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迷樓」符望閣有望2020年開放 多「謎題」待解

圖為倦勤齋。

2001年,北京故宮與美國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簽署倦勤齋修復合作協定,2006年擴大至整個乾隆花園,符望閣也包括在內。

根據新京報報導,北京故宮東北角的乾隆花園內,不僅有微縮了江南園林景觀的倦勤齋,還有一處三層高的符望閣,因樓內各間房屋回環往復,行走其間有誤入迷宮之感,被稱作『迷樓』。

始建於乾隆37年(1772年)的這座小樓原本是乾隆退休後養老休憩所在,其內的乾隆御筆貼落『誠符我望唯靜候天恩』,是其名字出處。

退位不還政的主人最終在紫禁城政治中心養心殿逝世,卻留下遺詔要求後世子孫僅可以太上皇身分入住,使得200多年來,符望閣主體未受嚴重擾動。2001年起,北京故宮與美國方面共同簽約修繕,預計將於2020年開放。

探訪
多種裝修均屬紫禁城孤例

紫檀嵌玉櫊罩、雙面繡檻窗、點螺雕漆迎風板、沉香嵌玉花窗……200年後的它們已是滄桑盡現,輕塵卻掩不住這些裝飾往昔的浮華與精緻。

時至今日,裡面甚至留著當年的『小紙條』——泛黃的宣紙上,寫著『李三七』,『都是當年留下的紙條,可能是工匠用來做記錄的』,北京故宮古建部總工程師王時偉記得,十多年前他們打開符望閣時,裡面雖然陳舊,但是建築構架基本完好。

符望閣內簷木裝修普遍採用包鑲工藝,王時偉說,設計者為彰顯室內雍容華貴之氣,所用木材均為紫檀、楠木等名貴木材。

不能全用實心木材,是因為清中期名貴木材資源已大幅減少,所以兼顧節約用材與視覺上的美觀稀有,只能選用當時還十分易得的楠木作為內心,以紫檀木等範本拼接包裹於外。

比如有一處由兩層木材組成的透雕紋飾,面層木材為白木香(沉香木),底層木材為楠木,為了節約珍稀的白木香而分層透雕。因為白木香能夠散發出油油的香氣,多用於把玩件上,如此大規模地應用於室內裝修實屬罕見,在紫禁城中尚屬孤例。

同樣屬於孤例的,還有在符望閣南側的須彌座上的三槽漆紗彩繪夾紗隔扇。王時偉說,漆紗是一種經緯糾絞交織並滿飾中國傳統金箔的織物,為了增加織物的挺括和平整,匠師於紗面上塗刷大漆滿飾金層,直到今天,用手觸摸,雖已脆化,但仍然能夠感受到它的挺固和嬌豔。

在北京故宮建築內簷裝修,漆紗彩繪夾紗工藝僅此一處,造價自是不菲,卻只用於隔扇裝飾。『沒什麼原因,就是乾隆本人喜歡』,王時偉說,可以稱之為,『有錢,任性』。

不過,當年乾隆掛的『任性』之作,也成為了如今的難題,『很多工藝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失傳,但目前確實還難以恢復』,王時偉說,紫禁城獨一份的漆紗目前仍在做研究,需要從顯微鏡下面看結構,再考慮怎麼複製。

『畢竟以前也只有宮裡才用這些』,他說,這些手藝的工藝脈絡尚存,但需要逐步摸索做法,這些謎題才能慢慢解開。

揭密
符望閣為何被稱作『迷樓』?

從外面看,符望閣是一座黃色琉璃瓦、藍卷邊的二層閣樓,實際內部還有暗層,將樓內分隔為三層。

從符望閣的剖面圖看,僅首層便被分隔為20餘間房屋,且每間房屋的布置裝飾均不相同。有的是古色古香的木製隔扇,有的則在整面牆上鑲嵌了西洋式鐘錶……行走其間各不相同,想找到上樓的樓梯也頗費工夫,有迷失路途之感。

王時偉介紹,符望閣內,用於裝飾的有軟玉、岫玉、象牙、牛角……這些多彩多姿的鑲嵌材料,讓空間更加精緻而靈動,不經意間平添了幾許自然雅趣。探樓仿似探秘,穿門過戶之際似入無限空間,又有無窮奧秘可探,所以符望閣也被稱作『迷樓』,王時偉說。

看點
中美合作結合傳統與科技

2001年,北京故宮與美國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就倦勤齋修復簽訂合作協定,2006年簽約擴大至整個乾隆花園,符望閣是當年開始修復的專案之一。

15年過去,倦勤齋、符望閣等中美合作修繕的古建築已經成為中外合作修古建的典範案例,王時偉作為專案的中方負責人,與美國專家們定期交流溝通,碰撞出了不少火花。

『他們的理念很先進。』他說,修復前,外方專家會先仔細研究材料。這啟發北京故宮將傳統與科技結合起來,『傳統的不一定是最科學最美觀的』,這打破了以往國內修復文物憑經驗的傳統,『要把傳統工藝進行科學化研究』。

例如符望閣修繕後掛的窗戶,乍看使用的是舊時的窗紙,實際上這是一道『紙』窗簾,可以人工開合,夾在雙層玻璃之間,王時偉介紹,與最初的金屬質地窗簾相比,現在改成紙質的,如今的紙窗簾既與環境統一,同時也有密封遮光的作用。

空間容量小擬預約參觀

王時偉說,根據工作安排,到了2020年時,符望閣等乾隆花園其他建築就能完成修復,室內的陳設等都會按照文獻記載恢復舊貌。

但開放與否,是個需要探討的問題,『美國方面當時提出的要求是,要讓公眾能看到』,他介紹,但是此前符望閣等未開放過,就是考慮到樓宇結構複雜容易藏人,才封閉多年。

『這是個矛盾的事』,王時偉說,修復之前就策劃要進行展示,如何開放、如何導覽等,但都不太成熟,『畢竟這裡是被設計成一個私人空間,容納不了太多人』,同樣還要考慮文物安全。也有人提出會員制和預約制,讓有一定基礎的觀眾來此參觀研究,方案也不甚成熟。

站在符望閣北門處,王時偉偶爾會告訴誤入的遊客『這裡不能參觀』,再關門『謝客』。然而一扇木門似乎就隔離了符望閣的空靜,珍妃井等知名景點的喧囂與它無關,『這裡面值得研究的太多了,除了裝修,擺件也都是寶貝』。

『總得讓人看看吧』,他說,這也是美國方面不計回報,投資修文物的初衷之一,『這麼好的歷史,得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