆奧運會,或許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答案。去(2015)年開始,一美元從兌換2雷亞爾變成兌換3雷亞爾,貨幣貶值讓里約奧組委不得不想辦法用自己的方式舉辦比賽,比如本屆的主新聞中心,不提供任何紙質列印的比賽成績,都在網路系統中,你可以上網查詢,實在要列印,印表機一排放在那裡,你如果想打,可以自己帶點紙塞進去。奧運村外的升旗廣場,草皮上放的小凳子,居然是油桶鋸開後放一塊木板,一個油桶變成了兩個凳子。

類似這樣的小細節還有很多。怎麼樣,放在其他國家,你能想像嗎?但巴西人也不是所有問題上都隨意,真正重要的環節上,我體會到的都是嚴格和認真。

4日去阿維蘭熱奧林匹克體育場看巴西女足與大陸女足的比賽,安檢口,我來來回回被當兵的要求走了5次,口袋裡所有東西都掏出來了,皮帶也解下來了,過咱們大陸提供的安檢儀時,還是紅燈報警。軍警只能要求我再退出去,重新走進來。最後一次,他要求我先進來一個腿,再邁進另一個腿,看哪個腿亮燈。最後,原來是我褲子左腿上的金屬拉鏈在報警。我在那裡折騰時,後面排隊的也只能等著,他們不能和一群拿著衝鋒槍的人講『快點好哇』。你看,該認真時,巴西人也絕不含糊。

2014年世界盃時,巴西也面臨諸多場館、治安等問題,但最終呢,巴西世界盃打出了那麼多瘋狂的比賽,創造了那麼多精彩的進球;現在,輪到里約,我覺得巴西人可能真的已經完全放棄玩『細膩組織、嚴密管理』這些套路了,他們可能只關心一樣東西:比賽。

巴西,這個每個人生下來都帶著桑巴基因的國家,這個奪取世界盃次數最多的國家,如果一板一眼、拘謹做事,事先將任何環節都設計好,恐怕連他們自己都會感到別扭,只有他們繼續『散漫、自由、奔放』,或者乾脆叫『不著調』,用充滿自己民族個性的原則舉辦比賽,讓全世界認識、瞭解,甚至最終喜歡上巴西人的個性和做事方式,奧運會第一次進入南美大陸才真正有意義。

主辦奧運,本不就是為讓認真的民族展現認真、讓奔放的民族綻放奔放的盛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