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電信詐騙之鄉!福建安溪村民:要怪就怪海峽那邊

長坑鄉路邊,新建的小樓房。

福建安溪產茶,安溪人善於吃茶。最近,陳文輝等人『騙死山東女生』的事,讓安溪人又多了一道下茶的小菜。只是聊到最後,他們都很憤慨:『就是這群「老鼠屎」,壞了安溪一鍋湯』。

根據封面新聞報導,憤慨的焦點,是安溪頭上那頂『電信詐騙之鄉』的帽子。帽子由本縣長坑鄉和魁鬥鎮部分人親手為他們戴上——

火爆時,這些人曾在一天之內向大陸全國發出上百萬條詐騙簡訊。2012年,有的村莊同時被抓走20人。該縣政法委相關負責人就曾對媒體表示,光是魁斗鎮就被查出3791位嫌疑人,長坑鄉人口是魁鬥鎮的3倍,可能更多……

這是個令人驚嘆的資料!一個被詡為『大陸茶都』的地方,何以能摘下『電信詐騙之鄉』的帽子?8月28日,記者深入安溪縣長坑鄉、魁鬥鎮進行了詳細走訪。

電信詐騙成致富手段,有人建樓買小車

『你到哪裡?長坑鄉啊?5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不講價!』專營野的生意的許長順(化名)從車窗內伸出5根手指頭,一口咬定,安溪縣城到長坑鄉的村莊,低於500元不走,並且只送到村口。

『他們看見我把外地人往村裡載,會不高興的。』他解釋。對於外地人到安溪縣長坑鄉,這個有著10年野的從業經驗的中年男人似乎已經摸出了門道,『只有兩種人,一種是來談茶葉生意的,你不像;另一種就是記者』。

他說他這些年拉了不少記者,都是去安溪縣各個鄉鎮採訪電信詐騙的。這次也不例外,『你是不是因為白瀨鄉那個人(陳文輝)來安溪的?這條新聞,安溪人都知道。』

從安溪縣城到長坑鄉,近60公里路程,車輛前行20多分鐘便開始爬山。山路兩旁,茶樹綠得發亮,錯落有致的田間點綴著具有典型閩南特色的民房。遠遠望去,美得像幅畫。

但許長順不這樣認為。在他眼裡,這些看上去很美的茶田和閩南民房,並不能說明安溪人的生活有多富有和安逸。相反,『不少人活得戰戰兢兢』。

『要怪,就要怪對岸的那些人。』他伸手朝東南方向指了指。東南方向,穿過海峽,是台灣。那裡有著200萬從安溪縣過去的人。

『一開始,就是那些人搞電信詐騙,然後帶著安溪的親戚搞,再後來,安溪人自立門戶,越搞越大。』他說,作為安溪本地土生土長的人,電信詐騙是怎麼進入安溪的,本地人『清楚得很』。類似的話,記者在安溪縣其他地方採訪時也聽了不少。

一家做當地特色小吃的老闆告訴記者,當年大陸通訊行業並不發達,手機還不普及,但台灣已經很普及了,台灣的嫌疑人就帶領安溪的親戚,成立團夥,分工明確,先騙台灣的人,後來逐步擴到大陸。再後來,慢慢延伸到大陸全國,甚至國外。

『尤其以長坑鄉和魁斗鎮為多,有幾年,公安進村裡抓人,一抓就是一大批。』許長順說。


長坑鄉。

樓房林立,部分村莊年抓20人

安溪縣長坑街上,小樓房比比皆是。曾經,安溪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而現在不一樣了,安溪上演『山鄉巨變』,已位居縣域綜合實力大陸全國百強縣第68位。

長坑鄉南斗村,道路兩旁,低矮的瓦房正被一幢幢新建的樓房淹沒,一副小康景象。但許長順說,這些樓房,有一部分是『靠電信詐騙建起來的,就是這些人心裡戰戰兢兢』。

樓房前三三兩兩坐著些上了年紀的村民和孩子。見有陌生人拍照,他們阻止。記者向他們打聽村長家的位址,一位中年男子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反覆問幹什麼的,最後才不太情願地說,往前走一公里再問。

再走,再問,遭遇好幾個人異樣的眼光後,才在路邊一間很容易分辨的二層小樓處找到村長的家。不過,他不在。『現在基本沒有了,我們天天都在搞宣傳。』

接通電話後,村長先否定了村裡還有人搞電信詐騙的說法,『防止電信詐騙是我們的重點工作,力度很大』。

對於『基本沒有』的『基本』二字,他沉默了幾秒,說2012年以前確實有,當年公安來村裡,『一口氣抓走了10多人,有的已經放出來了,有的還在坐牢』。

從南斗村出來,前往月眉村,一路上,也能見著不少正在修建的樓房,茶田內有人正在採摘。但問起『電信詐騙』的事,他們臉色一變,不願多說。

村長陳金河對封面記者說,他於去(2015)年當選,走馬上任的第一天,接到的工作就是去村裡做打擊電信詐騙的宣傳。『具體抓了好多人我不太清楚,但是這麼多年來,全村4300多人,估計有30個進(監獄)去的。』

福春村的建設則不如南斗村和月眉村,多是小瓦房,村長大方承認,村內的確有不法之徒利用山區隱蔽的環境搞電信詐騙,2012年,有公安到村內抓人,同一時間就抓走20多人,還繳獲不少天線和發射器。

珊屏村村長劉騰樹則向記者反覆強調,『現在沒有了,現在都在認真種茶葉,金盆洗手了』。問及村裡有多少人因搞電信詐騙被抓,他欲言又止,不太情願地說,『七八個吧』。而搞電信詐騙的原因,是『近幾年茶葉價格普遍下降,從2007年起,一年不如一年,有些年輕人就走上歧途了』。

日發詐騙簡訊100萬條,曾出現排隊取錢的『繁榮』

上述4位村長向記者提供的資料,許長順並不同意。他說,2004年至2012年這七八年,是安溪縣電信詐騙的高峰。這些詐騙比較典型有幾種,一是『中獎了』、二是『猜猜我是誰』,還有一種就是『購買六合彩特碼』。

『我表哥,安溪縣本地人,還不是被「猜猜我是誰」騙了。』他說,他表哥在縣城做蔬菜生意,2008年接到一個『老同學』電話,對方稱剛從內蒙回來,正在廈門來安溪的路上,想與他見一面。口音是地道的福建泉州口音,表哥還興奮地張羅著晚上請客,結果『老同學』在快到安溪縣城的高速路上『出了車禍』,請表哥轉7000元現金過去救急……並且,表哥還真匯款了。

『我也接到過很多電話嘛,但是我從來不信,我說你先打100元話費給我。』許長順說,5、6年前,作為安溪本地人,他平均每兩天至少也要接到一條『中獎』的簡訊。

此前,媒體曾公開報導,福建安溪縣內有一段時間,平均每天往外發出的電話短訊超過100萬次,設在魁斗鎮的行動電話通信基站曾是『全亞洲最繁忙的行動電話通信基站』,安溪縣行動公司曾數次對這裡的通信基站進行擴容,但還是難以滿足通信需要。

茶山腳下,典型的閩南居民正逐漸被小樓房替代。在魁斗鎮和長坑鄉的銀行,也曾一度出現排隊取錢的『繁榮』景象,安溪縣相關部門甚至對取錢行為進行控制,全縣17個銀行自動櫃員機被勒令暫停使用,其餘的18個全部安裝了高解析度的網路攝影機。

安溪縣政法委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便介紹,魁斗鎮曾被排查出可疑人員3791名,而人口比魁斗鎮多了3倍的長坑鄉,其可疑人員無疑就不止這個數。

8月28日,記者致電安溪縣移動公司瞭解近兩年來的情況以及一部手機每日可發的詐騙簡訊資料,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沒有作過統計,不太清楚情況。

而媒體公開報導的資料則顯示,2013年3月,與安溪縣同屬於福建泉州市的南安市公安抓獲犯罪分子承認,他們的手機一秒鐘可發2條簡訊,一天24小時可發17萬條簡訊。『哎,搞什麼詐騙嘛,我最反感這種人,掙多掙少都是生活,犯法肯定是逃不掉的。』對於白瀨鄉陳文輝等人詐騙山東女生徐玉玉一事,許長順感慨地說。

屢犯屢抓,菜口袋都印上『打擊電騙』

除了種茶之外,部分長坑鄉人以做麵線為生。10餘年來,電信詐騙屢禁不止。來自公安部的資料顯示,2014年大陸全國電信詐騙發案達40餘萬起。2013年,北京因通訊資訊詐騙犯罪導致群眾經濟損失13億元,浙江近8億元,上海為5億元,重慶為3億元,天津為1.8億元,長沙為1.16億元。

儘管這些資料並未說明福建安溪縣涉案的比重,但安溪『電信詐騙之鄉』的帽子卻被扣得死死的。為了擺脫這頂帽子,安溪縣也曾想了很多辦法。

來自安溪普法網的由安溪縣依法治縣辦於2013年05月發布的一條資訊便顯示,為了全面遏制電信詐騙犯罪,安溪縣長期舉辦各種打擊電信詐騙法制學習班、各鄉鎮綜治辦還與重點管控對象簽訂自覺學習打擊電信詐騙法律法規知識,鄉鎮司法所也會同綜治、公安、文化、駐村工作者,組成法制宣傳小分隊深入田間地頭宣傳。

記者想就近兩年來打擊電信詐騙的情況,採訪安溪縣相關部門,但由於是週末,未能聯繫上。

不過,今(2016)年4月26日,安溪縣已經成立了專門的反詐騙中心。政府發布的消息顯示,該中心由公安、銀行機構、通信運營公司合署辦公,形成從接處警到涉案資金攔截、涉案號碼封停、案件查證打擊一體化,最大限度地擠壓電信詐騙的犯罪空間。中心下設案件處置室、金融防控室、通信防控室、研判打擊室,人員由公安,銀行、通訊等部門派員組成,實行24小時常態化工作模式。

而在珊屏村,村長劉騰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拿出一根紅色的買菜的口袋說,這是鄉上出資印刷的口袋,每週一次,在村裡的市場上免費分發,『做了很多打擊和防範的工作』。口袋上,赫然印著『打擊電信詐騙、構建平安長坑、共用美好家園』的字樣。

『除了派發宣傳冊外、張貼標語,我們村也成立了一個老年協會,每隔2天,請老年人到挨家挨戶看看,有哪些年輕人不在家,幹什麼去了。如果離開家了,我們要聯繫他們,還要向鄉上彙報。』月眉村村長陳金河補充道。

不過,在安溪縣城和魁鬥鎮、長坑鄉以及『騙死女生』頭號嫌犯陳文輝家所在的白瀨鄉街道上,記者卻並未看到網上說的『滿街都是打擊電信詐騙的標語』。對此,珊屏村長劉騰樹解釋,『發下去了』。


珊屏村長向封面新聞記者介紹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