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壓下南韓議員在華謹言慎行 發表3句話聲明迅速離開

9日在北京,南韓訪華議員金英昊(右)與盤古智庫秘書長王棟同記者見面。

『挑撥國民』『將國家和國民置於危機之中』——9日,針對6名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議員執意進行的訪華之旅,南韓總統朴槿惠的批評升級。來自大陸國內的巨大壓力讓本希望做更多溝通的南韓議員在北京謹言慎行。

根據環球時報報導,當天,在與大陸盤古智庫的閉門會談後,他們發表了僅有3句話且相當空泛的聲明,然後迅速離去。但在南韓國內,反對派並未因總統的嚴詞變得『溫順忠誠』。他們公開要求朴槿惠進行道歉,甚至有人稱如她繼續在薩德問題上固執己見,可以提出彈劾。因為薩德問題,中韓關係陷入危機,就連西方媒體也注意到,部署薩德讓『韓流』在大陸遭遇『寒流』。

在過去一個月,南韓最大的娛樂業製作商市值縮水8.6%,已經開始有南韓藝人在社交媒體上公開對政府的做法表示反對。『我認為,比部署薩德更好的防禦方法一定是有的,但願還有時間可以繼續溝通。』9日,在議員訪華活動的新聞發布會現場,一名南韓記者一邊說一邊撐開傘,與身旁的記者共同遮陽。他說:『韓中關係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在野黨要求朴槿惠道歉

9日,在北京主辦方盤古智庫設在室外的新聞發布會現場,來自中韓十多家媒體的記者頂著烈日等候訪華的南韓議員。或許因為連日來,南韓國內輿論也像三十多度的高溫一樣『炙烤』著幾名南韓議員,韓方代表金英昊(前譯為金映豪)與中方代表就此次閉門會談僅發表了3句話的『聯合聲明』:中韓雙方就當前兩國關係中的相關問題進行了深入、坦率的交流,聽取了對方對這些問題的立場與看法,並就如何改善中韓關係提出了建設性意見。

等候多時的記者們顯然對這樣的表述並不滿足,蜂擁上去希望從議員們口中得到有關薩德問題的只言片語,但金英昊等韓方代表自此不發一言,迅速乘車離開。『可能他們承受的壓力太大了。』一名中方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就在上午雙方的共識還是『媒體可以自由提問』,最後階段韓方卻改變了主意。

從朴槿惠9日對在野黨的正面批評中,訪華議員承受的壓力可窺一斑。在出席執政黨的一個活動時,朴槿惠說,在沒有其他應對方案的情況下,一味批評薩德入韓,挑撥國民,這無異於將國家和國民置於危機之中。同一天,南韓《中央日報》在社論中批評這些議員訪華『是給國家丟臉的事』,警告他們訪華務必要小心言行、如履薄冰,並聲稱在返回南韓後,議員們要『負政治責任』。

這種壓力甚至讓南韓議員的行程從最開始就變得不順利。據南韓《北韓日報》報導,訪華團在出發前取消了在南韓的第一個活動——與南韓企業有關人士的午餐懇談會,因為『很難找到人。隨著此行越來越成為爭議對象,企業家們可能感到了壓力』。議員們原定8日與南韓駐華大使金章洙的會面也被取消。《中央日報》說,儘管訪華團與金章洙關於此事的說法有出入,但顯然雙方都對會面感到壓力。

與南韓政府和部分輿論的看法不同,外界將議員們的訪華之舉視作『南韓不想惡化同大陸的關係』。俄羅斯衛星新聞網8日以此為題評論稱,這6名議員希望努力搞好與大陸這個偉大鄰國的關係,減少因部署薩德造成的惡果。俄羅斯科學院亞洲戰略中心主任托洛拉亞說,南韓因為受到美國壓力部署薩德,嚴重損害了對華關係。這是朴槿惠面臨的最嚴重外交和政治失敗,也是反對黨以及部分執政黨內精英對她嚴厲批評的原因。『如果韓議員訪華不是對朴槿惠的再次打臉,起碼也表明,她沒有以前受尊重了。』她阻止此次行程的理由顯得非常奇怪,不可能讓反對派變得溫順忠誠。

《南韓日報》報導稱,南韓政界圍繞薩德的爭論進入白熱化階段,在野黨甚至公開要求朴槿惠道歉。正在競選共同民主黨黨首的國會議員金相坤9日指責朴槿惠對訪華議員的努力進行直接批評和誹謗,『不像個總統的樣子』。南韓第三大黨國民之黨黨首朴智元也表示,如果因為是總統的決定就必須所有人追隨,讓人想起封建王朝。南韓紐西斯通訊社援引金相坤的話說,如果朴槿惠繼續在薩德問題上『拒絕溝通』,那麼完全可以提出彈劾。他強調,南韓應該從原點重新討論是否部署薩德。

『韓流』遭遇『寒流』

『隨著薩德在北韓半島部署,東北亞和北韓半島正重新進入冷戰時期。』8日,6名議員抵京當天在北京大學舉行了一場非公開座談。會上,中方學者向南韓議員表達了他們的憂慮。《中央日報》9日在報導此事時說,大陸學者們不出所料地作出了接近『威脅』的發言。他們表示,『部署(薩德)之後,大陸將對南韓採取各種實質性制裁措施』。

『不滿南韓部署薩德,大陸拿韓流出氣』,《紐約時報》8日以此為題報導說,南韓流行文化在大陸大行其道,大陸近年來逐漸成為南韓娛樂業對外出口的最大市場。然而,在過去一周裡,主打南韓音樂與電視明星的幾項活動被取消,韓流成為中韓關係降溫的首個受害者。該報說,這並非南韓藝人首次成為地區衝突的犧牲品。2012年,時任南韓總統李明博視察了處於韓日領土爭端中心的小島。曾經極受歡迎的南韓電視劇和男女樂團,突然從日本的廣播電影片道中消失了。

英國《金融時報》9日報導稱,在過去一個月裡,南韓經紀公司YG娛樂、SM娛樂及JYP娛樂的股價下滑逾15%,南韓最大的娛樂業製作商CJ E&M市值縮水8.6%。該報援引中國社科院東北亞問題專家王俊生的話說,『大陸社會對於南韓的積極態度是韓流的基礎。部署薩德摧毀了這種感情基礎』。據報導,上周在一則影片廣告中,南韓演員朴寶劍在圍棋比賽中打了一個名為『萬里長城』的人。影片在遭到抗議後被從網上撤下。一名大陸網友評論說:『以後只有那些尊重大陸的明星我才會追。』

南韓媒體似乎不認為因部署薩德遭到大陸報復。韓聯社9日稱,截至目前,『禁韓令』未影響電影圈,韓中合作火熱進行中。被作為例證的南韓公司強調,公司是紮根大陸的兩國合資公司,或者導演、演員和製作人員都是大陸人,完全是『大陸製造』。

『賣國?事大(意為小國侍奉大國——編者注)?這是應該對朴槿惠當局用的詞。真希望2017年南韓大選實現政黨輪替。』9日,南韓演員文成根在『臉書』上這樣表示。一名南韓媒體人對記者說,對於部署薩德,南韓民眾支持與反對的比例大約是6比4,不過顯然反對者的聲音更大一些。

薩德讓東北亞面臨重大抉擇

在部署薩德的問題上,南韓似乎鐵了心。據南韓外交消息人士透露,南韓駐華大使金章洙8日會晤了大陸政府北韓半島事務特別代表武大偉。韓聯社稱,這是大陸官媒批評南韓部署薩德後,南韓政府首次正式透過外交管道向中方闡明立場。據推測,金章洙很可能向武大偉傳達了韓方決不可能取消部署計劃等內容,同時強調韓中應繼續對朝施壓。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稱,南韓一些學者警告,部署薩德並不符合南韓的需求。美國要在東亞和南海抗衡大陸的影響力,首爾可能淪為這場戰略棋局中的卒子。首爾延世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崔鐘建說,在南韓需要大陸制裁北韓並推動北韓結束發展核武器之際,薩德卻在惡化與華關係。

《南韓先驅報》9日援引南韓情報官員的消息說,北韓外務省最近將部署薩德定為對北韓的挑釁和對東北亞安保的威脅,向全體駐海外公館下達了開展宣傳戰的指標。《中央日報》評論稱,北韓正透過薩德問題的發酵弱化對朝制裁,有人擔心大陸會順著北韓的意圖行動,特別是如果『韓美日—朝中俄』的對峙格局被固化,國際社會阻止北韓導彈開發的體系可能出現裂痕。

為什麼中韓關係會從蜜月期迅速跌至低谷?有觀點認為,這是因為兩國關係主要是基於經濟,在關鍵時刻,經濟合作就會讓位於國家利益。大陸亞太學會北韓半島研究會委員王林昌9日對記者說,經濟上的良好合作並不能保證雙方關係的長久,還需要堅固的政治基礎,在重大問題上要有相同或者相近的觀點,否則將很不牢固。

因薩德而起的中韓關係危機如何破局?南韓《世界日報》說,9月初將在杭州舉行G20峰會,如果期間韓中能夠舉行首腦會談,兩國關係或將迎來轉機。南韓《亞細亞經濟》9日援引青瓦台一名參謀的話稱,為了向中方傳達韓方在薩德問題上的立場,南韓一直透過駐華大使館與中方進行著秘密接觸。王林昌對記者說,薩德嚴重威脅到大陸的安全,不放棄薩德,很難從根本上改善中韓關係。

8月下旬至9月上旬,東北亞地區圍繞薩德產生的矛盾可能面臨重大抉擇。作出這一判斷的《世界日報》說,8月22日韓美將開始『乙支自由衛士』聯合軍演,9月初還有在俄羅斯舉行的東方經濟論壇和東盟系列峰會等國際會議。俄羅斯《生意人報》稱,已經決定出席東方經濟論壇的朴槿惠將與俄羅斯總統普亭舉行會談。薩德系統的監視範圍能覆蓋大陸的大部分和整個遠東地區。因此無論如何,莫斯科都不會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