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網路新詞/窺私欲 喜歡打探、偷看他人的隱私

窺私欲。

窺私欲就是喜歡打探、偷看他人的隱私。每個人都有一定程度的窺私欲,想要探索一個人的私密,但往往,我們在窺探他人的同時又不願自己被人窺探。從從心理學角度說,人類有窺私欲。但是滿足了這類低級慾望之後,我們更應該思索背後的深層含義,這才是一個有理智的成年人應該做的事。

事件
王寶強事件

根據互動百科解釋,2016年8月14日開始,『王寶強離婚事件』讓整個娛樂圈內外沸騰,從當事人深夜在微博上發布離婚聲明起,就吸引了無數網友的關注。一時間,網友們化身『全民偵探』,開始了各種版本的推理和爆料。如果說一開始網友們同情王寶強,斥責其妻子和經紀人的行為還具有理性色彩的話,那麼隨著事件的發展,人們越來越亢奮,各種未經證實的謠言開始發酵,各種調侃的段子流傳開來,讓整個事件逐漸演變成網民一次失去理性的集體狂歡。

『王寶強事件』戳中的是公眾的集體窺私欲。一直以來,公眾人物的私生活總是人們八卦的焦點,人們希望可以看到與公眾人物公共形象反差較大的另一面。此次王寶強無疑打破了中國傳統上『家醜不可外揚』的禁忌,把自己的私生活主動暴露在了公眾的視野中。也正是如此,該事件撩撥著公眾的神經,讓公眾變得越來越亢奮,以致各種非理性的行為逐漸顯現出來。

網紅直播

7.1億網民,3.25億看過直播,這是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截止到2016年6月的調查資料。近半數網民都觀看過網路直播,『網紅』的一舉一動都被網路攝影機外的千萬雙眼睛盯著,當然,他們的直播也會獲得粉絲的『打賞』。有人調侃稱:『這跟在動物園看猴子時扔個香蕉沒什麼區別。』

有調查顯示,看直播的人大部分都是二三線城市的『宅男』,另外,農民工和『土豪』群體也是直播的忠實粉絲。這些人把大量時間、精力消耗在觀看直播上,為的是消解無聊、壓抑的情緒,且以此獲得一種與『網紅』面對面的快感。

原因

排除一些技術因素,明星以及網紅主要在於迎合了大眾的集體偷窺心理。在我們過去的認知中,只有明星(影視、娛樂明星)才會擁有大量粉絲,而粉絲能見到明星的門檻頗高,想跟偶像面對面『接觸』就更是天方夜譚。但是,『網紅』模式從交流模式、受眾觀感上,都比傳統明星模式擁有了更好的體驗感。在這個過程中,『明星-粉絲』的模式中常見的隱私公開化、『八卦』文化也進入了『網紅-粉絲』模式中。表現形式就是『網紅』只需要直播自己的日常生活,就可以得到粉絲的打賞,『網紅』無需刻意表演,觀看者就能獲得『觀看』的精神快感。

相比『網紅』在T台、電視節目等公共空間裡的表演,粉絲對他們在私人空間裡的日常生活顯然更有興趣。儘管『網紅』未必真的會展露自己的生活隱私,但粉絲卻在網路直播間的密閉空間裡尋找想像中的快慰。大多『網紅』只是直播自己吃飯、喝水、聊天、唱歌,『過分』的表演可能包括換衣服、熱舞等,他們大多能緊緊貼住法律規範的邊界來『滿足』粉絲的需求,粉絲們也會給予相應的『打賞』回報。

『網紅』直播中的窺私心理還在於透過集體獲得了一種安全感。自己的隱私得不到保障當然會沒有安全感,但如果能看到別人的隱私卻會滿足自己的控制欲,這大概是人的劣根性。在觀眾的狂野想像中,『網紅』直播模式讓這種控制欲泛濫。

網路直播模式雙方的關係是『一對多』,但從觀眾角度看,卻是與偶像『一對一』的關係,它極大程度地滿足粉絲的窺私心理,這正是網路直播的『妙處』,即符合消費時代的情感需要。正如美國思想家丹尼爾•貝爾所言,在今天,隱私可以像消費品一樣進入大眾文化的需求中,它不再具有過去的莊重和嚴肅,而成了消費者可以購買的產品。

也因此,觀眾窺視『網紅』直播日常生活時不會有道德的負罪感,反而會用更多的『打賞』鼓勵對方做出更『刺激』的表演。在雙方互動的過程中,『網紅』得到了眾星捧月的快感和物質回報,消費者的感官與情感需求也得到了滿足。在雙方各取所需中,直播成為一種集體的狂歡。

益處

關於窺私欲是好是壞,心理學專家張素霞表示:窺私欲是人的好奇心使然,適度地關注別人的隱私,特別是那些比較受人關注的人士,有一定的益處。

1、有利於公眾人物注意自己的言行,更好地起到表率和引導作用。公眾人物考慮到社會關注無時不在,在自己的言行方面會更加注意和收斂,更加符合社會道德、社會習俗、法律等方面的要求。

2、有利於公眾人物的自我成長。每一個人都有『趨好』的傾向,當認識到自己被更多的人關注時,他會學習,完善自己,使自己更趨理性、更趨完美。

3、有利於人際溝通。被偷窺就意味著被關注,就意味著有很多人有話說,也意味著被關注者有新舉動或新話題,這就像不斷有新的浪花出現,有利於推動社會的『動』頻率,推動人際間的溝通。

危害

過度關注他人的隱私,甚至以訛傳訛,將會產生極大的負面作用。

1、對被關注者的身心造成傷害。每一個人都有安全的需求,一個人過度被關注,沒有了自己的空間和隱私,這無疑像被『剝光了衣服』一樣,『被裸露』在公眾面前,再加上一些不明真相的惡意中傷,將會對被關注者造成極大的傷害。自古到今,被輿論逼得走投無路而自殺的人比比皆是,這種過分的被關注和被偷窺,是對當事人的不公平。

2、助長了窺探者的不健康心理。如今網路等溝通途徑不斷發達,但監督機制並沒有跟上,這就給一些好奇心強的人以窺探別人隱私的空間。他們在窺探別人和傳播別人隱私的過程中獲得快感,而忽視與人為善的準則,傷害了別人。

3、加大社會的無序化。尊重別人,被別人尊重,自我尊重,是社會良俗的基本要求,如果一個人過度被關注,就會降低人的安全感,增加人的焦慮,影響社會的秩序化、規範化,不利於社會的進步和發展。

評價

明星事件考驗著當事人,更考驗著公眾的社會素養。網路時代,『看客心理』很容易演變成非理性行為。謠言四起、惡意中傷、娛樂消費,不僅傷害著當事人,也在傷害著公眾自身,更是在傷害著社會。無論是公眾還是媒體,回歸理性,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必不可少。今後,我們能做的,或許就是讓此類事件『感情的歸感情,理性的歸理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