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高規格的共青團改革 背後有何政治考量?

《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

《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由中辦印發的消息近日出來了。事實上,這個文件在系統內下發已經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根據俠客島報導,這事兒還是很有說頭的。

規格
首先,是規格。

首先,共青團是所謂『群團組織』的一部分——還有工會、婦聯等群眾性團體組織。以群團這個整體來說,十八大之後,重視程度是非同一般的。

2014年底,中共中央就印發了《關於加強和改進群團工作的意見》;2015年,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召開了群團工作會議。而今天的新聞通稿裡,則披露了這樣的資訊——這個改革方案,先後經過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中央全面深改小組會議、中央書記處會議的審議,習近平總書記則『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為共青團改革指方向、定方針、提任務』。

換句話說,以共青團為代表的群團工作,其改革,從十八大之後經歷了中共最高決策層的多次討論、研究和指導,規格之高可見一斑。事實上我們知道,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在多個領域都召開過座談會;但像共青團這樣,以整體方案改革一個系統者,並不多見。

為什麼如此重視共青團的工作?

定位
重要性,涉及到定位問題。

眾所周知,共產黨起家的『三大法寶』之一,就是『群眾路線』;革命戰爭時期使共產黨贏得人心、建設時期使國家振衰起敝,靠的也是共產黨和群眾的魚水關係。但毋庸諱言,當下的大陸,官方和民間存在諸多的誤解和矛盾,導致輿論撕裂,社會流動性差,公眾對社會事件的有效參與不夠,社會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不足。這也就是習近平所言,『人心是最大的政治』。

尤其在當下的大陸,無論是深化改革、轉型升級發展,還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抑或是社會和諧穩定,說到底,都得靠群眾、靠人民。這是根本的出路,更是共產黨所有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而在其中,青年的作用都至關重要。

在這樣的背景下,以共青團為代表的群團組織的意義就凸顯出來了——它既可以承接國家意志,又可以團結和發動群眾。

《方案》強調,共青團是『黨的助手和後備軍』,『政府聯繫青年的橋梁和紐帶』。毋庸置疑,這是一個涉及到『未來』的組織——團員很多會成為黨員,青年則會成長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團的工作能不能做好,很大程度上關係到『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問題。

更耐人尋味的一個表述是,『推進共青團改革,是從嚴治黨的一部分,是煥發共青團活力的重要舉措』;以改革煥發活力是常見表述,而將其納入『從嚴治黨』的一部分,則並不常見。其特殊性不言而喻。

問題

既然要改革,就說明目前存在問題。用中央巡視組給共青團中央的反饋意見說,問題可以概括為『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用人民日報評論員2015年給群團工作存在問題的話說,就是『衙門作風』、『職能雷同』、『代表面窄』和『內容空泛』。歸結起來,說的都是『脫離群眾』。

去(2015)年7月,在群團工作會議之後,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也點出了這些問題的危險性:『如果共青團再不奮起直追,不僅是跟不上、不適應的問題,而是會被青年邊緣化、被黨政邊緣化,甚至失去組織存在的價值。』

俠客島曾經解讀過這種『邊緣化』:一方面,群團組織在社會管理中處於邊緣地位,無法有效地參與政治生活和公共事務管理;另一方面,雖然是群眾組織,但是在群眾中處於邊緣,端著官架子,不能真正代表人民群眾。針對這兩個方面的缺陷,向上應該打通政治參與通道,向下應該接近群眾。這一方面要克服衙門作風,和黨政機關保持區別,扭轉群團組織的行政化傾向;同樣,也要避免群團組織內部人員的過度精英化,接納和代表更多的普通群眾。

破局

這次的改革方案,也能非常明顯地看出問題導向,基本都是面向『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的『四化』在動刀。

比如,針對難出大院的機關化、行政化,《方案》提出,要在團中央精簡機關行政編制,補充掛職幹部,『不搞年齡層層遞減』;同時,高度強調到基層去,『推動機關幹部到基層一線開展工作,建立完善團中央機關幹部常態化下沉基層、向基層服務對象報到工作機制,推動機關幹部擺脫文山會海、走出高樓大院』;

針對『貴族化』、『娛樂化』,則要在團中央領導機構中『明顯提高基層和一線團幹部、團員的比例』,五湖四海,『不拘一格從黨員、團員中選拔優秀人才』;團幹部則要直接聯繫青年,『每名專職、掛職團幹部經常性聯繫100名左右不同領域的團員青年,兼職團幹部直接聯繫10名左右普通青年』,把活動做實,經常性聽取青年的聲音,並與他們互動。

事實上,這樣的動作已經在團系統內開展。去年9月,團中央就啟動了首批386名團幹部赴縣級團委開展工作的行動,這也是團中央和團省(區、市)委機關幹部『常態化下沉基層』工作的地部分。他們計劃,在兩年分四批,每批選派1/4的幹部派駐到縣(區)團委工作4個月;首批的386人中,有48名局級幹部、180名科級幹部。

另一方面,團中央外出調研、蹲點、定點聯繫的制度也在建設。島叔有幾位相熟的團中央朋友,經常打電話不在北京,一問,都是到外地調研去了。裁減編制、增加監制人員數量,上海等地的團改革已經提前實踐總結經驗了。

可以預見的是,以共青團的整體改革為先導,在未來,群團組織還可能會有陸續改革;而共青團的改革,則是其他群團組織改革的示範和樣本。無論如何,這都是中共這一政黨凝聚更大共識的努力:無論是『能頂半邊天』的婦女,還是『有力量』的工人,抑或是共和國未來的青年,都是在未來大陸發展中至關重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