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眼中的北京戶口:只求一份歸屬感

資料圖。

落戶北京,一直是眾多『北漂』的心頭大事,隨著北京市積分落戶政策正式出台,北京戶口問題再次牽動成千上萬『北漂』的心。那麼,在那些來北京打拼的『北漂』眼中,北京戶口意味著什麼?他們怎麼看待積分落戶政策?怎麼計劃自己的未來?

『北漂』孕媽:從今天起努力掙分

根據中新網報導,根據今次北京出台的積分落戶政策規定,積分落戶需同時滿足4個條件:持有本市居住證、不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在京連續繳納社會保險7年及以上、無刑事犯罪記錄。其中,『在京連續繳納社會保險7年及以上』是落戶的一項硬指標,對於很多職場新人而言,這可能遙遙無期,但對於一些在京工作多年的上班族來說,他們則抱有期待。

在『北漂族』中,積分落戶政策就格外受到了一些工作多年的白領們的關注,目前在北京一家傳媒公司工作的準媽媽吳含就是其中之一。雖然在北京工作已有三四年時間,但是在吳含看來,由於一直沒有戶口,對這座城市也一直有種距離感。

吳含說,自己的孩子眼看要出生,即將面臨一系列跟戶口相關的問題,她對北京的那一份距離感就越加強烈。『希望自己擁有一個北京戶口,讓孩子融入這座城市。』吳含說,快當媽媽了,才覺得身上的擔子更重,才更想在北京落戶。畢竟有了戶口,才能算給孩子安個家,才能給孩子更好更平等的就學和成長環境。

對於積分落戶的政策,早在去(2015)年12月北京公布積分落戶政策開始徵求意見時,吳含便開始計算自己的『分數』。

根據新出爐的積分落戶政策,吳含算了一下自己當前的分數,在單位連續工作3年的她當前積分是57.5分。在她看來,顯然,這個分數距離落戶還有一段距離,但吳含還是很樂觀,『從今天起,不只是我,我的丈夫就會努力掙分,爭取早日落戶,只求一份歸屬感。』


圖為在北京某小區工作的農民工。

『老北漂』農民工:只想掙錢,不敢期待落戶

雖然已經在北京生活了十幾年,提起這座城市,80後山東青年陳成棟一直以『外地人』自稱。十幾年前,他獨自一人從山東德州的農村跑到了北京。當時,信心滿滿的他就想著有一天能夠憑自己的能力出人頭地,在北京安居樂業,但一晃十多年就過去,夢想並沒有實現,生活卻越來越現實。

『北漂』多年後,陳成棟說,如今已不再考慮落戶北京的問題,只是想著能多掙點錢,寄回家去,給孩子和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為此,如今他手頭上同時兼有多份工作,既幫人搬家,也當快遞員,偶爾還會打點零工。

其實,戶口的問題,陳成棟並不是沒有想過。他回憶,他剛來北京那會,北京戶口的『市場價』還比較低,價格在十多萬左右,當時他並沒有過多考慮。但現在一方面『戶口』門檻越來越高,房價越來越高漲,讓買不起房的他已放棄了變成『北京人』的想法。

在陳成棟看來,對於像他這樣的農民工來說,落戶的意義就在於希望能讓孩子在北京上學,但顯然,這個想法很難實現。他說,『現在已經不敢想戶口的事,只想著能多掙點錢,給孩子花。』


資料圖。

『海歸』眼中的戶口:它讓我有了歸屬感

很多『北漂』想都不敢想的北京戶口,對於剛從英國海歸而來的王月而言,意義更重大。受惠於單位可以為海歸人員落戶的誘人福利,王月去(2015)年成功拿到了北京戶口,並因為有了這個戶口,王月近期在北京買到了一套房。

在朋友眼中,有房有戶口的王月『身價爆棚』。她自己也認為,一紙戶口,讓她對北京也更加有了歸屬感。

王月說,『北漂』若沒有戶口,那麼,在金錢和能力上的壓力就會更大,不過,有了北京戶口也不意味著擁有一切,它既不能衡量一個人的價值,也不能代表一個人就不再是『北漂』。

王月說,『其實我覺得定義「漂」與否,不應該由戶口決定,而應該是你對這個城市的情感,對每條街道的熟悉,這裡有沒有值得依靠的朋友在,有沒有累了可以投奔的去處,如果有了戶口沒有這些,你還是在「漂」。』


資料圖。

高校畢業生:有些同學衝著戶口擠進『體制內』

不同於王月一畢業就成功拿到北京戶口,今(2016)年剛從北京某高校畢業的研究生李健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李建所在的外企公司並未給他們這批應屆畢業生提供戶口,未能落戶北京,這也讓他略感遺憾。

『若無戶口,將來在北京生活,買房買車以及將來的孩子就學都是問題。』李健介紹,自己有一些同學就是衝著『北京戶口』才選擇到國企或者事業單位去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但有個戶口,讓他們很安心。

但對於戶口,李健並未那麼在意,他說,自己畢業前也有機會能到國企去『混』個北京戶口,但是,他更喜歡在外企大公司的工作歷練,讓自己以後更有競爭力。

『作為一名剛畢業的學生,最主要任務還是自我修行與提高,提升自己的綜合競爭力,以便將來能有更好的出路,至於有無戶口,這並非必需品。』李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