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犯16年漂白路 從掃地僧到住持、政協委員

8月12日上午,安徽鳳陽龍興寺住持被警方帶走。

『一年、十年、十幾年,他一直在這裡修行,在這個期間確實為寺院做了很多事情,這些事情都是為人所讚賞的,這個時候,你認為功過能相抵麼?』

根據剝洋蔥people報導,毫無預兆,8月12日上午,多名便衣以及穿制服的員警來到安徽滁州鳳陽縣龍興寺,把住持廣聞法師押上了一輛黑色轎車。

這是安徽蚌埠警方實施的一次抓捕行動。被帶走時,廣聞法師身著白色寬鬆上衣、黃色僧袍褲子,沒有任何反抗,表情平靜。從此,他苦心隱藏十六年的身分曝光——殺人犯。

警方對廣聞法師進行了就地突審,廣聞當場承認了自己過去的身分和犯罪事實。2000年11月,他夥同四人,殺死三人;身背命案,他從黑龍江大慶逃至安徽,改名孫洪濤,輾轉兩個寺廟,最終在龍興寺紮根,並從掃地僧做到縣政協委員、寺廟住持、佛教協會會長,成為當地佛教界頗具影響力的一位人物。

『所有人都很詫異』,鳳陽縣民族宗教事務局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說,『我聽他口音跟當地人一樣,工作中也肯幹、很負責任的一個人,誰能想到他有這種事?』

三條人命

8月20日,星期六下午,龍興寺的臨街大門只開了三分之一,遊人不多,檢票處的工作人員靠在桌邊打盹。龍興寺地處滁州市鳳陽縣城,與蚌埠市交界,前身是朱元璋出家禮佛的皇覺寺。

住持廣聞被帶走第二天,省、市佛協調來了新的臨時負責人,果敬法師。一個多星期以來,果敬極力維護寺院日常運行及僧人生活不受影響,『佛門本是清靜地,原本的秩序因為這樣一件事被打亂了,我不想讓別人一提起龍興寺就想起殺人犯。』果敬對記者說。

寺裡的僧眾對廣聞的過往知之甚少,相處多年,只知他是東北人,從未見他回過家或與家人聯繫,更不知這個身高172公分,身寬體胖的出家人,是一名命案逃犯。

知情人透露,廣聞法師原名張立偉,黑龍江大慶人。十六年前,2000年11月8日晚11點半,張立偉夥同四人,攜帶管制手槍和尖刀闖入薩爾圖區的一家俱樂部,用刀捅死三人。

殺人後,張立偉逃脫,成為警方懸賞緝拿的通緝犯。不過,16年來,他從大慶逃至安徽,漂白了身分,有了新戶籍,更名孫洪濤。

安徽九華山百歲宮的一位僧人向記者回憶,2001年2月11日,兩男一女來到了寺裡,作為香客在寺中接住兩日。這三人便是張立偉以及他的父親、姐姐。

據百歲宮當年的寺廟留住登記簿顯示,三人只登記了張立偉父親一個人的身分資訊,緊挨著的下一行只姓名欄寫了『孫洪』兩個字。百歲宮方丈慧慶法師說,『我們這一起來的幾個人登記一個身分證就行,所以他應該是寫了兩個字又劃掉了。』

慧慶法師現任中國佛教協會副秘書長、安徽省佛教協會第一副會長,曾任包括鳳陽縣龍興寺在內的安徽省十多家寺廟住持。8月12日廣聞被帶走後,有報導稱張立偉2000年在九華山出家,拜慧慶為師,慧慶否認了這個說法,『他跟我沒有相幹。』慧慶法師把當年百歲宮的出家登記本翻出來,上面確實沒有張立偉或孫洪濤的名字。

張立偉雖未在百歲宮出家,但據寺裡一位出家多年的僧人向記者介紹,張立偉2001年曾在百歲宮待過一段時間,一開始在廚房幫廚,後來在景區門口賣票檢票。

這位僧人印象中,張立偉性格豪爽,愛說愛笑,跟周圍人關係都很好。『他也沒有刻意低調,看不出有什麼不正常。』這位僧人記得,大概大半年以後,張立偉在景區入口檢票與拒絕購票的遊客發生衝突,隨後離開百歲宮去了龍興寺。


安徽鳳陽龍興寺。


在九華山百歲宮2001年居客登記冊中,發現了張立偉父親的名字。

洗白與發跡

2002年,張立偉來到鳳陽龍興寺,過上了一般逃犯不敢奢望的安定生活,甚至逐步走上自己人生的巔峰。至於張立偉如何透過審查在龍興寺順利出家,由於年代久遠,龍興寺當年的負責人已無從聯繫。慧慶透過瞭解得知,張立偉未曾正式拜師,在龍興寺私自剃頭出家,並給自己起了法號廣聞。

1993年10月起施行的《全國漢傳佛教寺院管理辦法》規定:出家須本人自願,父母許可,家庭同意。寺院對要求出家的人,需查明身分來歷、認定符合出家條件,方可接受留寺。皈依的人,還需填表登記個人姓名、簡歷及介紹人等,交寺院保存。

慧慶向記者坦言,2000年的時候,寺院對出家人的審核沒有這麼嚴格,一般只需查驗登記身分證。據寺裡的僧人回憶,廣聞起初只是掃地僧,因為人緣好、會管理,後來做到殿堂主管、客堂師父,負責的事務越來越多。

在縣民宗局工作人員印象中,2007年前後,龍興寺大大小小的事就開始由廣聞出面打理。當年,他當選為鳳陽縣政協委員。

2008年,在龍興寺一步步發跡的逃犯張立偉,完成了身分洗白的最後一步——警方消息,2008年3月11日,張立偉以孫洪濤之名在阜陽市公安局潁州區馬寨派出所取得了戶籍。同年,他成為滁州市佛教協會副會長、滁州市政協委員。記者致電馬寨派出所,相關負責人表示對此事並不知情。

2011年,廣聞作為寺廟主要教職人員要在縣民族宗教事務局備案。民宗局工作人員說,『當時我們查驗了孫洪濤的戶籍和身分資訊,和他本人比對沒有任何出入。』2014年,透過寺院僧眾推選,前任住持推薦,廣聞透過鳳陽縣佛教協會審核,並向縣民宗局報備成為龍興寺住持。

廣聞來之前,寺廟破敗,當地人記得,過去都是低矮老舊的屋子。廣聞成為主持後,修繕了寺廟大門口的牌坊、客房和齋房,化緣籌款新建了七佛寶塔、地藏王殿、五百羅漢堂龍興書院文化長廊。

2015年6月,滁州市佛教協會第三次代表會上,廣聞受大會委託致開幕詞;並在2016年3月,鳳陽縣佛教協會第三次代表會上,當選為鳳陽縣佛教協會會長。


龍興寺住持廣聞法師(右一)在參加活動。

『贖罪?』

在日常生活中,廣聞並沒有刻意回避與外界的接觸以減少曝光,相反的,他積極參與公共事務,頻繁出席寺廟內外大小活動。

他曾與九華山百歲宮方丈慧慶法師、龍興寺現住持果敬法師共同出席2015年安徽省九華山百歲宮三壇大戒法會、安徽省宿州市地藏禪寺奠基慶典法會等活動。

『他平時出門都是坐小車,沒什麼查驗身分的地方,不容易暴露,』寺廟裡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說,『他這次是去辦出國手續,照相按手印的時候被發現了案底。』

據媒體報導,8月10日,蚌埠市公安局龍子湖分局刑偵大隊重案隊透過人像對比,確認孫紅濤就是大慶市網上通緝的命案逃犯張立偉。

龍興寺景區門衛印象中,住持每天過來過去都會打招呼。他說,廣聞在龍興寺30多名僧人中口碑尚可,為大家改善了居住生活條件和相關待遇。

據安徽省民族宗教事務局官方網站介紹:龍興寺多年來在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以及助學敬老等公益事業中慷慨解囊達百萬元人民幣。

縣民宗局工作人員說,從2015年起,廣聞開始資助兩個失去父母的農村貧困兒童,按月打生活補助,『他說要資助到兩個孩子大學畢業。』慧慶法師對記者說,『他出家以後沒有做過違反國家法律、危害社會的事,他做這些好事,應該是在贖罪。』

龍興寺依一座小山而建,對面是鳳陽縣汽車站。從鬧市中的大門進去,要走一段十分鐘的上坡路才能看到廟宇。這是一條長達一公里的石板小路,兩側草叢茂密,行道樹交相掩映,不時傳來蟬鳴鳥叫,襯得古寺更顯清淨深幽。

這條路張立偉走了十五年,穿梭於塵世與空門之間。果敬師父說『一年、十年、十幾年,他一直在這裡修行,在這個期間確實為寺院做了很多事情,這些事情都是為人所讚賞的,這個時候,你認為功過能相抵麼?』他給不出答案。

龍興寺裡有個小門通往福壽庵,清朝時候供來龍興寺拜謁的女眷休息。這裡的低矮逼仄與龍興寺的宏偉氣派像是兩個世界。庵裡的一位老師父甚至不知道隔壁住持被抓。聽到這個新聞,她嘆了口氣說『佛教我們懺悔,他如果誠心懺悔,應該去自首。』


進入龍興寺有一條石板路,廣聞每天從這裡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