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莫言:不能落髮為僧 願與佛結緣

星雲大師與莫言對談。

『作家必須站在高點,超越政治、階級的偏見,把人當人來寫,才能寫出人與社會的完整、真實面貌。』莫言受邀訪問台灣,談到文學創作如是說。

讓自己『歸零』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近日莫言接受台灣星雲法師邀請,在台灣高雄演講『文學家的夢想』,並在台北出席他獲得諾貝爾獎之後的首本新書《盛典》發表會。這是莫言第6次訪台。

面對媒體,莫言坦言最想做的事是『寫作、努力忘掉得獎』。他說,想要『放空』,讓自己『歸零』、回到『初學寫作的狀態』,『想怎麼寫就怎麼寫』。

然而,『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並非毫無規矩地信馬由韁。莫言說,只有把人當『人』來寫,超越階級和政治偏見,才能寫出完整的、真正人的形象。他也對媒體強調,過去大陸作家寫『人』,會帶有階級、政治的偏見,他在寫作時就盡量避免這一點,不把國民黨軍隊當『鬼』來寫,也不把共產黨軍隊寫成『神』。

莫言還表示,現在『想寫自己。』早期,莫言的作品是批判社會和人性,『50歲以後,我想應該向內看,看清我自己,一個人只有正確地認識了自己,才能理解別人』。

談及兩岸文學差異,莫言的看法很是有趣:『台灣的作家知識性更豐富,他們的作品裡引經據典的東西多一些。』

讀佛典與佛結緣

莫言此番受星雲法師邀請訪台演講,少不了敘述自己的佛緣。他對媒體說,人類應當有正當的慾望,否則社會不會進步,但是慾望得不到控制,變成貪慾,各類負面現象就層出不窮了。

莫言說,自己今生不能落髮為僧,但會多讀佛典,與佛結緣。他也表示,要好好研究星雲法師的佛學著作,從頭學起,日後更要把星雲法師贈與的書法『莫言說盡』掛在書桌後面,『作為人生諫言』日日提醒自己。

台灣亂在小圈裡

多次赴台,莫言不算初來乍到,但是他對台灣社會的看法依然引起媒體濃厚的興趣。他說,從大陸電視看台灣,覺得台灣『一團混亂』,來了之後才發現台灣『亂只亂在立法院』。他也讚揚,大批台灣人奉獻自己擔任志工,『台灣處處是雷鋒』。

莫言對媒體說,去台北故宮參觀時,看到很多導覽員義務為遊客服務,引路、講解,孜孜不倦。他認為台灣和大陸都提倡服務精神,保持仁心、做好事、說好話。

他更向媒體坦言,以前透過電視節目了解台灣,好像台灣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道德水平下降得很可怕,飲料、麵粉都添加不該添加的東西,這一次來台灣,感到台灣社會充滿和善、友愛,尤其是陌生人之間的互愛精神令人感動。

台灣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將莫言本次赴台形容為『風雨故人來』。看來,『故人』的文學之旅,對台灣這片土地又多了不少新鮮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