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美國巴鐵」多年仍未找到投資…

克雷格·霍吉特。

日前,名為『巴鐵』龐然大物在河北省秦皇島市進行試驗。這個不久前還存在於展覽會沙盤上的模型如此迅速地變為實體一時間吸引了大家的眼球成為焦點。

根據新京報報導,而就在大家非議大陸巴鐵種種之時,一條消息稱,美國人克雷格·霍吉特與萊斯特·沃克曾在1969年首先提出了類似『巴鐵』的概念,但當時這個『巴鐵』的概念被設計者稱為Landliner。記者幾經周折,最終聯繫到了這兩位Landliner曾經的設計者。

兩位設計者在媒體報導中被稱為『美國巴鐵之父』。47年前還是小伙子的霍吉特和沃克如今已近耄耋之年,但談起當年的這個設計,兩位老人依然頭頭是道。不過談到將這一設計付諸實踐,萊斯特遺憾地回答:『這是個科幻小說似的設計,我們清楚我們的設計,美國就是這樣的國家,47年來我們沒有找到投資。』

連接城際的路上怪物

這是一種設計連接華盛頓、紐約、波士頓的快速交通工具。除了能夠載人之外,它還能直接在道路上把公交車上的一整車人都轉運上來。並且下方懸空,不占用公路,可以允許其他汽車在公路上通過。

這樣的設計儘管和近日備受爭議的『巴鐵』很像,但是這一設計誕生於1969年。當時的兩個美國小伙子克雷格·霍吉特與萊斯特·沃克剛剛從耶魯大學建築學院畢業。

霍吉特說,他希望別人稱呼他們為『瘋狂的科學家』,儘管這個想法今天看來有些仍然『牽強附會』,『但當時是為了解決紐約的城市擴張,我們再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辦法了』。

『設計之前,我腦海裡浮現出一個能將木材裝載到卡車上的大機器的模樣』,在霍吉特的設計中,landliner底部可與另一輛汽車相連,汽車被landliner底部的支架抬起,『這輛小汽車可在航線中接載乘客,就像飛機在空中加油一樣。』如此一來,landliner在途中不必停下,小汽車中的乘客可以經通道進入landliner車廂內部。

被設計的不僅僅是車

這輛被當時稱為怪物的車,其實只是兩個『瘋狂設計者』的開始。20世紀60年代,美國進入二戰之後的高速發展時期,整個國家一片興盛的景象。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城市的急劇膨脹和人口的快速上漲。基於這個背景之下,美國的道路交通在當時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時期。交通設施的資訊化讓人們對緩解城市交通擁堵問題帶來了更多的想像空間。

『這是個奢華的高速的機動車,它從系統上完全改變了城市概念』,霍吉特說,如果『波士頓—華盛頓』帶型城市的理念變成現實,那麼Landliner將成為解決問題的唯一出路。

霍吉特指出的帶型城市理念,則是兩位設計師為未來城市發展規劃了一種新思路。他們在Landliner的基礎上認為,城市規劃發展應該遵循一種『帶狀』分布的理念。把城市的各個功能區進行帶狀的規劃,這樣讓更多的人出行時,可以做到『同向同行』,這樣就可以大大避免城市交通中錯綜複雜的路網帶來的擁堵。而Landliner也是這種城市理想的運輸工具。

47年設計仍未成現實

儘管在過去的47年裡,兩人曾為推廣『Landliner』的設計理念做了不少努力,然而遺憾的是,這個專案並沒成為現實。

萊斯特·沃克回憶說,『Landliner』這是個科幻小說似的設計。他們曾和一家名為『牛津7號』的建築公司合作,參與了很多博覽會的活動。在他們設計規劃中,『Landliner』從亞特蘭大至波士頓大概一千公里,途經華盛頓、費城、巴爾的摩、紐約等城市。然而,這個激動人心的想法在1970年被尼克森總統否決了,它並沒有得到大部分公眾的支援。

『Landliner』也未獲得專利,『因為在1969年,這個設計概念還是太古怪,甚至超前』,萊斯特·沃克說。克雷格·霍吉特坦言,美國人對公共交通運輸的興趣一直十分有限。著手這個專案時我們還很年輕,當時沒找到籌集資金的渠道,也沒有說服政府在科研上支援我們,所以這個想法一直都沒有變為現實。

■ 盤點
那些『奇葩』的公共交通工具

古巴駱駝車

車身造型奇特,卡車頭,鐵皮身,3節車廂中間低兩頭高,活像雙峰駱駝。車身比大陸最長的公交車還要長出約50%,柴油發動機加上龐大車身,開起來呼哧帶喘。

英國雙層巴士

行走倫敦的紅色雙層公交車,更是英國的『國寶』。公共交通工具能成為城市名片實屬罕見,紅色雙層巴士也同樣承載著倫敦人半個世紀的回憶。

■ 對話
『改造許多障礙才能變為現實』

新京報:你們兩個設計師是怎麼認識的?
霍吉特:我和萊斯特•沃克都是耶魯大學建築學院1968級的畢業生。畢業後,我們在紐約曼哈頓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沃克善於將事物創造得生動有趣,很能抓住眾人的眼球。而我有著汽車工程知識背景。在我們的密切配合下,成功為一家兒童玩具店研發了電子音效系統,也發明了很多有趣的家具,例如沃克的『超級立方體』和我的『活木筏』等。當時的《進步建築師》雜誌和《華爾街日報》報導了我們的設計。很多女性在附近購物時,都很願意把孩子送到我們的店裡玩。

新京報:你是如何提出landliner這個理念的?設計靈感來自何方?
霍吉特:landliner的設計靈感來源於一艘渡船上。有一次,我乘坐渡船往返於紐約斯塔滕島與曼哈頓島之間,發現這樣的航行是如此愉悅,你可以曬著陽光,享受一頓安逸的午餐。我想,如果用這種方式來享受旅行,那簡直太棒了!這就是我們想法成型的第一步。接著,我們設計將landliner可以和一輛汽車連接在一起,這輛汽車可在航線中接載乘客,就像飛機在空中加油一樣。這樣landliner可以把汽車中的旅客接上車。

新京報:在過去的47年中,你是否嘗試將landliner的理念變為現實?
霍吉特:美國人對交通的興趣一直十分有限。我們設計這個概念時還很年輕,也沒有籌集資金的渠道,更沒有說服政府在科研上支援我們,因此這個設計一直都沒有變為現實。當然如今,透過眾籌平台和研發公司,以及發達的電腦網路,我們這些僅源於一個科技觀點的想像,實現起來並不困難。

47年來,我們一直沒有找到投資,在這層意義上,美國還不像大陸那麼進步。

新京報:你認為為何沒有人願意投資?
霍吉特:儘管設計很好,但是Landliner成本會很高、然而在現有的高速公路上,需要改造很多障礙物才能真正變為現實,否則任何高架橋都會成為其通行的障礙。理想情況下,在修建一條新的高速公路之前,我們應該充分考慮到這個系統,從而進行嚴格的規劃。

而從另一個角度講,在美國這樣的國家,landliner的線路往往要穿越很多邊界地區,這需要區域間長期的協商,這些都會延誤專案進度,投資者的財力、物力也會消耗殆盡。

但必須認識到,landliner的建設是需要科學規劃的。應該優先在那些道路障礙較少的地區考慮,在進行建設時,一種可選擇的方法是,先鋪設好landliner的軌道,然後在此基礎上建設交通主幹道。

新京報:Landliner的提出給你的職業生涯帶來了什麼變化?
霍吉特:Landliner的設計一經問世就引起了廣泛關注,不久,我就受邀去協助創辦『加利福尼亞藝術學校』。這些經歷給我帶來了巨大的精神滿足感,這種滿足感是金錢無法買到的。如今,作為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一名教授,面對課堂上上百名學生,我依然在學習、思考未來有什麼會變成可能。


萊斯特·沃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