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陳愉為大陸女性出書 30歲前別結婚

陳愉。

陳愉是美國二代移民,31歲那年她被任命為洛杉磯副市長。年輕有為的她卻對大陸女性說:『30歲前別結婚。』

根據騰訊新聞網報導,『30歲前別結婚』,這是句會引起側目的話。可能有人覺得快意,有人覺得被觸怒,還有的人會發出種『過來人』的恥笑,一句話已經如此具有攻擊性,何況大齡單身本身。這是一個書名,作者陳愉是一個47歲的美籍華人。

陳愉38歲與認識一年的Dave結婚,近幾年她1/4的時間在大陸做創意工作,正準備進軍直播行業。為了支持她的工作,一家人在上海浦東的一處服務式公寓裡小居。採訪陳愉的時候,一家四口都在客廳裡,兩個5歲、7歲的孩子安靜地在一邊畫畫、玩樂,偶爾調皮地湊上沙發跟媽媽說一句話,或者推推對著電腦辦公的爸爸,陳愉與Dave對此都是一臉嚴肅地告訴孩子:『我現在在工作,你可以自己玩會兒。』先管好自己,是這個家庭周轉於各種環境保持穩定的保障,也是她建議每一個想要成家的人必學的基本功。

作為二代移民,陳愉的成長環境並不富裕,父母省吃儉用供她跟弟弟生活、學習,但語言不好、家底不厚的『大陸人』在1970年代的美國是一個沉重的外殼,這往往意味著種族歧視。那些年,陳愉想當個白人的願望極其強烈,她說如果那樣的話至少自己會是個『正常人』。

陳愉稱父親對自己的影響很大,三十多年來他工作勤奮處事周到,但始終是個初級工程師,有一年陳愉問父親為什麼沒參加部門的聖誕晚會,父親回說『我從來不知道在那種場合該跟人說啥』。這句話極大地刺激了陳愉,她認為父親的問題在於不懂得如何跟白人打交道,於是下定決心,要明白自己怎樣做才能出人頭地。

她抱著成為一名成功的房地產開發商的夢想來到洛杉磯,最初幾年她住在狹小的公寓靠吃泡麵度日,讀了房地產金融專業的MBA、城市規劃的MA兩個碩士後,她在房地產行業的累積越來越豐厚,那些年她開發了很多環保社區,買了套可以俯瞰迪士尼音樂廳的公寓。最重要的機會在她31歲那年,當時的洛杉磯市長需要一個來自商界的副手,她先是成為住房專家委員會成員,後又被任命為洛杉磯市副市長。

四年任期後,新的問題來了,陳愉想回到房地產業老本行,卻被告知房地產已經沒有了她的地位。這一年她35歲,未婚未育,常常在聚會被人問到『你不老又不醜怎麼還沒結婚?』所幸她沒找人匆忙嫁掉,經人點播,她開始從事CEO獵頭的工作,也因此遇到了後來的丈夫。


陳愉的丈夫和孩子。

好故事不會過早抖盡包袱,在生了兩個孩子後,陳愉說她40多歲遇到了中年危機,因為不滿足於光賺錢的獵頭行業,她轉而開了一個名叫『全球化人才』(Global Rencai)的部落格,隨著粉絲的累積,來自大陸的出版邀請打動了她,而一篇《30歲前別結婚》的博文被瘋狂轉發,更是讓她果斷放棄了獵頭工作,租了間工作室全職當起了作家。就這樣有了本專門為大陸女性寫的《30歲前別結婚》。

也許掙扎在現實機遇與自我主張間拉鋸中疲憊的女戰士們,會對這個已婚已育的美國成功女性的一些言論產生抵觸,有人會說『她說的與我過的日子又不一樣』,也許值得琢磨的就在於為什麼『不一樣』。

陳愉說這本書不是那麼容易被理解的,她有個朋友認真看完後特別興奮地給她打電話,說自己終於明白她這本書的奧義了:『30歲前別結婚』說的不是一個年齡,而是說『在沒遇到對的人之前別結婚』。陳愉哭笑不得地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其實我的意思就是「30歲前」別結婚!』

澎湃新聞:47歲的感覺怎麼樣?
陳愉:越來越好,以前年輕時我特別擔心變醜變老,事實上這些都是非常自然的事,反而我二三十歲時很迷糊,對人生充滿的困惑,現在變得越來越明朗。我認為一個女人更多的應該是關注自己是否變得更好,而不是別人的看法,如果沒有不斷地學習、自我成長,那麼她就一定會在與自然衰老的規律裡敗下陣來,那才是我們真正應該恐懼的衰老。

當然男人也一樣,只是整個社會對男人太寬容了,給女人貼了更多關於相貌的標籤。

澎湃新聞:你認為『剩女』應該改寫『盛女』,美國剩女也會被催婚麼?
陳愉:當然,但遠遠沒有大陸那麼厲害。我的經歷是父母會找我聊,在各種公眾場合會被人詢問,但更多的人會選擇尊重你的選擇,這就是我要說的。在大陸一個剩女可能每天都會被問到『你有沒有對象』『你怎麼還不結婚』,這是多麼無聊的問題啊?美國性調查資料表明,二十幾歲和三十幾歲的單身女性的快樂指數14年間上升了11%,而同齡的已婚女性快樂指數則下降了6.3%。如果能回到當時別人問我為什麼還沒結婚的場合,我會回答『我正享受當下呢』。

在這個問題上,社會教男人作選擇,教女人被選擇。要知道,婚姻只是人類多種關係中的一種,不要按照別人聲稱是正常或可接受的樣子去生活,人人都需要安全感,但持久的安全感只能來自於你自己。

澎湃新聞:為什麼說30歲前不應該結婚?
陳愉:我們都必須承認,我們成長、認識自己,得到穩定生活都是需要時間的。神經醫學家認為大腦的發育要到20~30多歲才會完全,這意味著當你覺得自己還不成熟的時候,那可能是對的。社會學家保羅•阿馬托《一起孤獨:美國婚姻的變化》一書研究發現,在年齡大一些的時候相識和結婚,會提高婚姻的成功概率,因為30多歲的單身人士更自信、感情上更成熟,他們的結合會比年輕夫妻有更高的存活率。

相對於20幾歲的早婚,年齡較大結婚的夫妻考慮離婚和婚姻出現問題的可能性較小。所以,不要跟一個錯誤的對象過早結婚,這會令你無法遇見自己的靈魂伴侶。而就算你跟對的人在一起,如果你沒有準備好,你不會知道,他也不會知道。年輕是幸福婚姻的頭號障礙。

當然,那些晚婚會導致唐氏綜合症、懷孕困難的說法也是過分誇大數據,20多歲女性生孩子不患唐氏綜合症的概率是99.95%,首胎不孕機率是11%,;40多歲女性生孩子不患唐氏綜合症的概率是97.0%,首胎不孕機率是27%,而這些遠遠小於因為過早結婚而離婚的風險。我的兩個孩子出生時都非常棒,我很高興的是在他們到來前,先給了自己充分的成長。

澎湃新聞:怎樣降低大齡未婚的焦慮感,以及抵抗催婚壓力呢。
陳愉:首先我認為婚姻只是一個法律概念,只有當你認為它有意義時它才重要。但是催婚真的是跟一個鬧鐘一樣,對於不是太熟的人我建議你可以直接告訴他們這個問題是個人隱私,這麼問很沒禮貌。但對於真正關心你的人,比如你的父母,他們是害怕你一個人過得不好,這時候你應該好好地讓他們知道其實你的生活不錯,你要學會這種溝通方式,在婚姻關係中你也需要用到。

澎湃新聞:更多大齡女青年不是主觀上抗拒結婚,而是機遇的關係,對於怎樣解決這個問題你有什麼建議?
陳愉:我一直建議大家永遠不要為了外界的希望、因為焦慮感太大、因為生活壓力而結婚,你們很可能是要跟自己選擇的老公過五六十年的,這些問題解決了之後感情的矛盾會出現,所以為了愛結婚才是關鍵。

找男人可以參考獵頭的方式,首先腦子裡必須清楚你要找的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作為CEO獵頭的時候會寫出一份候選人資質說明,搞清『認為自己需要的人』跟『實際需要的人』之間的區別。此外,還要有足夠的數量做累積,第一階段至少跟一百個男人約會,初步判斷他合不合標準,經過比較後可進入第二階段,觀察和評估他是否能夠在長遠意義上讓你快樂。

每個人的標準區別很大,但有這幾種男人是無論怎樣都不能交往的:一、已婚男人,如果一份感情見不得人,你就不該陷在裡面;二、歇斯底里、性格暴虐的人,這樣的人控制不住自己,難免會傷害到你;疑慮就意味著『不』。女人,別指望著改變一個男人,你真正應該做的是評估一個男人是否是做丈夫的料,如果不是,就忘掉他,找別的。

澎湃新聞:那你覺得『觀察』到什麼時候可以結婚了?
陳愉:你得確定他是你的靈魂伴侶,靈魂伴侶可以不止一人,但你自己選了一個。婚姻跟約會是兩回事,婚姻更像是一個小生意,兩個人互為合作關係,互為雇主雇員。但想要管理別人,先管理好自己。我認為是否選擇眼前的人結婚,可以做個小測試,問自己三個問題:1,他是否是個獨立、幸福的人?2,與他在一起是否增加了你的幸福?3,你們的價值觀是否一樣?3個問題都得到『是』的答案後,你們還要學會彼此溝通,而這至關重要。

澎湃新聞:如果沒有男人就讓自己做到代替男人,這未免有些女權主義精英談,事實上有相當大一部分人認為婚姻結合能改善生活狀態以及生活質量,對於那些收入不高、條件普通的大齡未婚的焦慮青年,你有什麼建議?

陳愉:我想不僅是女人,每個成年人的保底都是經濟獨立。至於心理上的感受,我建議可以培養一個興趣愛好,也許生活也會有轉機的。

澎湃新聞:你書裡的內容相信能獲得一大批女性的認同,但是現實是我們看到很多男性更傾向於選擇沒有攻擊性的軟妹子、傻白甜,聰明的女人會讓男人害怕,這就是長輩常說的一句話『女人厲害男人要怕的』,反而落單了,所以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嗎?

陳愉:據我觀察,我身邊那些真正優秀的男人不太會選擇傻白甜,期望那樣女人的我不知道是些什麼樣的男人。優秀的男人都會願意做女人的sugar daddy,要是關係建立在這種錢色上,相當於用錢去『買』女人的美貌,既然女人的美貌從長遠看來是在貶值的,那這樣為什麼不多換幾個女人,拿錢『租』不是比『買』划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