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音像錄 金星:我既然敢說就敢面對

金星。

近日,舞蹈家、脫口秀主持人金星接受了媒體採訪,此次採訪正值《極速前進》第三季播出之時,觀眾透過真人秀節目看到了金星與丈夫漢斯日常互動的一面。從節目表現中來看,漢斯溫厚老實,雖然思維靈敏,但手腳不協調,時常讓舞蹈家老婆急的『手腳並用』指導他;金星在遊戲競爭中表現積極,但被老公『拖累』後,會小女人般急躁地抱怨老公,但在獲得成績後還是會給老公一個大大的擁抱鼓勵他,讓觀眾看得十分開心。

根據新華網報導, 在接受採訪時,金星坦言,跟老公是互補型,平時相處並沒有很高的要求。透過參加節目也讓夫妻之間有了新的認識,促進了兩個人的感情,是件很實在的事情。金星還是那個金星,敢說敢做,有情有義。

記者:請問你怎麼看和老公漢斯在節目中的合作?
金星:談談生活中的常態吧,本來參加節目之前覺得挺放鬆的,參加之後自然就認真起來。

記者:漢斯在舞蹈方面的任務有弱勢,那你覺得他的優勢是哪些方面?平時也這麼欺負漢斯嗎?
金星:我在節目也說過,生活生命是公平的,我應該算是屬一屬二的身體極其協調的,上天分配了我一個身體極不協調的老公,這就是生活啊,去面對,參加節目我們也做了很多之前打死都不會做的事情,留下了很深的紀念,平時我不這麼欺負他,畢竟是一家之主,男主人嘛。

記者:看到節目中你用力推了漢斯一下,他依然很包容的笑著,請問你們生活中就是這樣嗎?
金星:在節目中可能觀眾會看到完成一個任務後,我的手推一下或者拍漢斯,別忘了,金姐是舞蹈演員出身,我的肢體表達能力要比我語言更好,肢體表達更豐富些完全是情緒表現,並不是欺負老公,沒想得冠軍,參與不是不認真,認真是最重要的,比賽當中可能最有冠軍像的是郭晶晶霍啟剛夫婦,這是我觀察他們,他們真的是很認真,霍啟剛配合度這麼高,極其可愛,和我們所謂觀念中的富二代完全不一樣,如果大陸的富二代都像霍啟剛這樣,那挺好的。

記者:你怎麼看待劉翔COS美少女這件事?
金星:這個我和劉翔抽簽,我們抽簽的時候,沒有礙於明星面子什麼的,那你抽到就是抽到了,必須化成美少女的樣子在東京街頭完成任務,我特別佩服劉翔,真是拿得起放得下,我以為他會有偶像包袱呢,沒有,反而是任務完成得特別瀟灑,所以我覺得大家看完這一期,會為劉翔的真實、接地氣、認真,所震撼到的,別胡思亂想。

記者:之前你在自己的脫口秀裡爆過不少娛樂圈的料,有擔心過藝人或者粉絲不滿嗎,好奇有沒有明星和經紀人來找你私下說好話的?

金星:我在我脫口秀裡面談的所有事情還是那樣子,對事不對人,李靜陪我聊天,那些被你批評過的,挑剔過的,抨擊過的,所謂網友說我撕過的明星再見面會不會尷尬,我說我才不尷尬呢,因為我說的事情不是憑空捏造的,全是真實所發生的,都是我是就事論事,對事不對人,如果你心裡玻璃心,粉絲也玻璃心,那你就玻璃去吧,我覺得我還是很坦蕩的,敢作敢當嘛,我既然敢說我就敢面對。

記者:節目中,你與漢斯跟霍啟剛與郭晶晶是兩對完全不同的『發糖』方式,平時與漢斯的相處中你也是比較強勢的嗎?
金星:會不會覺得對漢斯要求太高?沒有,沒有,平時我和我先生我沒有那麼要求,因為是成年人,我要求那麼高幹嘛,我們是完全互補型的,既然參加比賽,在那一瞬間是為了達到一個目的,對要求啊,急躁啊,平時生活這樣多煩人啊,不會的,不會的,我平時生活不會的,我在家平時生活當中願怎麼著怎麼著,隨遇而安。

記者:現在開始參加真人秀節目,甚至接拍影視劇,代表說開始越來越多跟其他明星同台合作,所以今後有可能會收斂你的犀利嗎,為了避免尷尬而不去點評其他明星嗎?

金星:不是的,演藝圈大了去的,你不可能跟所有人成為朋友,也不可能每個人都成為你的敵人,緣分嘛,見面合作就合作,合作不好就過去了,我在脫口秀中或者評論都是對一個事情的不滿,對那個人算了吧,這個人你要不喜歡,不理他不就完事了,很多東西不參加,就是因為人不對,我不參加不願意跟那一幫人在一起,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還有選擇的權利吧,另外我參加真人秀,因為這個節目確實挺有挑戰性的,挺好玩的,我和老公參加了,為了促進夫妻感情,多實在的一件事啊!

記者:你參加這個節目覺得最難的是什麼?
金星:參加《極速前進》,最難的,有些的競技項目可能沒有想到,沒有做任何準備工作,畢竟要承認,體力上年齡上的差距,我們比那些小鮮肉們小鮮果們大二十多歲呢,跟他們父母一個年齡,但這不是藉口,只要你參加了,把這些全拋開了,好好參加就可以了,但我覺得還是一個堅持一個耐力,你的考驗,還有一個配合度,面對競技當中,就是一個態度吧,我覺得挺好玩,挺好玩的,很多項目你要是平時的話,打死我都不會玩的。

記者:我們在節目中發現,你和其他的嘉賓有一點很大的不同,別組嘉賓都是競爭狀態,您卻一直有關心和幫助其他組的嘉賓,是出於什麼考慮呢?

金星: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錄節目以後,沒想到我和姐夫成了搞笑擔當,第一集著急,第二集說急也沒用,因為我之前沒發現我先生身體這麼不協調,他每天還運動,還踢足球呢,我想身體應該還可以吧,沒想到真的不協調,所以第一集在雅典的時候特別急,後來也不急了,後來就享受吧,公平的,一切都是公平的。

記者:你在節目裡說漢斯『我殺了你』他私下會生氣嗎?
金星:不會的,不會的,那是我的口頭語,就像『我殺了你』,在英語中就是『If go ,I kill you』,是一種表達,如果這句話出自一個平時不吭氣的,不說話的人,突然來這一句,那可能是真的,不過姐姐這樣的語氣『我殺了你』,你相信嗎?那跟『我愛你』是一樣的。

記者:在參加《極速前進》前,是否預想過自己和先生在節目裡的狀態或可能遇到的困難,現在看來,實際狀況和設想有特別不同的嗎?

金星:人們當沒有適應其他事情,不知道其潛力能力所在,當透過極速前進,我們夫妻倆發現了自己的長處,也發現了短板,有些運動你知道不適合你,那以後就不要碰了,我覺得挺有意思的,而且關鍵是增進了夫妻感情,互相又加深了瞭解,受益良多,給觀者帶來快樂,看到真實的金星是什麼樣的,幹嘛不呢,其實我電視和平時生活中差不多。

記者:無論是在《金星秀》還是在《極速前進》,都能看到你保持了特別好的身心狀態,看你的演出(尤其是那段舞蹈),更讓人感嘆,金姐的功力不減當年!這麼好的狀態是如何保持的?

金星:還好了,我覺得都活到這個份兒上了,都四十來歲的人了,你心態還調整不好的話,怎麼過日子呢,我們年輕的時候允許自己迷茫困惑,你過了四十,你還在這困惑,都還沒活明白?我和先生都挺好的,參加這個節目真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也不贏天贏地的,你盡力就好,既然參加只要認真就好,也難怪我獅子座,天生操心的命,也可能是作為母親的原因吧,看不得小輩們(受委屈),你也可以不提醒他們(拿任務卡啊什麼的)但是我做不到啊,臣妾做不到啊。

記者:你剛剛幾次提到增進夫妻感情,具體舉個例子可以嗎?姐夫真的一點不介意你不給他面子嗎?
金星:漢斯很瞭解我的,姐夫不介意的,我發脾氣啊,對他強勢也好,就在那一瞬間,那是完成任務,(所以)那麼急躁,平時365天,我對漢斯好著呢,如果平時都這樣,那多煩人啊,不會的,不會的,幹什麼事就像什麼樣子。

記者:你在節目中遇到的最大挑戰是?
金星:我覺得我在節目中遇到最大的挑戰就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典型發生在姐姐身上了,那沒辦法啊,認命吧。

記者:在看節目的時候,覺得你情商好高,在翻跟斗的時候,明明是你可以最好最快的完成,可是你不爭,漢斯說他去你就讓他去。在夫妻關係處理上,你的秘訣是什麼?

金星:沒有啊,我覺得我和姐夫平時生活狀態很穩定,姐夫浪漫在時間刻度上,他不是給你做一件驚喜你的事情,德國人浪漫在,每天做早飯,照顧孩子,還要怎麼著啊,所以我覺得人不能要求太高,而且他能理解你,知道你需要一種什麼狀態,這是特別重要的,別人問我姐夫有沒有給我買鑽戒啊,我說時間是最好的證明,年輪是最好的戒指,所以看你要什麼了,每個人要的不一樣,我要的東西,我已經很滿足了。

記者:你在《極速前進》中是否有給自己設定假想敵?就是一定不能輸給他,或者絕對不能與之結盟的那種?
金星:沒有設定,順其自然,參加比賽時,也不要刻意想,別那麼爭強好勝,所以我每次都是猜嘛,抽簽嘛,選擇對了OK,選擇錯了就面對,很多項目選擇錯了,在俄羅斯那一站就選擇錯了,我哪會算算數啊,我和劉翔可尷尬了,一個跑得好一個跳得好,但不會算算數啊,可好玩了。

記者:前幾天有人謠傳是因為你造成了極速前進的延播,但事實並不是這麼回事,您怎麼看待這些造謠者呢?
金星:說《極速前進》停播是金星造成的,那是造謠,電視台有特殊編排,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把我扯了進去,我知道是哪些人做的。算了,不說了,金姐永遠是光明正大的、陽光明媚的,無所謂的,我足夠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