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表情包簡史 我們被困在城堡中不能說話

QQ表情符號。

:)這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個符號表情,最早於1982年由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教授斯科特•法爾曼在早期的電子公告板上使用,代表『微笑』。

根據PingWest報導,從此,人類將表情作為一個符號引入文字中,形成了一種新的表達方式。在純文字表情時代,表情所要傳達的是一種情緒,可以是表示開心的: ),表示傷心的: -(,表示震驚的: -o,表示吐舌的: -b等。

當然這種樸素的符號表情只能滿足寬頻速度以kb計算時人們的表達需求,隨著電腦性能的提升,簡單的標點符號表情逐漸被Emoji等更直觀的圖片表情代替。同時各大社交平台也在自己的軟體內設計了圖片表情,例如QQ表情出現後,我們的開心和憤怒都被一個黃臉表達了出來。

表情向表情包的轉變

這個時候表情就已經成為了人們在網路上交流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你甚至已經可以用Emoji表情表達出一句完整的話。但最近出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趨勢,那就是表情逐漸被圖片加文字形式的表情包代替。現在的情況是,如果不用表情包的話,對話根本就沒有法進行下去。

表情包簡史:我們被困在城堡中不能說話

這種趨勢不能說明表情要被表情包所代替,因為這兩者在本質上是不同的。首先來區別一下這兩者:表情是一種字元,可以混雜在文字中表示情緒、物品、動作等;表情包是以圖片形式傳播的,多半是以人物的表情作為主題,配上文字加以解釋。

由於表情是以字元形式存儲的,所以製作表情有一定的技術門檻,多半由專業的設計團隊開發。因此表情的數量非常固定,雖然Emoji開放了用戶投稿,但其審核過程也相當複雜。而表情包是一種圖片,每個人都可以用Photoshop或者美圖秀秀等軟體自己製作,所以它可以玩出更多花樣。

表情包簡史:我們被困在城堡中不能說話

每個人都可以製作的表情包意味著人們的參與度更高,而表情包能夠表達的資訊也就更細緻。你甚至能為當前需要表達的資訊即時製作一個表情包。

從本質上講,表情和表情包都是人在交流時使用的一種符號,因為它們都表達了一種或多種意義。符號的出現本身也是來自於約定俗成,這也很符合表情和表情包的特徵,因為不同的人看到相同的表情都能明白它表達的意思。

美國符號學者查爾斯•桑德斯•皮爾士將符號分成了三類,分別是索引式( indexical )、肖像式( iconic )和象徵式( symbolic )。索引式的符號表達的是抽象的意義,例如一個禁止停車的標誌;肖像式的符號表達的是更加具體的外貌特徵,讓人能根據肖像聯想到具體的事物;象徵式的符號是一種隱喻修辭,它能讓人聯想到符號背後的深層次含義,例如鴿子象徵和平,因為鴿子能讓人聯想到諾亞方舟的故事中鴿子帶來的和平訊息。

表情包簡史:我們被困在城堡中不能說話

按照這種分類的話,Emoji這類表情大多數時候只能表達出索引式和肖像式的符號效果。因為單一的表情資訊量不夠豐富,還不足以讓人聯想到某個故事以及這個故事的隱喻。當然鴿子的Emoji也能讓人聯想到和平,但這只是少數。

而大多數表情包是一種象徵式的符號,這種符號能讓人聯想到一個眾所周知的故事、新聞或者段子,讓使用者和接收者都能會心一笑。

為什麼表情包逐漸取代了表情?

作為象徵符號的表情包能讓人在交流時更快速地表達,動動手指發出一個表情包就能表達出幾句話也沒法說完的資訊。在本來就浮躁的網路交流中,使用表情包當然成了首選。

表情包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化解尷尬,一個純文字的『你又把天聊死了』表情包讓『無話可說』這件尷尬的事情被挑明,隨後要不要繼續聊下去就真得看是否有共同語言了。

表情包簡史:我們被困在城堡中不能說話

不過能夠明白某一個表情包裡的『梗』就能說明兩個人有共同語言,這種智商上的隔離感讓對話雙方有一種『找到同類』的感覺,對話自然可以更輕鬆地進行下去。就像微博上『英式沒品笑話』的粉絲總會以『老粉』和『新粉』作區分,因為『老粉』能看懂那些稍微需要一點智商、一點知識或一點幽默感的段子,而『新粉』會氣急敗壞地說:這太不政治正確了!

同樣,能夠看懂一個表情包背後所隱含的意思能夠將非同類人區分開來,如果你不知道葉良辰、熊本熊和傅園慧到底在表達什麼的話,請回到親友群裡從閃爍文字表情包中學習學習基本功。

這說明瞭一個道理,那就是『隔群如隔山』。在同一個時刻,你的同學群裡可能正在用暴漫表情包鬥圖;你的同事群裡大家都在用葛優躺表達身體被掏空了;而在你的親友群裡,姨媽姑父們在用舉杯、玫瑰花和紅色立體字互相表達祝福。

每個群體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文化認同,進而言之就是身分認同感,語言習慣、表情包就是這種文化認同感的表現形式。表情包在社交網路上暴露了人們的基本屬性,例如性格、品味、語言風格等,也讓同一類人有了身分認同感。

在只能用純文字表達的時代,人類發明成語、諺語來表達一個故事或者一個道理。例如葉公好龍,緣木求魚,簡簡單單四個字卻滿滿地都是畫面感,因為它們是約定俗成的,每個接受者都會腦補其敘事場景。

表情包可以說是一種當代的成語。作為一種象徵隱喻,表情包背後也有對應的故事,或者說是一個『梗』,人們看到一個表情包時就會自動腦補其場景,彈指之間便完成了一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交流過程。

表情包是一種新的敘述方式,但前人已經用過

一度有人擔心過於豐富的表情包會讓人們的敘述能力降低,因為它改變了我們的敘述手段,讓我們在正常說話時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確,表情包雖然強調畫面或者故事,但在資訊更新如此頻繁的互聯網時代,這種故事多半是很快就會被人遺忘的,從而它的表情包也就變成了陳詞濫調。所以表情包不會像成語一樣被人長期使用,這對敘述來說根本沒有好處。

歸根結底這還是一個符號-敘述的問題,表情包和文字、手勢、面部表情、動作一樣都是敘述的符號。但作為網路時代的產物,表情包的特徵更符合人們對符號敘述的應用需求。

伊塔洛•卡爾維諾在寫《看不見的城市》時還沒有網路表情和表情包,但他在這本書中大致描述了象徵式符號在交流中占據主導地位後會是什麼樣一副光景:

旅途終於把你帶到了塔馬拉。你沿著兩邊牆上掛滿招牌的街巷走進城市,眼中所見的不是物品,而是意味著其他事物的物品的形象:牙鉗表示牙醫診所,陶罐代表酒館,戟代表衛隊營地,天平代表蔬菜水果鋪……——( 城市與符號之一 )

事實上卡爾維諾在另外一部小說中提到了一種更類似於表情包的東西:塔羅牌。在《命運交叉的城堡》中,旅人們被困在城堡中並且不能說話,只能透過一副塔羅牌講故事解悶,塔羅牌上的圖像在組合和排序中講述出旅人們各自的故事。

卡爾維諾寫作這兩本書的時間是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那是一個後現代主義作家們都已經厭倦了傳統結構敘事而轉向將敘事符號化的時期。在這個階段,用來講故事的符號不再局限於文字,後現代主義作家紛紛開始發掘符號的敘事潛力。

所以你看,表情包其實也帶著這種濃厚的後現代色彩。社會學家齊格蒙特•鮑曼曾將後現代文化定義為:去中心化、持續變化的、消解等級制度。由於人人都能參與製作和傳播,所以表情包是去中心化的,同樣它也是隨著新含義的加入而持續變化的。而不管是明星還是國家領導人都能被製作成表情包,這本身也包含著一種對等級制度、主流文化和話語體系的戲謔和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