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19天八千公里 大陸老司機駕車遊美國

老王和老陳,就這麼環遊了美國。

接近午夜,64歲的陳愛武和她66歲的丈夫王東生(都是音譯)乘坐的飛機降落在了洛杉磯。

根據鳳凰資訊報導,下飛機沒多久,英文都不太好(好吧其實是相當差)的兩人就遇到一個節假日入境洛杉磯會遭遇的經典困局:租車行的人喋喋不休的給他們推薦高價的保險和高級的汽車。

『不不不,我們不要額外的保險。我們也不要一輛多高級的車。』陳愛武回憶起當時的情節,『我一直在說不不不,我只知道這個英文單詞』。

4個小時以後,在一個半路殺出來的會講中文的小哥的幫助下,這對夫婦開始了在美國19天,7800公里的駕車征途。從加利福尼亞海岸到拉斯維加斯,從約塞米蒂國家公園到黃石國家公園。這趟旅途中他們需要足夠的耐心去學習、感知這個一度離他們極其遙遠的國度。

他們曾被美國的基礎設施『坑了爹』,又被美國人『耍了詐』。當然,一路下來還是好人多,他們也被廣大美帝人民感動了。在到美國前,陳愛武不太確定這趟旅途靠譜不靠譜。她在網上看到那些美國公園的圖片,感覺漂亮得很。不過有時候也擔心,『這些美國佬是每人都有一把槍的對吧。』

陳愛武生於1952年,在青年的時候她回應『上山下鄉』的號召,隨後在田間地頭『駕駛』了兩年牛車。這段經歷幫助了她,隨後她被選拔成為一名大巴司機。那時候陳愛武開著一輛美國產的大巴,嘗試著想像一個號稱在『輪子上』的國家是什麼樣的。『嗯,有一天我要去這輛車的產地看一看,走一走。』

陳愛武和王東生在2012年的買了自家的第一輛車,第二年他們就開車進藏旅遊,這可不是新手會去選擇的路線。而去美國,比去西藏還要複雜。對於這對大陸老夫妻而言,出國旅遊需要強大的後勤力量。

對於只會說NoNoNo的陳愛武來說,租車和看路標才僅僅是一個開始。這對老夫婦從數月前就開始準備,上網研究怎麼訂機票、租車、買SIM卡和搞定車載導航。

丈夫王東生不會開車,導航的重任就被交給了他。在網路詞典的幫助下,老王把所有他們準備去的地方的名字都給翻譯成了中文,『佩吉市、羚羊峽谷、蹄鐵海灣』——每一個地方都有中英文名注釋(其實那是『蹄鐵灣』,總之他們到了那)。

『How much?多少錢?』『Where is the bathroom?廁所在哪?』

因為希望降低出遊的開支、加上擔心外國菜吃不慣,老兩口帶上了大米、泡菜和廚具。有時候他們也會去超市和速食店。陳愛武說,『在大陸我是不會去吃麥當勞的,不過都到了美國,就吃一吃吧!』

吃的還大致能應付,住店就麻煩得多,有時候他們只能睡車上。剛到拉斯維加斯的時候,他們花了5個小時才找到網上預訂的汽車旅館。從拉斯維加斯到弗拉格斯塔夫的路上,他們的導航系統開始時靈時不靈,當駛到一個寂靜而空無一人的山道上時,夜幕降臨了。

幸運的是,路過的好心人停下車來試圖幫助他們。陳愛武看著從雪佛蘭車裡走出來的美國佬,指了指自己的GPS,然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示意導航系統不管用了。

美國人一開始還著說幾句英文,後來乾脆直接開車帶路。『他們帶著我們到了旅館的門口,揮一揮手就揚長而去,我們都沒來的說聲謝謝』。

『這一路下來最大的遺憾就是沒向他們道謝,然後大家一起拍張照片。那時候我們擔心要求合影會不會冒犯他們。』


老陳開車,老王導航。

感動和迷惑

老陳說,她很驚訝這些美國人根本不把陌生人當陌生人。『在大陸(很多地方),要是我們看見了個美國人,我們都會打量打量。但那兩個美國人見到我們一點也不驚訝。』

『有天我在超市,迎面走過來個陌生人和我說「Good morning」。我愣了一會才明白,啊,他是在打招呼呢』。

老陳對於美國的感慨還不止於此,她覺得美國人帶小孩也是稀奇。『在大陸一般都是爺爺奶奶看帶著小孩。在美國好像都是爸爸媽媽在孩子周圍。』

還有這的小孩不嬌貴,有天她在麥當勞看見一個路都沒走穩的小朋友把果汁打翻了,也沒有大人告訴他要做什麼,小朋友自己就打掃了地板。

不過美國也讓老陳找到了不少『槽點』——車內導航實在太爛,手機網路又慢又不靠譜。

在黃石公園,陳愛武想在朋友圈發幾張圖炫耀炫耀,無奈怎麼發都發不出去。『美國這種超級大國,怎麼網路服務那麼爛啊?』不過在更多時候,他們還是在感受旅行的快樂。

在紀念碑谷,他們加入了美國旅行團的拍照大軍,對著科羅拉多高原一頓狂拍。老王甚至因為快門按太多傷了手指。

走在海邊,他們看到了松鼠存起來準備過冬的食物和海狸傻乎乎的笑。『它們發出咕咕咕的聲音,胖胖的身體懶懶的躺在海灘上嬉戲。』

站在太平洋的那一頭看著對岸,老陳對於這次旅途很滿意。『以前我不知道美國是怎麼樣的,那只是一個遙遠的國度。』『現在我感覺我們很近,很近』。


陳愛武在蹄鐵灣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