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致北京大醫院產科建檔難 號販子索天價

北大人民醫院貼出「建檔名額已滿」的通知。

今(2016)年是『全面二孩』放開後的第一年,又逢猴年。此前,北京市衛計委曾預測,今年北京預計將迎來30萬『猴寶寶』,分娩量創歷史新高。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今年已過大半,目前北京各大醫院婦產科的情況如何?連日來,記者探訪了北京部分三甲醫院、綜合醫院、二級醫院等發現,多家醫院持續出現建檔難。為掛產科號,不少人拿著小板凳熬夜排隊,仍沒有搶到號源;不少北京孕婦無奈之下只能選擇去河北的醫院生產。與此同時,在今年北京出重拳嚴打號販子的背景之下,不少熱門婦產醫院仍有號販子活動,甚至開出了上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建檔費用。

探訪
明年4月前預產建檔已滿

據瞭解,『建檔』是醫院接收孕婦的標誌,建上檔意味著平時產檢和生育床位得到保證。8月25日上午,記者來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瞭解孕婦建檔情況。在該院婦產科門診前,記者看到,大廳內擠滿了前來看病、掛號的人。

前來該院做產檢的樊女士告訴記者,她在今年1月份懷孕,預產期是10月份。在孩子6周的時候,曾在該院做產檢,當時醫生告訴她8到12周來建檔,可是等到孩子8周的時候,她過來發現已經建不上檔案。『後來,我又去朝陽醫院諮詢,被告知建檔人數也已經滿了,就回到家附近的一個二級醫院建了檔案。』樊女士表示,這次是在建檔的醫院檢查出有點問題,來北大人民醫院做一個複查。

記者注意到,該院婦產科大廳貼出的通知顯示:『2017年4月20日之前預產期的建檔名額已滿。』

2017年1月28日是農曆丁酉年(雞年)春節。按照預產期計算機推算,假如末次月經在4月23日,那麼預產期就是1月28日(春節);假如末次月經是7月14日,那麼預產期是在4月20日,也就是說,末次月經在7月14日以前的孕婦,在北大人民醫院已經建不上檔案。

隨後,記者又前往北醫三院、積水潭回龍觀分院、北京市垂楊柳醫院等多家醫院,發現預產期為明(2017)年4月之前的建檔名額已滿。

凌晨1點排隊也沒搶到號

作為大陸全國知名的綜合性專科醫院,北京婦產醫院一直是育齡女性產檢生娃的上選。8月25日下午,記者來到北京婦產醫院東院探訪發現,醫院產科號源到9月底已經約滿。此外,在一層產科門診前貼出的通知顯示:『因產科床位有限,預產期2017年3月之前(含3月)停止建檔。』通知時間為8月2日。

記者瞭解發現,來該院的孕婦分為兩類。一類是在該院已經建上檔案,且建檔的日期較早;一類是在外院建檔,但是由於某項檢查有問題來婦產醫院進行複查的。但是來婦產醫院複查的這部分孕婦掛號特別難,不少人將目光瞄準『特需號』。

北京婦產醫院的特需號是每天早上7點放號,週六周日只有半天號源。為掛上特需號,不少人在前一天下午就開始排隊等待掛號。

8月27日凌晨4時許,記者來到北京婦產醫院,發現門診一層繳費大廳已經臨時改成了掛號大廳。在掛號窗口前,現場已經來了35個人。這些人有的坐在小板凳上,甚至還有的挺著大肚子站在隊伍中間。

家住西壩河的魏女士目前已經懷孕6個月,此次是來婦產醫院做複查。據她介紹,為了搶到號源,她和老公晚上12點多就來了。『老公來的時候前面已經排了幾個人,他排隊,我就在車裡半躺著瞇了幾個小時,現在替他排一會兒。雖然很辛苦,可是沒辦法,要是今天能掛上號,上午就可以做檢查了。』魏女士說。

『今天產科就放1個號,他們根本排不上。』聽到魏女士說話,排在隊伍第一個的男子說道,『26日下午我就來了,5點鐘掛號大廳一開門就搶到第一個。』

早上7點整,記者看到掛號處打開窗口,不到1分鐘,第一個產科號被排在隊伍最前面的男子掛上。這時,負責掛號的醫生喊道,『產科的號已經掛完』。記者看到,不少想掛產科的人遺憾離開。

發現
號販子雇人凌晨排隊搶號源

記者瞭解發現,雖然第一名男子搶到了號源,卻不是幫自己家人掛號的。他掛上號以後,就有一名頭戴鴨舌帽的女子帶著一名孕婦走上前,這名男子將醫保卡和號交給了他們。

隨後,記者以懷孕6周也需要掛號的理由詢問這名男子可否幫忙掛號。他指了指剛才跟他說話的戴鴨舌帽女子,『我和她是一夥的,你去找她,我是她雇來負責排隊的。我不能直接和你交易。』這名男子告訴記者,他是東北人,在北京有工作,幫人掛號只是一個兼職。

這時,排在隊伍第7位的王先生走過來,他熬夜一宿也沒能幫妻子掛上號。『在這兒排隊的人都知道他是號販子,但也都敢怒不敢言。他們來得早,保安早已經把次序做了登記,你根本不敢跟他們爭。』王先生有些無奈。

上述男子聽到後笑著說,『排在第二到第四的也都是我們的人。我們掛不掛得上也是靠運氣,如果放的號多,我們都能掛上,如果放的號少,像今天就一個,我們的人也是掛不上,白辛苦。』

自稱『醫院有人』建檔費高至萬元

『你給我錢,我幫你搞定,你是掛號還是建檔啊?』看到記者在跟男子說話,鴨舌帽女子湊上來,將記者拉到大廳外,熟練地介紹起業務。

『網上9月的號源都沒有了,現場只放一個號,你能幫我搞定嗎?』記者問道。看記者不相信,鴨舌帽女子打開微信,迅速地點擊了一個名為『北京各大醫院號源資訊』的網頁給記者看。記者在該網頁看到,上面顯示各個醫院產科每週一到周日醫生出診的資訊。

鴨舌帽女子說,『你看,婦產醫院產科今天就一個醫生,是不是?你根本就掛不上,你交給姐,明天就能讓你看到醫生。』

『你怎麼能夠搞到號,是買的機器在機器上搶的嗎?』見記者不相信,鴨舌帽女子揮一揮手,說道,『我們不搞那一套,我們在醫院有人,你放心吧。你可以先把醫保卡給我,等你見到醫生,做了檢查再給我錢都行。』

『我還是不相信,你說有人,是誰?』記者接著問道。鴨舌帽女子一仰頭,『那不能告訴你。』隨後,記者問鴨舌帽女子建檔需要多少費用時,鴨舌帽女子表示,『月份越大,費用越高。你現在懷孕6周,預產期得明年4月左右,連掛號、建檔姐收你3000塊錢。』

記者表示費用太高,能不能再便宜一點。鴨舌帽女子隨即拿出手機打開微信聊天記錄。指著給她轉帳1萬元的名為『王姐』的備注稱,『你看,前天我才幫人搞定的,收了1萬元。我跟你沒多要。』

探因
孕婦多號源少『雙難』疊加
排了一晚上隊,也掛不上號,為什麼?

北京婦產醫院導醫台值班護士告訴記者,雖然排了一晚上,但由於號源緊缺,不是每位孕婦都能成功掛上。她告訴記者,今年來醫院生產的孕婦比往年增多,有的孕婦可能懷孕三四個月才發現,這樣的情況在這兒很難建上檔。

此外,如果預產期在3月以後,理論上是可以在這裡建檔,但是由於首先需要先掛一個醫生的號做產檢,如果掛不上號要想建檔也特別難。

『掛號時,醫院不顯示醫生的姓名,當使用其他預約或者掛號的方式進行預約時,可能產生未將孕婦分配到對應科室的情況,在此種情況下,其他科室是不予就診的。同時,此前在這裡建上檔案的孕婦,醫生會給他們預約下一次產檢的號源。因此,號源特別緊張。』據她介紹,另一個原因是今年來醫院生產的人太多。

上述護士說道,如果孕婦是在別的醫院建檔在這裡做複查,假如沒有內部轉診,掛號也很難。『因為醫院的號源有限,為了保證質量,所以每天放多少號都是有限定的。』

相比於現場排隊掛號,如今不少醫院開通了網上預約掛號平台,患者透過手機APP或微信均可預約掛號,但孕婦建檔仍然面臨一號難求的情況。

今年28歲的王女士即將今年迎來第一個寶寶,在查出懷孕半個月後,便決定儘早建檔。據王女士介紹,因為北京婦產醫院知名度高,所以就想在這裡建檔。

『我老公去婦產醫院熬了兩夜也沒有掛上號,所以我們就打算在北京114預約掛號平台上掛號,9點放號,我們9點整進去,就發現到9月30號的號源已經掛滿了。』

『普通門診和特需門診開放掛號時間雖然是早上,如果要是自己去掛號,至少要當天凌晨的3點到4點就去排隊,如果等到快開放時再去排就晚了。』北京婦產醫院在窗口掛號的醫生稱,『如果是用APP搶,搶著了就有,搶不到就沒有了。』

變化
北京孕婦轉向燕郊生娃

記者連日探訪發現,由於北京各大醫院建檔緊張,不少北京孕婦無奈之下只能轉向到河北燕郊生娃。8月26日上午,記者在國貿附近乘坐817路公車前往河北燕達醫院時,遇到一名在國貿附近上班的孕婦。她告訴記者,自己姓段,今年32歲,目前胎兒已經8個月。

在懷孕4個多月的時候,她去通州婦幼保健院建檔,發現名額已滿,隨後又去了朝陽醫院,也沒有建上檔。後來聽說河北燕達醫院人少,就過去試一試。沒想到很快就建了檔。

隨後,記者來到位於燕郊的河北燕達醫院。與北京大醫院裡到處都是人的場景不同,這裡的患者不多,二層的婦產科門口坐著七八個孕婦。

預產期在今年10月份的李女士告訴記者,她今年生的是第二胎。老大是個女兒,已經7歲了。平時和老公在北京工作,但房子買在河北,家距離燕達醫院一公里左右。

李女士介紹,她在懷老大3個多月時在北京婦產醫院建的檔。所以這次懷老二時就沒太擔心建檔的事。沒想到,等她發現懷孕已有一個多月去婦產醫院建檔時已經建不上了。

李女士表示,在燕郊醫院建檔人少,不用排長隊,但是生孩子報銷比較麻煩。『在北京生一個孩子順產的話是8000元多,而且可以實報實銷,但是這裡需要先墊付1萬多,然後再拿著相關文件去單位報銷,比較麻煩。』

燕達醫院北京孕婦增3倍

河北燕達醫院婦兒中心經營主任柴濤表示,與去(2015)年同期相比,今年燕達醫院婦產科孕婦的分娩總量超出3倍左右,個別月份像9月預計要突破4倍。而生二胎的占到70%左右。其中,在北京上班的孕婦占總量的三分之二左右。假如孕婦有150個的話,有100個是在北京上班的。

柴濤介紹,燕達醫院孕婦的特點是在北京上班但是在燕郊住。『從每個月的分娩量和建檔量來看,以今年4月份當月為例,分娩量是144例,建檔一般比實際分娩量多30個左右,且基本上都是在北京上班在河北住的。此外,我們這邊給孕婦建檔比較寬鬆,不像北京有嚴格的控制,一般來講能來的儘量收。而且,產檢的範本和朝陽醫院、北京婦產醫院都是統一的,從8周建檔到40周分娩,一般要查13次左右的產檢。』

在醫院的病房優勢上,柴濤告訴記者,燕達醫院的產科病房比較寬鬆,沒有那麼緊張。『醫院分為普通病區和西病區。普通產科病區是一個房間兩張床,但是房間比北京醫院的房間大2到3平方公尺。西病區是專門為產科準備的,共有17間,一個房間一張床,裡面有彩電冰箱、微波爐、沙發等,類似於一個小型賓館。』

柴濤表示,之所以北京的孕婦前來河北燕達醫院生孩子,是因為燕達醫院是京津冀一體化的試點醫院,與朝陽婦產科是共建關係,是三級醫院。而且跟天壇醫院、首都兒研所、北京中醫醫院都是共建醫院。

記者瞭解到,早在2014年11月,燕達醫院就已納入北京區縣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定點醫療機構,報銷範圍和專案統一按照北京市各區縣現行政策規定執行。隨著京津冀三地異地就醫即時結算平台建設即將完成,預計到今年10月1日將有望在京津冀實現異地就醫即時結算。這對於到燕郊生孩子的北京孕婦來說,也將是一大利好。

應對
助產機構每週報告空床數

據大陸國家衛計委統計資料顯示,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後,目前1.4億已生育一孩的已婚育齡婦女中,新增可生育二孩目標人群約9000萬,其中40至49歲人群占50%。此前,市衛計委曾預測,今年北京預計將迎來30萬『猴寶寶』,比常年多出生約6萬,分娩量創歷史新高,其中新出生人口中30%左右為二孩。

但市衛計委坦言,全市的助產服務資源總量和優質資源相對不足。截至2015年底,北京共有助產機構129家,產科床位4907張,從事產科工作人員7033人。根據國家床位周轉率標準,若要保障高峰月份分娩,產科床位和工作人員都存在缺口。據統計,2015年下半年,北京孕婦建檔數比上年同期增加40%以上,而今年2月起,連續6個月月建檔數超過3萬。

為緩解生育分娩壓力,市衛計委要求各助產機構加強產科建設,並提出切實可行的方案。透過調整床位資源,增加產科床位供給,並相應增加產科醫護人員配置和產科門診建檔數量,優先保證本區常住孕婦建檔分娩。

針對目前有孕婦跑了幾家醫院建不上檔的問題,市衛計委老年與婦幼健康服務處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後孕婦在社區建立母子健康手冊時,就能瞭解轄區還有哪家醫院有空檔,可以接收。據介紹,目前,衛生計生部門已經調整了資訊化報送內容,要求各個助產機構要每週報告空床數,有沒有接收孕產婦能力等情況。

政府或購民營助產服務

此外,今年,本市還將建立市、區危重新生兒救治轉診網路,各區將加強轄區危重新生兒搶救指定醫院能力建設,完善危重新生兒轉會診管理制度。同時,實施孕產婦危重症個案網上申報,加強孕產婦妊娠風險評估和高危孕產婦專案管理。

市衛計委還透露,必要時將啟動政府購買民營機構助產服務,增加資源供給。目前,具體方案正在研究中。不過,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只有當二三級公立助產機構的接收能力達到100%,完全飽和才會考慮購買民營機構助產服務。透過政府引導、宣傳、建立轉診關係,引導孕婦到民營機構分娩。而在價格方面,如果民營機構想參與政府這項服務,需要先降價。具體如何降價,還在研究中。

專家觀點
推進分級診療讓建檔更透明

今年以來,從大陸國家衛計委到北京市衛計委都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嚴打號販子,而面對持續出現的孕婦建檔難問題,婦產醫院的號販子仍未絕跡,甚至明目張膽地開出天價建檔費,導致這一情況出現的原因是什麼?

醫院管理專家左立安表示,一方面,市場有需求,號販子能掙到錢能獲得高額的回報,因此願意冒這個險。另一方面,雖然有醫院可以派保安盯著,但是真正杜絕號販子也不太現實。『醫院沒有執法權,遇到號販子只能報警或者讓保安留意。』左立安進一步補充道,也不排除有些號販子跟醫院是有利益關係的,所以從根本上杜絕是很困難。

左立安分析,婦產醫院出現掛號難、建檔難的問題,首先,這是一個供需矛盾的問題,有的醫院人特別少,可以排上號,但是患者不信任,都想去大醫院,所以就導致大醫院人滿為患。其次,三甲醫院的接待能力、床位數、醫院團隊都是飽和的,患者增多,他們也沒有辦法。能將在醫院建檔的孕婦服務好,已經很不錯了。這是供需矛盾和分級診療需要解決的問題。

『破解掛號難的辦法還是要靠分級診療進一步地推進,慢慢去改變人的意識。』左立安說。

今年2月,市衛計委提出將制定量化分級預警指標,建立各區建冊社區、一二級助產機構、三級助產機構和區級危重孕產婦搶救指定醫院網格化對接關係,明確三級助產機構接診標準,嚴格執行孕婦分級建檔。左立安認為,應進一步建立精細化的產科門診管理體系,以更為公開透明的方式建檔,對號販子等非法倒賣醫療資源的行為,加大督查打擊力度。

關於在外院建檔,去大醫院複查掛不上號的問題,左立安表示,這還是體系需要完善的問題。他認為,二級醫院應該有一個上級醫院。患者如果有問題,可以直接預約上級醫院的號,二級醫院和大醫院有綠色通道。將來這方面還是需要去完善。

他表示,患者需要大醫院的幫助,應該是醫院和醫院需要解決的問題,不能推給患者,患者很難解決這個問題。


北京婦產醫院特需門診處等候的孕婦很多。


8月28日凌晨5點,北京婦產醫院掛號處排起長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