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詐騙之鄉」整村行騙 以騙不到錢為恥!

頭號嫌犯陳文輝的父親提及兒子犯錯,痛哭流淚。

山東准大學生徐玉玉被騙猝死案發生後,福建安溪過往的灰暗歷史被重新挖掘出來。在之前的媒體報導裡,安溪被稱為『詐騙之鄉』。高峰時期,每天從這裡發出的詐騙短信多達數百萬條。

根據新京報報導,近年來,當地政府對電信詐騙持續打擊,一些安溪人轉移至外地重操舊業。此次徐玉玉案,6名嫌犯便是在江西實施。

何以安溪的電信詐騙屢禁不絕?多位受訪人士認為,是一些人的價值觀出現問題。詐騙者對自身詐騙行為道德要求普遍較低,有人甚至認為這是一種謀略。泉州市一位多年參與打擊電信詐騙的警察說,他們不以詐騙為恥,而『以詐騙不到錢為恥』。

『詐騙在他們眼中,成了一種職業,僅僅是謀生的手段,所以出現一家人甚至一個村都在詐騙。』這位警察說。

『詐騙之鄉』

8月19日,山東省臨沂市高考錄取新生徐玉玉被犯罪嫌疑人以發放助學金名義,透過電信詐騙騙走99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案發後,徐玉玉在報案回家途中暈倒,出現心臟驟停,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公安部通報的嫌犯資訊顯示,徐玉玉案共涉6名嫌犯。6名犯罪嫌疑人中,有5名來自福建。唯一的非福建人是19歲的熊超。公安部公布的資訊顯示,他的戶籍地在重慶豐都。但媒體實地探訪後發現,熊超兩歲時便跟隨父親到了福建,並一直生活到現在。

5名福建人,有3名來自安溪縣,另兩人來自永春縣,安溪縣和永春縣相鄰。安溪位於福建的東南沿海,隸屬泉州市管轄,是典型的山區,境內山多地少,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說。安溪漫山遍野都是茶園,當地最著名的特產是『鐵觀音』,安溪人更願意稱自己為『中國茶都』。

因為徐玉玉案發,安溪過往的灰暗歷史被挖出。至少在十多年前,該縣便被媒體稱為『詐騙之鄉』。據2004年《瞭望周刊》報導:安溪是大陸手機短信詐騙的『大本營』,設在魁斗鎮的行動電話通信基站曾經是『全亞洲最繁忙的基站』,在短信詐騙高峰期間,安溪境內一天發出的手機短信達上百萬條之多。

電信詐騙上世紀九十年代起源於台灣,因此又被稱為『台灣式詐騙』。在台灣警方打擊下,本世紀初開始向大陸轉移,福建成為首選之地。媒體報導稱:2003年前後,部分福建藉團伙成員在掌握詐騙套路後另起爐灶,以家族關係為紐帶,使電信詐騙犯罪迅速本土化。

其後,電信詐騙的手法不斷翻新。安溪一位知情者介紹,像此次徐玉玉案,6名嫌犯所採用的手法已經是比較『低級』的,冒充國家工作人員發放補貼是幾年前的詐騙手法,現在最新的招術是假冒博彩網站詐騙。

今(2016)年3月,廣東破獲了一起假冒博彩網站詐騙案,涉案金額達1.4億,日均萬餘人被騙。警方證實,該團伙11個股東全部來自福建安溪長坑鄉,其中多人有詐騙前科。


一位村民從魁斗鄉司法所旁經過,司法所牆壁上有打擊電信詐騙的標語。

90後騙90後

6名嫌犯的照片公布之後,人們發現,這是一張張幾乎和受害者徐玉玉同樣稚嫩的面孔。他們年紀最大的35歲,最小的19歲——只比徐玉玉大1歲。他們中間,『90後』就有3人。有媒體因此評論說:90後騙90後,『相煎』何急!

頭號嫌犯是長著一張娃娃臉的陳文輝,他今年年底才滿22歲。一位認識陳文輝的當地人說,陳文輝牽頭與同村的陳福地一起,組織了這個詐騙團伙。團伙成員除了幾名同鄉還有一位工友—一起打工時結識的熊超。

這幾位嫌犯有著幾乎同樣的成長經歷和生活環境。他們出身貧寒,不愛學習,未及成年便出門打工,然後早早的結婚生子。陳文輝的家建在安溪縣白瀨鄉的一個山坡上,一幢3層紅磚樓房,這幢房子10多年前便已開建,現在看起來仍未完工。

陳文輝一位親屬告訴記者,陳初中沒畢業便輟學,後來跟人外出打工。還不滿22歲,陳文輝已是兩個男孩的父親,大兒子兩歲,小兒子幾個月前剛剛出生。

最後自首的嫌疑人鄭賢聰與陳文輝的經歷相似。他家住在永春縣達埔鎮達山村,一棟二層樓房,房子同樣沒有完工,澆灌樓頂的木頭支柱至今還未撤掉。鄭賢聰家中也沒有什麼像樣的電器,除了一台冰箱外,就剩下一台鏽跡斑斑的落地電扇。

在村民印象中,鄭賢聰不愛說話,吃不了苦,老想著賺大錢。一位村民回憶,鄭賢聰甚至連小學都沒畢業,他最多讀到小學三四年級。鄭早婚,生下了3個孩子,但後來不知何故,妻子與之離婚。

團伙中的另一嫌疑人鄭金鋒與鄭賢聰在一個村,鄭金鋒的條件要更差一些。『他其實現在都沒有房子住的,住在大哥家裡,因為以前的老房子實在太破了。』一位村民說。

鄭金鋒有一兒一女,在兒子5個月大的時候,鄭金鋒的妻子帶著女兒離開了他。6名嫌犯中,年紀最大的黃進春狀況最為糟糕。和團伙裡其他早婚的『小伙伴』相比,今年35歲的黃進春至今沒有成家,家中還是二三十年前建的土坯房。

2013年,黃因使用信用卡透支了5萬多元,被銀行訴至法院。其後,黃被法院列入強制執行名單,但因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執行程式終結。


頭號嫌犯陳文輝簡陋的家。

曾經的影子

幾乎從徐玉玉案一開始,安溪人陳俊便注意到這條新聞。他從6名嫌犯身上看見了自己曾經的影子:家庭困難、初中輟學、打工沒掙到錢,然而鋌而走險,加入電信詐騙。

今年29歲的陳俊曾是一個詐騙團伙的小頭目,他和堂哥、表哥、表弟等4人一起組建了這個詐騙團伙,他們先是創辦了一個高仿的證券公司網站,並在網站上登出『證券權威專家理財,提供股票預測』等資訊,幫助受害者推薦股票。

『10個人中間,總有一兩個人推薦的股票是漲的』,陳俊說。騙得受害者信任後,他們會以加入會員需要繳納會員費、入股資金的名義,騙取對方錢財。不長時間,這個團隊便進帳30多萬,直至警察破門而入。

和陳文輝一樣,陳俊也出身在貧寒之家,他的童年記憶裡,度日的艱辛伴隨著父母無休止的爭吵。

陳俊記得自己七八歲時,便開始在村中的私人鞭炮廠打零工。小孩子可以幫助插引線,從早上8點開始,一直到晚上12點左右。每天,陳俊能夠完成1萬個鞭炮,他可獲得5元錢的報酬。

初中一年級,陳俊輟學。他進到了一家服裝廠,主要工作是『踩商標』——衣服好了之後,將商標打上去。這個工序是透過腳上的機器完成,踩一次就完成一枚商標。這個動作,陳俊每天要重複至少一萬次,『時間長了,屁股被磨得生疼』。

幾年的打工生涯,陳俊沒有掙到什麼錢,當時鐵觀音的價錢不錯,陳俊就回到家中幫助做茶葉。

後來,鐵觀音價格一路下跌,從最高三五百元一斤,跌到幾十塊錢一斤。陳俊覺得做茶沒有出路,開始琢磨怎麼才能賺錢。他說,一例反詐騙的新聞讓他『靈機一動』,很快透過網上聯繫到了一位專門從事電信詐騙的『老闆』,陳俊的網上詐騙之路由此開啟。

安溪縣政法系統一位人士介紹,當地從事詐騙的人具有年齡低、文化程度不高、經濟條件差等特點。


今年4月,安溪成立反詐騙中心,這樣的組織在縣城並不多見。

扭曲的『詐騙觀』

原泉州市政協委員,福建志立律師事務所主任魏正介紹,近幾年,特別是打擊電話詐騙行動以來,安溪本地詐騙基本遏止,但一個新的趨勢是,安溪部分犯罪嫌疑人轉移到外地甚至越南緬甸進行犯罪活動,逃避打擊。

安溪縣反詐騙中心研判打擊室負責人王梓斌承認,近年來的打擊確實壓縮了當地電信詐騙犯罪空間,現在電信詐騙都往外地轉移。比如徐玉玉案,犯罪嫌疑人作案窩點在江西。

在泉州市公安局系統工作超過15年的警官李青全認為,安溪當地電信詐騙屢禁不絕,甚至轉移到外地作案,根本原因就是犯罪的土壤還在,是人們的價值觀出了問題。

李青全說,一些詐騙者把詐騙當作一種職業,謀生的出路。一家人甚至一個村都在騙。他們的圈子裡有一種說法,『以詐騙不到錢為恥』。

曾經有過詐騙經歷的陳俊就認為:『我感覺它比去偷去搶還是輕很多』;而另一個當地村民認為,詐騙自古有之,兩軍對壘時常用,是一種謀略,對社會帶來的傷害也僅是『騙騙人而已』。

『很多騙子認為,我又沒偷又沒搶,是你自己心甘情願把錢給我的,我有什麼罪?』安溪政法系統一位人士分析,詐騙者如此自我消解,在他們心中,罪惡感不似常人那般嚴重。

『即使詐騙被抓,他們也不會覺得很丟臉』,一位安溪人說,但如果是偷、搶,大家就會指指點點。

一位有過詐騙經歷的安溪人認可這種說法。他說,詐騙者首要的目的是錢,一開始會很害怕,但當得手之後,這種感覺很快會煙消雲散。

『就像很多人考試作弊一樣,作弊的過程中會很擔心,但一旦得手,就不會再有類似的感覺,反而會有些暗暗得意。』他說。

時評人西坡認為,應該從公共治理和社會建設的角度來探討『犯罪之鄉』的形成。良好的公共治理要求政府對犯罪集中的現象及時發現、嚴厲打擊、嚴密防範。而在打擊犯罪之外,如何修複變壞的地方社會才是更深層也更艱難的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