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古代公務員也有「試用期」?

資料圖。

在《史記·樊酈滕灌列傳》中,夏侯嬰被劉邦打傷,被人告發後,劉邦不敢承認也就罷了,沒想到夏侯嬰也一口咬定是自己不小心弄傷的,『掠笞數百』,終不改口。夏侯嬰當然不是傻了瘋了,因為此時他倆都在公務員試用期,一旦承認打架了,按照秦律,都會被取消候補資格。

根據羊城晚報報導,秦朝的公務員試用期一般是一年左右,這在秦簡《編年記》中寫得很清楚:有個叫『喜』的人,在秦始皇三年八月被選為吏,直到次年十一月才被正式授職,試用了一年多。漢代沿用秦制,公務員試用一年,稱職了才轉正。這在《漢舊儀》中也寫得很明白:『皆試守,滿歲為真。』

真要細究起來,大陸在上古時代,就已經開始公務員試用了,司馬遷在《史記》中追敘唐堯治理天下時,有這樣兩處小細節,一是四岳建議委派鯀治理洪水,堯不放心,四岳說:『異哉,試不可用而已』;二是四岳建議堯把帝位傳給舜,堯說:『吾其試哉』。這兩個『試』,都是我們現在說的『試用』。

一定程度上,試用的結果也是能者上崗,庸者退下。鯀沒幹好,『故放退也』;舜在與五典、百官、四門以及『攝行天子之政』等相關的多個崗位試用,皆有成績,最終被確定為接班人。

就是那些考中的進士,也不像有些戲中說的,一考中就授予官職。唐代的劉禹錫,貞觀九年(西元793年)登第,兩年後又透過吏部試,才授從九品下的司經局太子校書郎。還有白居易,儘管一家人都在官場上混:父親白季庚歷任彭城縣令、徐州別駕,叔父白季康當過溧水縣令,大哥白幼文做過浮梁主簿等,白居易自己也是兩年後才通過吏部試,授正九品秘書省校書郎。

『招幹』考試就更不用說了,就拿宋代為例吧,那些過五關斬六將,有幸考上來的準官吏,也都是從『習學公事』的『實習吏』做起的,等到補上缺額,才能算是端上鐵飯碗,成為『正額吏』了。若是三年『習學』仍不合格,卷鋪蓋走人。

清代的康有為,在發動『公車上書』那年,就是工部一個見習生,有的辭書上說他當年就授工部主事了,但未就職。其實這是不符合史實的,康有為那個職,只是一個主事官階,要想真正做到實職,還要等到滿一定期限後補缺。我們從康有為自編年譜中可以看到,儘管他分發工部後參加了朝考,但仍以工部見習官員的身份求本部堂官代為遞上奏給皇帝的萬言書。

當然,實習官員也是有一定權力的,比如光緒帝看到康有為上的『以京城街道蕪穢,請修街道』的附片後,『交工部會同八旗及順天府街道廳會議』,康有為也參加了這個會,但由於工部堂官李文田壓制他,最終令他拂袖而去,炒了工部的魷魚,編印他的《中外紀聞》去了。

不過,儘管是見習生,工作大多也是非常認真做的,而且會非常主動。我們翻一下段光清的《鏡湖自撰年譜》,也能看到這方面的內容。作者段光清以舉人身份參加了道光二十四年的大挑,以一等知縣分發浙江試用,他不但到杭州後連『每夜自提燈籠,步行街道』這樣的事都做,就是在去杭州的路上,寄住在老鄉湖州知府羅澹村的知府衙門時,都沒忘『澹村或親問案,余必自旁觀之』。可見那時實習生的費力與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