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大陸/這片西南秘境 讓西方人尋找了半個多世紀

香格里拉。

1933年,英國作家James Hilton在他的作品《消失的地平線》中描繪了一個高原秘境『香格里拉』,這本書問世之時,正值大蕭條時期,西方文明剛剛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火洗禮,作者將傳承世界文明的重擔賦予東方的『香格里拉』,啟發越來越多人來到大陸尋找這片『世界最後的淨土』。

根據鳳凰旅遊報導,『香格里拉』(Shangri-la)在藏語中意為『心中的日月』,幾個簡單的音節,彷彿擁有一種魔力,讓人心生嚮往。半個多世紀以來,對於香格里拉的尋找和爭議成了世界性的話題。直到1997年,雲南省對外宣布:香格裡阿拉就在迪慶州的中甸縣,不久之後,中甸正式更名為『香格里拉縣』。

氣勢磅礡的雪山江河,五彩繽紛的湖泊草甸,浩如煙海的原始森林,二十年來,香格里拉吸引著一批批追夢者紛至遝來。如今,作為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的首府,香格里拉市依然保留著豐富的人文風貌,藏、漢、納西、白、慄僳和彞族等十三個民族,康巴文化、茶馬文化、佛教文化在這裡共存……

帶著對香格里拉的神往,在初夏的某個週末,我們動身啟程。飛機即將降落時,呼吸系統比眼睛更快接收到高原的資訊,伴隨著輕微的頭疼,我們抵達迪慶香格里拉機場。藏式建築風格的機場和綿延千里的白雲在這裡迎來送往了無數與我們一樣的來訪者。

正如熙攘的現實世界無法阻止我們跨越2000多公里來到香格里拉,輕微的高原反應又怎麼阻擋得了我們到奇崛高竣的松贊林寺朝聖,去普達措看『杜鵑醉魚』,又或是在月光古城喝一碗酥油茶?

在這裡,心靈是自由的,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安心感受那由自然的饋贈以及人類毫不吝惜的歌詠造就的香格里拉之美。

噶丹•松贊林寺

這佛光閃閃的高原,三步兩步就是天堂,卻仍有那麼多人,因心事過重,而走不動。——倉央嘉措

幾乎所有到過松贊林寺的人都會記住這句詩,不僅僅因為這是所有松贊林寺的嚮導介紹時的一句標準獨白,更因為這句話實實在在戳中了我們的內心。

噶丹•松贊林寺距離香格里拉市區不過5公里,如今以它為中心的景區已成為這片旅遊區的核心腹地。汽車行駛到山坡之下,遠處鎏金銅瓦的屋頂在藍天之下熠熠生輝,以曼陀羅式布局的寺院建築群如同從天而降的人間樂土般出現在我們眼前。


攝影:多虔。

這座雲南規模最大最具特色的藏傳佛教寺廟修建於1679年至1681年,由五世達賴賜名『噶丹•松贊林』,也叫『歸化寺』。它的布局仿照拉薩布達拉宮,因此也素有『小布達拉宮』之稱。在這裡,當地藏民用純淨的靈魂供奉著神靈,世代延續、生生不息。如今,寺廟裡共居住者900多名僧人,最小的才3歲。


攝影:多虔。

看著他們虔誠地點燃香燭,不休止地轉動經綸,念誦祈福的經文,即便你不是信徒,你也無法拒絕這座寺廟的召喚。入寺廟,先拜過四大天王,去除雜念。


攝影:多虔。

噶丹•松贊林主體建築由三座大殿、扎拉菊護法神殿、八大康參以及二百七十餘間僧舍組成。八大康參如同八瓣蓮花圍繞著主殿,象徵著吉祥環繞的人間樂土。

從寺廟前門魚貫而入,經過一條通道即可到達通向三座大殿的樓梯。通道兩側錯落有致的建築為僧舍,不能隨意進入。拾級而上,這143級的台階像是對來訪者的一場考驗,高海拔之上不能圖快,恰好讓人放慢腳步虔誠感受這場朝聖。

寺中的僧人每日的活動都有嚴格的時間表,因此時常能在廟堂殿宇之間遇見匆匆穿梭趕赴不同課程的僧人。身邊偶有身著暗紅色袈裟的僧人經過,對我們的招手回報以謙和友好的微笑,然後一轉身無聲進入兩邊透著神秘的康參中。


攝影:多虔。

所謂『康參』,即按僧侶籍貫或來源地的地域劃分,將大寺僧侶劃分為若干團體,形成地域化的修行組織。松贊林寺三大主殿下共有八大康參,由老僧主持,相對獨立地管理教區的行政、宗教、經濟事務。

繞過高牆在大殿廣場上稍事休整,待呼吸調勻之後再進入殿內,在高處回頭遠眺,眼前那一抹形似馬蹄的濕地湖便是藏區著名的神湖拉姆央措湖,傳說藏傳佛教護法中唯一的女性金剛護法白登拉姆的寄魂湖。

湖心小島是僧侶圓寂舉行天葬前誦經的地方,島上的瑪尼堆,則遵循藏民傳統,用寫上經文、祈福過的石塊堆砌而成。瑪尼堆與遠處高山上的平台相輔相成,那裡專供寺院裡的僧人圓寂後進行天葬。

神湖拉姆央措與松贊林寺相互輝映,登上松贊林寺可以俯瞰神湖及周邊全貌,而神湖旁的觀景台亦是能將松贊林寺建築群盡收眼底的地方。

登上於台階之後,沿著順時針方向繞過眼前氣派的黃牆,進入廣場即依次朝拜三座主殿:宗喀巴大殿、扎倉大殿和釋迦摩尼大殿。

即便在山腳之下已經遠觀這三座氣勢宏偉的主殿,站在廣場上抬頭仰望,也不禁被這金碧輝煌的建築所震撼。造型豐富多彩的鍍金銅瓦和裝飾著飛簷走獸的殿宇讓人想起千年前的神示:『林木深幽現清泉,天降金鶩嬉其間』。


寺廟。

巍峨聳立於正中的主殿扎倉是松贊林最早的建築之一,始建於1679年,占地2000平方公尺。後殿供有宗喀巴、彌勒佛、七世達賴銅佛,高三丈有餘,直通上層。兩側的壁畫雕飾精美琳琅,頂樓則建有靜室,更收藏有貝葉經卷、唐卡及大量傳世法器。

左側的宗喀巴大殿是松贊林第一座用金箔覆頂的大殿,在天光之下顯得金光璀璨,因此得名『金瓦寺』。按照順序,宗喀巴大殿應是朝聖者朝拜的第一座大殿。殿內供奉著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坐像,高達18公尺,據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宗喀巴大像,有藏區『第一佛像』之稱。

門口掛著黑底白畫的巨幅布簾,象徵僧俗界限,跨過門檻,仰望潤澤萬物的佛陀,感受殿內燈影煙香,虔誠地點上一盞酥油燈,前世,今生,早已釋懷。

右側的釋迦摩尼大殿內供奉著高達10餘公尺的文殊坐像及18公分高的釋迦摩尼佛金身像。殿內四周的牆上繪製了佛祖生平圖,生動地描繪了釋迦摩尼佛自降生、悟道、弘法、成佛到圓寂的過程。

除了恢弘巍峨的主要建築,若想用心體會此中禪意,不妨沿著交錯其中的殘牆小道走一走,踏著故去僧人的腳印,聽一聽遠去的誦經聲,感受這座寺院偏隅的清淨。

時間充裕,還可前往附近的香格里拉母親河——奶子河,一探本地藏民取供佛聖水的地方。人生,本就是一場無盡的修行。


大殿之外的轉經筒。

普達措國家公園

正是這樣的香格里拉,散發出的寧靜與永恆,給人們帶來無數幻想。位於香格里拉市以東的普達措號稱大陸地區第一個國家公園,原以為盛名所累之下,它會似其他過度開發的公園,單調而無趣。不曾想,在這高原之上,竟有著這樣一片高遠、永恆、純潔的聖境。


攝影:多虔。

『普達措』為梵文音譯,意為『舟湖』,藏傳佛教噶瑪巴第十世法王所著《曲英多傑傳記》中記載:有一具『八種德』的名叫普達的湖泊,僻靜無喧囂,湖水明眼淨心。

乘坐景區巴士前往參觀,周邊是無窮豔麗的草甸,漫山遍野的藥草鮮花,高原湖泊、原始森林、草原牧場在這裡完美融合。


攝影:多虔。


普達措。

兩個高原湖泊屬都湖和碧塔海似兩顆清澈透亮的明珠裝飾著普達措,群山環抱之中湖水透明清澈,樹木蒼翠,綠草茵茵。

屬都湖是典型的高海拔濕地,湖中漂浮著朵朵草垛,隨著季節和風向而變化位置。『屬』藏語為乳酪,『都』意為石頭,傳說古代有一位高僧雲遊到此,牧民給他供奉乳酪,他見此處牛場的乳酪很結實,如同石頭一樣,於是祈願道:『願這裡的乳酪永遠如同石頭一樣的結實』,屬都湖由此得名。


老樹躺倒湖中,演繹著時間的流逝。

碧塔海則象徵著樹木多得象牛毛一樣成片的地方,它以漫山遍野的杜鵑花聞名,每當五六月份杜鵑盛開,花瓣落入湖中,魚兒吃後翻了肚皮浮出水面,便形成『杜鵑醉魚』的妙景。


杜鵑花。

位於屬都湖與碧塔海之間的彌里塘亞高山牧場形似一只細長佛眼,這片位於海拔3700公尺的亞高山草甸是香格里拉最重要的牧場。它像一片絲毫未受塵世污染的童話世界,庇護者沉醉在其中的生靈。當地人說,牧場上生長的植物富含蛋白質和脂肪,牛羊吃了膘肥體壯,產奶量大。


亞高山草甸。

獨克宗古城
激情的枯竭或許就是智慧的開始。

走在原址重建的這座茶馬古道上的重鎮,一切恍若隔世。許多人依然對那場大火記憶猶新,2014年1月11日1時37分,獨克宗古城發生火災,10個多小時後大火才被撲滅。那場大火導致這座有著1300多年歷史、大陸保存最好最大的藏族民居群2/3的建築被毀,再也無法重生。

令人慶幸的是,古城的風情亦然深深地紮根在這片美麗而古老的土地上。重建後的獨克宗古城內,康巴文化和漢文化的韻味依然四處飄散在每一個角落,意遠深長的老街和獨具特色的老宅構成獨克宗獨有的老城風韻。

新建或改造的藏式土木房屋被裝點成了茶館、酒吧、餐廳。彩色的經幡在微風中輕盈靈動,散發出迷人的魅力。穿梭在蜿蜒的小巷中,耳邊傳來駐唱歌手充滿滄桑的聲音。隨意選擇一家燈火輝煌的酒吧,點一盞酥油茶,最適合慢悠悠地打發時光。

古城盡頭的月光廣場前方的小山上矗立著『世界上』最大的轉經筒,高達21公尺,總重60噸。心中默念六字箴言,虔誠地轉動經筒之後,藉著夕陽餘輝遠眺獨克宗古城,萬籟俱寂,竟不由得生出一份歸屬感。


轉經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