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傅園慧:我不缺錢該低調點 太成熟沒人追過我

傅園慧。

我讀的書跟時尚的同齡人不太一樣從沒談過戀愛,我太成熟了,和男隊友們談話不在一個頻道恢復訓練後不再參加任何與游泳無關的活動其實我一點都沒改變,變的是你們。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短短的十幾天,『傅爺』傅園慧完成了一趟神奇的里約之旅。回到北京,她發現周圍的一切都變了,確切地說,是人們看待她的眼神變了。本報記者帶你走進她的內心世界,您會從中讀出某種感動。『傅爺』說,生命之弦已折,折過再續,續後重生!寥寥數語,新一代90後有為青年的正面形象躍然紙面。

大陸游泳隊部分隊員於16日清晨抵達首都機場,受到了近千名粉絲的瘋狂圍堵,場面甚至一度失控。在人氣最高的隊員當中,孫楊是直接轉機回杭州,『洪荒少女』傅園慧以及寧澤濤則是要出機場返回體育總局駐地,只好面對『狂風暴雨』的洗禮。傅爺說她看到機場內的熱鬧場面真的被嚇到了,此前從未經歷過。不過她又說,『還好大部分人都是奔著寧澤濤去的,這讓我感到很欣慰』。

傅園慧之所以沒有直接回到她非常想念的家中,是因為她還要滯留北京參加幾個活動,這都是事先預定好的計劃,18日她才能回杭州與父母團聚。犧牲了倒時差和休息的寶貴時間,傅園慧在天壇公寓接受了記者的獨家專訪。

『變的是你們,我還是我』

因為在比賽後的精彩問答以及拿到了大陸隊歷史上第一枚仰泳奧運獎牌,傅園慧一下子盡人皆知,可謂一戰成名,知名範圍甚至擴展到了國外,更是受到了無數人的喜愛,粉絲暴漲。一下子紅了,傅園慧的心態卻沒變,她說,『其實我一點兒也沒改變,變的是你們』。

北京青年報(以下簡稱北青報):這幾天看到網上各種關於你的報導、影片、段子了嗎?知道你有多紅嗎?
傅園慧:當然知道了,其實我不想這樣,更想因為運動成績而被大家關心。我希望大家更多關心孫楊、寧澤濤,還有其他隊友。

北青報:那你的心態有什麼變化?對於網友評價有什麼要說的?
傅園慧:沒有變化,我一直就是這樣,從進隊起就是這樣。我覺得改變的是你們,是外界,是不太瞭解我的人。網友當然什麼樣的人都有,有欣賞和喜歡我的,有中立客觀的,也有說難聽話的。但我不想改變自己,因為紅了就不能做自我了,那會是我最難過傷心的事情。我現在都有點兒怕了,怕我會說錯話。我是不是該更低調點兒?

北青報:隊裡和游泳中心有沒有針對這些對你囑咐什麼?
傅園慧:沒有沒有,那幾天的採訪播出去之後到現在也沒有人來對我說什麼。隊裡的氣氛非常和諧,寬鬆。我想,領導、領隊、教練們都是比較放心我的,知道我比較靠譜,不會出圈,而且都是正能量。再說我平時什麼樣,他們都清楚,不會給我提特殊的要求,更沒有警告什麼的。我以後也不會變的。

『混合泳接力決賽後一直哭一直自責』

在女子4×100公尺混合泳接力決賽中,傅園慧因為正值生理期沒有遊好,她一直在自責,直到進入央視《風雲會》節目演播室前才停止流淚,她說因為自己而沒有讓隊友們獲得獎牌,自己非常難過。

北青報:混合泳接力決賽那天,你好像肚子很痛身體不適,也對著鏡頭告訴了大陸全國人民你正趕上生理週期,你很有勇氣!
傅園慧:實話實說嘛。其實以前趙菁姐(前世錦賽冠軍、50公尺仰泳世界紀錄保持者)也對記者們說過,只不過世錦賽沒有奧運會影響力大,傳播手段和速度也不如現在,我並不是第一個如此坦誠相告的人,而且我的措辭還比較規範、文明吧。

北青報:為什麼沒有為比賽而調節一下生理期呢?
傅園慧:我的生理期是很準的,正常應該是賽後來。可能因為是連續劇烈比賽造成的,早來了一兩天。教練和我商量後決定不去管它,因為如果採取硬性措施,會有不好的後果,造成生理紊亂,還會危害身體健康。

北青報:聽說賽後你哭了,但這次沒有鏡頭捕捉到,隊友們怎麼說?
傅園慧:我知道大家都想獲得這枚獎牌,非常渴望。但是誰也沒有埋怨我,只是我自己非常自責,我一直在哭,都到了央視採訪節目的錄製演播室之外,我才忍住了淚水。說實在的,到今天我還非常難過,是我自己沒有遊好。

『恢復訓練後不再參加任何與游泳無關的活動』

可以預計的是,傅園慧紅了之後,各類走秀、商業活動一定會找上門來。對此,傅園慧說,『在下個階段的訓練和比賽任務到來之前,我可能會有選擇地參加一些,必須是我喜歡的,必須要上報游泳隊。之後我不會再參加任何類似的活動』。傅爺豪爽地說她並不缺錢。

北青報:以後肯定少不了有些演藝、走秀活動,還有商家會來找你,你如何看待?
傅園慧:這幾天在里約就有一些採訪,還有浙江電視台的一個活動我去參加了,這些都是早就計劃好的,也有報批。我有幾個原則,參加這些活動或者商業代言一定不能影響到我的訓練,游泳隊的官方活動我都會參加,關於個人的我會有所選擇地參加一些,但一定得是我喜歡的,而且一定要讓隊裡知道和批准,一切按照相關隊規來。我不會損害游泳隊和中心的利益。

北青報:如果有些活動時間和你的訓練、比賽有衝突該怎麼辦?
傅園慧:在下一個訓練、比賽週期到來之前我可以參加一些,但9月份我要去游全國游泳錦標賽,正式訓練開始之後,我會停止參加所有非我職業內的活動,而且說老實話,我也不缺錢。

『下一目標是打破世界紀錄並到東京奧運會』

世錦賽冠軍、奧運會獎牌都有了,傅園慧的下一個目標是什麼呢。她說,『我還要參加四年之後的東京奧運會,並且在之前的布達佩斯世錦賽上,我希望能夠打破50公尺仰泳的世界紀錄』。傅園慧還想感謝國家隊領隊許琦,是他的一個建議,讓自己從主攻自由泳改練了仰泳,才有了更大的成就。

北青報:你現在取得了一些好成績,在世界女子仰泳界也算一個人物了,未來在成績上還有何追求?
傅園慧:我還差遠了呢。我想先在世錦賽上打破50公尺仰泳趙菁姐保持的世界紀錄,然後要苦練4年,爭取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在奧運會上再有所突破。

北青報:你說過,前一段在澳洲訓練時艱苦異常,痛不欲生,現在一下子又四年,你能堅持嗎?
傅園慧:我就練、練、練!我還年輕吧,到那會兒才24歲。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的生命之弦已經折過了,我又把它續上了,死後重生!

北青報:以前聽說你是主練自由泳的,後來改的仰泳?
傅園慧:是啊,說起來還得感謝國家隊許琦領隊,是在一次比賽後他對我和教練提出的建議,認為我遊仰泳會更好,於是我就聽從了伯樂的建議。

『從未談過戀愛我太成熟了和男隊友們談話不在一個頻道』

20歲的傅園慧說她到目前為止從未談過戀愛,也不想談,所以還沒有擇偶標準,她說自己『太成熟了』,即便是和年齡大的隊友說話也不在一個頻道上,對不上牙口。

北青報:看有不少網友關心八卦問題,你還沒有男朋友吧?
傅園慧:沒有,連戀愛都沒有談過。

北青報:那有沒有擇偶標準?
傅園慧:沒有啊,說什麼隨緣之類的都太空泛,隨緣(園)不就是隨我嗎?這是開玩笑,我覺得自己太成熟了。同齡的男孩子我都會覺得他們很小不夠成熟。即便是隊裡年齡比較大的隊員,我和他們聊天也不在一個頻道上。現在我也不想這些,也沒有人來找過我。

『業餘愛好就是看書,一直覺得很幸福』

傅園慧古靈精怪,其實她在採訪中的很多話都是非常有哲理的,不少像她這麼大的同齡人總結不出來,這是如何造就的呢?

北青報:這些天的採訪我看你經常會說出一些有深刻含義的話,比如『死後重生』、『這樣的話我還是可以對以前在絕望邊緣掙扎的自己說,你以前的堅持和努力都沒有白費,雖然並不是冠軍但已經超越了自己一次又一次』,而且是在攝影機前脫口而出,你是有所準備嗎?

傅園慧:沒有啦。我覺得只要多讀書,而且要把書中的內容和自己的經歷結合在一起,有感而發,你就可以把書中的語言很好地編織成自己的話語,那是我最發自內心的感受。

北青報:你業餘的愛好就是讀書嗎?
傅園慧:對,沒有別的愛好,就是讀書。至於什麼書,我要講出來大家會覺得這人怎麼這麼不合拍?與時尚的同齡人不太一樣,我讀的名人傳記很多,很勵志。最近剛讀過的是李娜寫的自傳《獨自上場》。

北青報:你的性格、個性是否是受了家人、周圍環境的影響?
傅園慧:是,我的父母從小就教育我率真、自我、善良、開朗,他們都特別疼我,到了游泳隊無論是浙江隊還是國家隊,身邊的領導、教練、隊員們也都十分喜歡我、讓著我、寵著我。真的很感謝他們,我一直覺得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