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開除了患癌女教師 現在被扒得「一絲不掛」

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女教師劉伶利。

8月14日去世的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女教師劉伶利,生前因患癌被學校開除,致使人生最後一段路不但飽受病痛折磨,還承受著精神上的沉重打擊,同時為了維持生活,劉伶利還要強忍病痛去擺攤賣衣服。

根據「新聞117」公號報導,被開除事件被披露出來後,蘭州交大博文學院遭到了輿論的強烈譴責,校方迫於輿論壓力,態度發生了180°大逆轉。

雖然校方已經做出了賠償劉伶利5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決定,但輿論並未就此罷休。據悉,這已不是博文學院第一次以患病為由將教師開除,而博文學院的負責人陳玲,身上也有很多資訊值得深挖。

致歉賠錢 網友並不買帳

劉伶利的父母此前對媒體表示,女兒自生病後學校一直不聞不問。2015年,劉伶利就學校開除自己一事訴諸法律,2015年10月,榆中縣人民法院判決雙方恢復勞動關係,但校方一直未履行判決。

事情披露出來後,博文學院的做法遭到了輿論的強烈譴責,學校的態度也隨之發生巨大變化,先是8月20日在學校官網首頁發出情況說明,稱將對此事積極展開調查,8月22日又在學校官網首頁發布道歉信,稱學校做出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時並未掌握真實情況,並對這一做法致歉。

8月23日,蘭州交大博文學院院長陳玲率領幾位校領導到劉伶利家登門致歉,陳玲本人對現場記者表示,雖然開除劉伶利的文件是她簽署的,但她並不知道劉伶利患病的事,後來學校與劉伶利打官司,學校選擇上訴,但她依然不知情。

同一天,雙方還簽署了《和解協定書》,《協定書》中包括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向劉伶利家屬已經補發的工資57600元,喪葬撫恤金14400元;補償所有醫療費40萬元、親屬救助金6萬元、撫慰金4萬元,以上三項共計50萬元將於簽約2日內付清。

但博文學院的這一系列做法並沒有得到輿論的諒解,蘭州交大博文學院團委轉發校方的致歉信後,底下的留言依然罵聲成片。

另一因病被開除教師已復職 還有教師在訴訟

據媒體報導,在劉伶利被開除後不久,又有3位老師在生病期間被學校開除,其中一位老師叫錢玉君,2011年8月應聘到博文學院,是基礎課部思政教研室的一名專職教師,2014年10月底被診斷為肝臟血管瘤。

被開除後,錢玉君老師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長文講述被開除的前因後果,稱自己因請假46天被學校開除。肝臟血管瘤是一種較為常見的肝臟良性腫瘤,錢玉君老師也曾反覆向學校表達自己可以勝任教學工作,但仍被開除。

錢玉君與劉伶利一樣選擇了法律途徑,博文學院也跟上一次一樣,雖然一審二審均敗訴,但遲遲不履行判決。

就在劉伶利的事鬧得沸沸揚揚時,8月22日,博文學院悄悄與錢玉君取得聯繫,撤銷對她的開除決定,恢復勞動關係,並承諾補發工資和繳納各項社保。

但錢玉君可能還不是最後一個因病被博文學院開除的老師,劉伶利案二審代理律師蔡翔對媒體表示,在蘭州中院開庭審理劉伶利案件的當天上午,同一法院至少還有3起糾紛案件在審,都是與劉伶利一樣在蘭州交大博文學院工作的患病職工被校方開除。


(圖為蘭州交大博文學院百度貼吧內,有人轉發錢老師的長文)

博文被曝更多黑料 教師或已被『封口』

博文學院的官網顯示,該院於2002年由蘭州交通大學申辦,系甘肅省教育廳批准成立的蘭州交通大學二級學院,2004年被教育部確認為甘肅省首批獨立學院,屬於本科層次的普通高等學校。

劉伶利的遭遇被曝光後,更多關於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的資訊也在網上出現,但真假難辨。8月20日,天涯論壇網友在網上發布了一篇帖子,講述了博文學院的很多『內幕』,包括承諾繳納五險一金,但查詢養老保險發現並無餘額。

再比如學校招聘老師時合同只有一份,老師們手裡沒有合同,曾有老師給合同拍照,被學校要求刪除照片。

至於校方經常拖欠教師工資一事,無論是曾經在該校任職的教師接受媒體採訪時,還是在網上發帖的網友,均有提及。記者希望向博文學院核實以上種種『內幕』,但官網上的兩部座機一部無人接聽,一部一直占線。

記者托在蘭州某高校任職的教師聯繫博文學院的老師,該教師聯繫了多位該校老師,但對方均不願意接受採訪,並透露學校已對此事下達通知,任何教師不得擅自接受媒體採訪,不然可能面臨麻煩。

公司開除患病員工的事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但博文的做法之所以格外令人憤怒,是因為在大家的心目中,即使它是一座民辦高校,即使需要自負盈虧,它依然是一個教書育人的地方,不應該做出如此冷血缺失道德的事。

但博文也許並不這麼想,或者說它毫不掩飾對錢的看重。有網友在網上公布了一張博文曾經的校園照片,畫面中有一塊大石頭,石頭兩面分別寫著『富貴平安,財源廣進』,網友調侃,這是博文的『校訓』。

院長陳玲:房地產起家 個人資訊多處存疑

網上關於博文學院的黑料,總少不了一個人的身影,即博文學院的院長陳玲,從2002年開始至今,她一直擔任此職。

在辦學之前,陳玲是做房地產的。全國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顯示,2000年,一家名為建坤的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甘肅榆中成立,註冊資本為6000萬人民幣,公司共有兩個自然人股東,一個是陳玲,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經理,出資3600萬,另一個是王吉祥,任監事,出資2400萬。

雖然是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記者卻沒有在網上查到任何這家公司開發的房地產專案,甚至沒有找到這家公司的官網。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裡留下的聯繫方式,以及在網上查詢到的其他聯繫方式,撥打後或已關機或號碼不存在,當地114查號台表示,這家公司沒有登記。

蘭州國土規劃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印象中沒聽說過有一家叫建坤的房地產公司,『有可能是我了解得不夠多,但也有可能這就是個皮包公司,有了公司的資質才能投資開學校。』建坤2013年度報告對外投資資訊顯示,該公司投資了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註冊號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為72026632。

6000萬元的註冊資本對於一家房地產企業來說,規模算是比較小的,但是這家小地產公司2年之後就投資建起了一所民辦大學,每個學生每年的學費約為12000元。

除了陳玲任院長,建坤的另一個自然人股東王吉祥出任了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院長。有消息稱陳玲與王吉祥是夫妻關係,但這一資訊未經證實。

在蘭州交大博文學院官網上有陳玲詳細的個人簡介,顯示其為浙江紹興人,1965年生人,2013年1月北京師範大學博士畢業。北京大學研究員、訪問學者。


(陳玲簡介)

北京師範大學官網會公示所有被授予博士學位的學生名單,包括姓名、學號、院系、論文題目、導師等,陳玲畢業於2013年1月,應在2012-2013學年第一學期被授予博士學位的研究生名單中,但記者並未在這份62人的名單中查詢到『陳玲』的名字。

隨後記者又查詢了2012-2013學年第二學期被授予博士學位的研究生名單,以及2013-2014年度的兩期授予博士學位名單,均沒有陳玲的名字。

通常介紹學歷時,應該註明專業名稱,但陳玲的簡介中從未顯示專業名稱。而且博士畢業的這一年,陳玲已經48歲。

陳玲的另外兩個學術身份是北京大學研究員和訪問學者。一位北大的副教授告訴記者:『北大的研究員是北大人事改革後聘用的獨立研究人員,對外相當於教授或博導,一般是在國外做完博士後以後到北大被聘為研究員,需要有自己的實驗室、學生,6年左右要考核,通過後可聘為教授。至於訪問學者,只要北大願意接收,就可以。』

這位副教授表示如果想查詢研究員身份的真偽,需要知道研究員所在的研究院,不標註研究院的研究員身份確實不好核實。另一位北京985高校的副教授表示,北京大學的網上資訊很全面,如果是正規聘用的研究員,在網上應該很容易就搜到,如果搜索不到,則很有可能是假的。

記者在網上搜索了很久,均沒有找到陳玲是北京大學研究員的相關資訊。

另一方面,可以被北大聘用為研究員的人雖不是必須有出國留學的經歷,但在他的研究領域內通常都達到了一定的高度,然而陳玲的簡介中,關於她的著作只列出了《大學電腦基礎》《政治經濟學原理》和《就業指導與職業規劃》三本,均為人民郵電出版社出版,且都是陳玲與他人合著的,合著者也不是別人,還是博文學院的校領導。

《大學電腦基礎》一書,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院長王吉祥為合著者,陳玲為編者,另一位編者是博文學院的執行院長範磊。

《就業指導與職業規劃》第一作者為劉清亮,第二作者為陳玲,第三作者為王吉祥。

《政治經濟學原理》一書在多個搜索平台和電商平台都沒有搜索到。

單就三本著作涉及的領域來說,陳玲的專業跨度確實有點大,而且看不出各專業之間的聯繫。

簡介中,專業著作介紹很靠後,之前則是一長串的社會職務頭銜,其中許多頭銜看起來很有分量,但仔細查詢一下,便會發現與直觀印象還是有些差距的。

陳玲其中一個頭銜是中共甘肅省委黨刊雜誌社調研員,但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查詢系統中並沒有『黨刊雜誌社』這個機構,甘肅省委的唯一黨刊叫《黨的建設》,中國知網上還真能查到一篇陳玲發表在《黨的建設》上的文章,發表時間為2007年,標題為《突破傳統大膽創新創建特色獨立學院》。

中國知網上還能搜到另外兩篇陳玲發表在《發展》雜誌上的文章,一篇是發表於2007年的《獨立學院如何做大做優》,另一篇是發表於2009年的《規範管理特色辦校科學發展》,這個《發展》雜誌的主管單位是甘肅省人民政府研究室,而陳玲是甘肅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員,甘肅省政府人民政府研究室成立於2009年甘肅省人民政府機構改革後,為省直屬機構,承擔原甘肅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的職責。

陳玲還是甘肅省立法研究會會員,這個研究會成立於2004年,目前在網上搜索不到該組織的官方網站。陳玲雖為立法研究會會員,但博文學院卻在與劉伶利和錢玉君兩位老師的訴訟中,都沒有積極履行判決。

此外,陳玲2011年被評為『大陸最具社會責任教育家』,2013年被評為『感動大陸十大民辦教育人物』,如今有網友表示,這是對博文學院屢次開除患病教師行為的莫大諷刺。

陳玲的眾頭銜中還有一個看起來格外高大上,2010年6月,她被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發展觀察》雜誌社聘為副理事長。這家雜誌的主管單位確實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但據工作人員回憶,陳玲並沒有成為過副理事長,而只是做過理事。那麼,成為這家雜誌社的理事需要什麼條件呢?

該雜誌社工作人員電話回答記者:『這個問題問的超出了記者提問的範疇,怎麼成為理事單位,全國都一樣。』記者追問:『是不是交錢就可以?』該工作人員回答:『這個你就別問了,我也不清楚。』

從另一位已經離職的工作人員處,記者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想要成為這家雜誌社的理事單位,交錢就可以,公司成為理事單位後,負責人自然成為理事,『成為理事單位一年只需要交三五萬,雜誌社對理事單位的服務並不多,很多人確實是衝著這個雜誌的主管單位聽起來比較響亮而來做理事的,博文學院印象裡就續了一兩年的費用,現在應該已經不是理事單位了。』

《中國發展觀察》的在職工作人員也表示,蘭州交大博文學院已經不是該雜誌社的理事單位。

京華時報評論:劉伶利事件背後的暗點該見光了

道歉賠償不是終點,起底陳玲也並非目標。劉伶利事件已揭開了博文學院亂象的蓋子,監管部門乃至司法機關該介入了。

23日,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院長陳玲向劉伶利的父母道歉。隨後,校方與劉伶利老師家屬對補償問題具體商談,雙方達成和解,並簽署了《和解協定書》。除了補發的工資57600元、喪葬撫恤金14400元,還將補償所有醫療費40萬元、親屬救助金6萬元、撫慰金4萬元。

道歉、賠償來得太遲。給了劉家50萬元,陳玲能實現自我救贖嗎?博文學院能洗掉恥辱嗎?恐怕很難。即便這些錢能『擺平』劉伶利的父母,也擺平不了輿論和呵護正義的公眾。

尋求和解、積極補救,遠勝過怙惡不悛,院方的道歉補償行為值得肯定。但是,有些事是沒法交易、不能和解的,比如陳玲的博士身份、獨立學院的種種亂象。

陳玲身上有著令人眼花繚亂的光環,比如,『大陸最具社會責任教育家』『感動大陸十大民辦教育人物』。遺憾的是,其所作所為與這些稱號背道而馳。陳玲不僅著作等身,涉獵範圍還橫跨多個領域,一個公務繁忙的院長哪來那麼多精力?而且據媒體報導,陳玲涉足教育前是房企老總,合法跨界本無不可,但從商人到院長,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有無違反法規之處,相關部門應該調查。

博文學院官網『學院領導』中陳玲的個人簡歷顯示,她於2013年1月北京師範大學博士畢業,是北京大學研究員、訪問學者。但北師大和北大皆作出回應予以否認。如果陳玲造假屬實,該不該承擔責任?更令人啞然失笑的是,陳玲的榮譽稱號大量存在注水。據媒體報導,評選陳玲為『大陸民辦學校十大知名校長』『感動大陸十大民辦教育人物』『大陸民辦教育創新改革傑出教育家』的大陸民辦教育家代表大會,是大陸民辦教育家協會的主打產品。而該協會是山寨社團,已被民政部曝光。陳玲身上的那些榮譽稱號,是不是花錢買的,需要求證,含金量不高則是事實。

博文學院是蘭交大的二級學院,後被教育部確認為獨立學院,是民辦高校。我們不應對獨立學院有偏見,但多年來獨立學院的確狀況頻出——有業內人士指出,一些獨立學院在辦學中假借政策之名搞『假獨立』『校中校』和變相雙軌制,存在違規招生、亂收費、董事會管理混亂、教學質量低下、辦學出現短期行為等亂象。顯然,獨立學院不是獨立王國,博文學院的情況如何,也要調查一番。

道歉賠償不是終點,起底陳玲也並非目標。通過現有資訊拼接,真相還未完全呈現,但劉伶利事件已揭開了博文學院亂象的蓋子,監管部門乃至司法機關該介入了。畢竟,個案的處理不能代替機制、制度上的彌補。要防範類似事件重演,就須解剖這個標本,徹底規範好獨立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