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女排奪冠後的故事 戰巴西前郎平曾給朱婷「錦囊」

大陸女排時隔12年再獲奧運金牌。

大陸女排奪得里約奧運會冠軍的第二天,主教練郎平和主攻手朱婷來到新華社報導團設在奧運會主新聞中心的新聞工作間,接受了新華社的獨家專訪。

鳳凰體育據新華社報導,以下是採訪實錄:

張常寧發球立功意料之外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歡迎你們來到新華社,也祝賀你們再次站上奧運最高領獎台。郎導,我們先跟大家聊聊昨天那場驚心動魄的比賽,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後拿到賽點的時候,您突然做了一個換人,把張常寧換上場去發球,結果令人滿意,這是您意料之中的嗎?

郎平(以下簡稱郎):我想好了,因為我看袁心玥在前面的發球,她發球不靠譜,她發完球以後上來防守也不行。所以我在想這麼膠著的時候,一定要換一個。我(用眼睛)溜了一圈,就張常寧可以,因為還沒用過她,她可以上去發一下,而且她在6號位防守是她的本位,當然也沒有想到說她萬一失誤怎麼辦,你換人不能想萬一怎麼著,一定要選擇相信她。所以我當時說,小袁一去發球你就去準備。正好對方叫了一個暫停,當時我們是24:23。然後叫她的時候,她很緊張,她說發什麼。我說你放鬆點,把球拋好了果斷發,隨便發,就是給她一種信心。還好對方叫了一個暫停,她緩了一下,這時候暫停完了她上了。

記:果然立功了!
郎:當時也沒想到她要立功,當時就想你發過去就行了,咱們再有來往有防守,但是沒想到(造成對方失誤創造了探頭球的機會)。其實後來我問她,她那個球就沒敢發(力),就是輕輕一發。結果變成下沉球了,結果對方沒準備,一下子墊了一個探頭,小惠打下去,突然就完了。我還再準備來幾個回合呢,『梆』就完了。

記:朱婷也有精彩的發揮,特別是第三局,一個是反擊的時候重扣打手出界,緊接著又是發球直接得分,能分享一下當時的感受嗎?那麼關鍵的兩分。
朱婷(以下簡稱朱):其實打手出界那個球,因為之前在第三節的時候她攔我的斜線比較多,嘗試一下打直線,包括第四局也是打直線多了一點。這個發球有點像張常寧一樣沒太敢發(力),因為場館大,空調足,所以就有點飄,最後有點下沉了。

記:結果運氣也不錯。這場球難道真的是運氣嗎?
郎:其實是你頂到那個時候運氣就來了,持續給對方壓力的時候,我覺得最後運氣一定是向你招手的,好幾次都是這樣。那個16號發球的時候,她前面發的多好,後來我邊看邊想,這個球弄不好要界外了,因為對她來講壓力太大了。果不其然,那個球發到哪兒去了都。

楊方旭的傷其實是半月板撕裂

記:這屆奧運會,郎導你幾次關鍵的調整改變了戰局,包括打巴西時換上劉曉彤,打荷蘭換上龔翔宇,再加上第一局之後的調整,這些變化都是您在平常訓練當中演練準備好的嗎?
郎:因為我對自己的隊員非常瞭解,另外我也考慮,比如說我進攻端出現問題的時候,那我就用劉曉彤,如果是後排出現問題我用惠若琪。當然還要根據臨場情況。那天打荷蘭,我覺得荷蘭那個高度只有龔翔宇能夠對付,楊方旭高度不夠。她膝關節其實是半月板撕裂,我們都沒有對外講。

記:是什麼時候傷的?
郎:打義大利那場,最後一個球。我好幾場都沒用她,她根本跳不了,好疼,疼得都哭。第一場打完荷蘭,魏秋月是小腿拉傷,所以也沒怎麼用她。所以特別虐心。我帶的兩套人馬,等於一套折了(魏秋月和楊方旭分別司職二傳和接應二傳,加在一起是兩點換三點的重要組合)。

打巴西換劉曉彤不是最後一招

記:那您有過絕望的時候嗎?我看(打巴西)換劉曉彤那個時候是比較緊張的,大陸隊第一局輸了,第二局一直被壓制,劉曉彤上去把惠若琪替下來,如果劉曉彤還不成功您還有招嗎?
郎:還有招。我就想如果還不行就把張常寧調回主攻,再試別人的接應,就是風水輪流轉,就這兩個位置。朱婷這個位置我不用擔心,但是(另外)那個強攻點一定要樹出來,只靠一個朱婷是不行的,樹一個強攻點或者接應點,這兩點要支撐,和朱婷相互呼應,這樣不會卡輪,所以我一直在循環這兩個點,一直在找。另外副攻我們一直在調節,希望副攻幫助朱婷這邊減點壓。

記:最後一場打出來了。
郎:最後一場才打出來。所以我覺得她(朱婷)這邊壓力特別大,但是這次朱婷特別棒,我說你一定要頂住壓力,一定要扛,你到國家隊已經三四年了,已經是我們進攻的核心靈魂人物,多困難你也得頂。朱婷挺硬的,我覺得她這一點挺棒的。

戰巴西前給朱婷『錦囊』紙條

記:朱婷,我們聽說在打巴西那場關鍵球之前,郎指導給你寫了一張小紙條,郎導當時說這個秘密不能說,奪冠之後可以講。現在跟大家分享一下,當時郎指導跟你說什麼了?
朱:郎導說,因為你練了四年,讓我們放手去拼。不管怎麼樣,在場上發揮好就行了。

記:郎導,記得當時您一開始決定要出山之前跟您聊過,『出山』是為了傳承,不願看到隊伍處於當時的那種狀況。那個時候您有沒有想到這四年,特別是最近三年,三大賽拿了兩個冠軍、一個亞軍?
郎:沒有想到。接手的話會非常辛苦,而且我當時看也沒有什麼新秀,肯定要自己培養,那就更辛苦。所以我一直猶豫不決,拉抽屜,一直拉到最後一天。(後來)一咬牙、一跺腳,上吧。後來我跟袁導(袁偉民)說,想好了,站好最後一班崗,因為老女排這一撥就剩下我一個,陳忠和最早是我的助理,他也不幹了。所以真正能一個人獨挑的,我估計就剩我了。後來我說,在我退休之前再為大陸女排努力一把,其實當時就是這樣一種想法。

慧眼識朱婷

記:您上任之後,4年出了4個重量級新秀。您是怎麼做到的?能夠發現新人並且培養出來,這些招您教給賴導(賴亞文)、安導(安家傑)了嗎?
郎:其實第一年我寫名單的時候,我寫朱婷,賴指導都不知道朱婷是誰。我說這個小孩我在甲A執教恆大的時候見過,特有天賦,但就是特別軟,我說我年輕的時候也特別軟。包括袁心王月、楊方旭,打完亞錦賽全調來了,訓練一個月,我看她們的天賦。當時有教練說,袁心玥你是用不上的,她太軟了,她差得太遠,她來我還得重新教她扣球動作。我說不試你是不會知道的,也許我們會創造大家想不到的結果。因為現在大陸副攻線上沒有人了,必須要自己培養,辛苦一點也必須走這條路。

記:郎導,今天曲老師(新華社排球記者曲北林)跟我分享了一件事情,他說80年代的時候,體科所的人告訴他,說郎平的智商值特別高,有這麼回事嗎?
郎:我也是後來聽說的,因為那個時候我們有考試,我不知道測試的是什麼,後來人家跟我講的。

教練之路無心插柳,感激袁偉民

記:那您覺得作為球員和教練,您能有今天這樣一個成績,最重要的特質是什麼?大家有的說是女排精神,有的說是對排球的執著等等,您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
郎:其實我也沒想到我會走這麼遠,因為作為一個女性教練特別難。另外,最早我當運動員的時候,我特別幸運我的那些老隊友能夠把我帶出來,而且我趕上袁偉民教練。其實我的所有,包括我的業務水準,我對排球的理解,包括我對工作的執著,其實真的是從袁導身上學到的,他教我們的這些東西讓我們受益終身。後來又變成『國際郎』。

當時出去就是想學外語,因為我在北師大英文系,出去又學英文。因為我沒有錢,所以我就做了勤工儉學,就是給人當教練,一邊當教練一邊上學。

記:本來當教練不是您的主業……
郎:我沒想到我會當教練,最後當教練變成職業了。

記:無心插柳。
郎:我覺得也是比較有運氣,像我這樣一個女性還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執教,包括美國隊,我覺得其實是挺幸運的。我的團隊都特別好,因為畢竟是集體項目,你的團隊,包括你的上司,都是遇到了特別好的人,包括這次女排拿冠軍是我們整個團隊的力量。另外,我們這些助理教練都特別能幹。

執教大陸隊後勤保障更好

記:我記得您要出山之前跟我聊的時候說,美國隊的保障沒有看起來那麼好,是不是跟咱們相比總體上還是咱們後勤保障更好。
郎平:對,因為它的排球協會是私營的,比如我要5個助理教練,人家就給你派倆,剩下的就你自己找或者有人願意當個志工。咱們國家不一樣,比如我們為了備戰奧運,我需要5個陪打教練,隨便給你調,特別支持。我們需要體能教練、需要康復師,給我們派,所以我們特別幸運。

記:朱婷,大家這幾年在說你是『鐵榔頭』的接班人,包括在世界盃時,很多日本記者在議論這個事情,你覺得你跟郎導像嗎?或者說你最欣賞郎導哪方面的特質?
朱:不太好說。我覺得自己優缺點太兩極分化了。優點肯定是自己在進攻方面,身高優勢會比較好,缺點就是下三路的東西。

『王教授』表現特別好

記:郎導,我記得您大婚之前跟您聊天,您說王教授(郎平的丈夫王育成)特別會聊天,像世界盃和有些比賽您碰到困難的時候,他能傾聽和給您支持,這次王教授的表現怎麼樣?
郎:特別好!

記:他是主動來跟您溝通還是不敢打擾郎導。
郎:他從來不跟我談球,然後我們倆也沒影片,都沒時間影片,就發點資訊什麼的。然後我就說我很忙、很鬱悶、很累、很糟心、很虐心。然後他就會寫一寫東西讓我放鬆。我說人家教授就是有水準。因為他前一段時間去甘肅幫人家建一個博物館,去給人家鑑定,然後他就給我發了很多東西,清代、元代的古董什麼的給我看,估計想讓我轉移轉移方向,別老球球的。

記:還起作用了?
郎:我就看著,你說心思能在那兒嗎?

記:朱婷在這期間跟家人之間有交流嗎?大陸隊碰到困難的時候,你怎麼調節自己的狀態和情緒?
朱:交流不是太多,因為老對不上點(時差)。這次跟徐雲麗姐一屋,跟她交流比較多,躺在床上聊天。她畢竟奧運會已經第三屆了,經驗比我豐富,所以我每次有什麼起伏的時候,她就會很耐心地跟我說。

記:所以這個團隊有老有新,互相之間能夠傳幫帶,這也是大陸女排的傳統。
郎:對,我們專門讓徐雲麗跟她住,因為徐雲麗有奧運經驗,她的擔子又特別重,我們一定要有一個運動員幫她化解或者跟她聊一聊,讓她放心,我們教練再做一些工作就差不多了。

未來對手在歐美

記:大陸女排的勝利非常鼓舞人心,展望未來,您覺得未來哪些隊會是我們的對手?
郎:歐美隊都是很棒的,美國、巴西……要看巴西的新老交替怎麼樣。

記:巴西是不是往下走了?
郎:我不這麼認為。她們一線、二線、三線,我是看著她們這麼走的,她們訓練特別正規,但是能不能出明星我不知道。美國隊也是人才太多了,隨時可以爆發的一個隊。另外我覺得歐洲這幾個隊潛力很大,像荷蘭剛衝出來,塞爾維亞,包括俄羅斯、義大利,我覺得今後都是非常強勁的對手。

記:這次決賽沒打美國是不是有點遺憾?
郎:不遺憾,挺好的。

記:大家覺得像您跟基拉里其實是兩個特別有故事的教練,作為運動員特別輝煌,作為教練也是走到了很高的高度,是不是未來還可能會是一生之敵的感覺?
郎:沒有,我跟這些教練關係都特別好,有時候我們還會交流,會請教他們一些問題。

記:那他會把他的(秘密)跟你分享嗎?
郎:你別問人家秘密呀。他們隊上有很多隊員,我們會有交流,我不會問你們是怎麼練的,但是有一些對於排球的發展,包括新規則的問題我們會討論。

母親一句話讓郎平慚愧

記:21日奪冠之後您說的一句話讓我挺意外,您說人生還有很多遺憾,比賽結束之後希望能夠好好休息一下,好好陪陪母親。不知道是不是您對於未來有了新的想法?
郎:不是。我覺得這段時間一定要休息一下,因為4年是一個週期,我也希望我們的運動員好好休息一下。21日運動員下來說「我終於明天不用訓練了,我終於不用看錄影了」,我說好傢伙……

記:那您得多傷心?
郎:我不傷心,我也高興著呢,我也是累死了。所以這一段我希望運動員都好好調整一下。說到我的母親,有一次挺逗的,她身體不好,正好我們從外地訓練回來就在家待了一個晚上,陪她吃了一頓飯我就走。她說你看,你回到咱家就像住酒店似的。那段時間老太太身體不太好,心情不太好。但是她無意說了一句。我聽著就覺得,養這閨女有什麼用。

記:為國爭光了呀。
郎:其實老太太挺孤獨的,有想給她找個阿姨陪著她,她又不願意,所以我們挺擔心的。我姐姐、姐夫平時都挺照顧她的,但是姐姐還有婆婆呢,她有時候去婆婆那邊一兩個月,婆婆年齡也大,所以我媽就沒人陪了,心裡特別吊著。然後就給她安了一個緊急按紐放在鄰居家,你說養這女兒真沒有用,其實心裡特別慚愧。

是否繼續執教從長計議

記:我理解您的意思,將來的事情,要好好休息以後再來打算?
郎:對,我覺得不要匆忙做決定。

記:朱婷,之前已經有消息說下賽季要去土耳其打球,現在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
朱:我覺得挺期待的,畢竟那的隊伍也挺強的,去了以後能學到一些新的東西。

記:在球上大家都不擔心,在生活上做好準備了嗎?英語學得怎麼樣?
朱:不怎麼樣,會帶一個姐姐過去,在生活上照顧我。

朱婷出國打球郎平推薦

記:郎導怎麼看朱婷這樣一種發展,以前大陸運動員在當打之年、黃金年齡能夠去國外聯賽效力的不多?您支持她走這樣一條道路嗎?
郎:我推薦的,我去做的工作。

記:是您聯繫的?
郎:對。我覺得像朱婷這個水準一定要出去打球,跟外國選手交流,而且國外的聯賽挺時尚的,世界上最先進的打法都在,因為它雲集了世界上很多好的運動員在一個隊,比如說希爾,這次評的最佳副攻16號拉西奇是她那個隊的,荷蘭最佳接應也是那個隊的,再加上一個朱婷MVP,我覺得這個隊不得了。這個教練又是荷蘭隊的主教練。他帶的球員攻防平衡水準很高,特別是後排防守。

郎平和朱婷眼中的女排精神

記:這次大陸女排的表現很提氣。上次看到媒體上有一個評論說,還沒拿金牌的時候,說大陸隊的表現已經蓋過了所有的金牌,您同意這樣的看法嗎?
郎:我不同意。其實大家看到的是一種團隊的精神,但我覺得很多運動隊、運動員,他們都是克服了重重困難,奮勇拼搏才奪得金牌。我一直跟我的隊員講,要向他們學習。包括我們打巴西之前都講要學習中國的體育精神,就是我們身邊的這些楷模,比如說乒乓球隊、跳水隊,他們真的是絕對實力,練成精了都。我們還沒練成精,人家為什麼長盛不衰,這其實都是一種傳承和拼搏精神,我說我們要向他們學習。

記:大家都在說女排精神,您從老女排直到現在,您怎麼看待女排精神?
郎:我覺得女排精神就是一種團隊精神,特別是遇到困難、不順的時候永不放棄,我覺得就是這種精神。

記:(女排精神)不是說贏球,輸球的時候(也能展現)。
郎:哪怕我輸給你,但是我也要把我的水準打出來,永遠不放棄。我跟運動員講,如果說這場球我們輸了,我們打得非常好,人家技術比我們高超,那沒關係,我們回去再練,我們現在沒有這個實力把人家都滅了,我們要求就是要把自己的水準發揮出來,要有這種韌勁,在場上大家互相彌補,互相包容,互相相信。比如說我們有些場次竟然12個隊員都上了,就是大家互相彌補。大家來把這盤拼圖給拼好了。

記:最後一個問題,大陸女排有五連冠,陳導當時帶隊拿到兩連冠,現在咱們又是一個新的兩連冠,郎導希望這個冠軍給大陸排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您希望這個勝利怎麼推動大陸排球的發展?
郎:我覺得大陸排球還要更加大力度地去普及,包括校園排球,不一定說我打排球就是為了去國家隊,其實也是一種全民的普及,包括現在氣排球也是很火熱的。一個是讓我們這些孩子們有一種團隊精神,因為很多家裡就是一棵獨苗,他要學會分享,要包容,要有承受力。所以我希望體育能給我們的孩子帶來更多的體能上的一些鍛煉和身心上健康的正能量。

記:某種程度上比拿冠軍更重要?
郎:是的。在這個基礎上,全民普及高了,一定會人才輩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