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月入10萬!一位網路美女主播的真實寫照

婁子。

2016年被稱為直播元年。根據協力廠商資料,截至目前,大陸國內網路直播平台用戶數量已達2.6億,占大陸國內近7億網民的37%;市面上已有200多個直播平台,今(2016)年市場規模將達到500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根據網易科技報導,直播行業的火熱捧紅了一個新的群體——網路主播,也讓隱藏在手機螢幕後的另一個粉絲群體被大眾熟知。透過手機網路攝影機和螢幕,直播平台連接主播與粉絲,並在他們之間搭建起了商業關係。

而在這個全新的產業鏈中,因為兼具美貌和才華,善於挑逗或滿足人性中隱晦甚至不可見光的需求,主播群體對大眾來說既充滿神秘又頗具爭議。她們究竟是怎樣的一群人?她們有著什麼樣的故事?主播身分如何獲得心理認同,又通往哪個理想世界?帶著這些疑問,記者專訪了一位具有代表性的網路女主播『婁子』,力圖還原一個生活在大時代裡的小人物的真實故事。

女神太多,她選擇做逗比

婁子是個開朗的北京女孩,出生於1991年,但對於主播這份工作來說,她覺得自己『年齡大了』,因為『隊裡有很多94、95年的』。婁子進入直播行業純屬巧合。當年從北京資訊科技大學畢業後,她告訴父母——自己不想工作,想周遊全國,『年輕就得幹點自己喜歡的事。』她身高173、身材修長、容貌姣好,因此當起了車模。

車模工作不僅讓她可以遊遍全國,而且結交了各種各樣的模特兒朋友。當然,用婁子的話說,當車模並不是長得好看就夠,還要『會動腦子』——大陸國產車喜歡模特兒打扮得『輕浮點』、『大夜店範』;南韓車要時尚、韓流風;日系車要扮可愛。

從去(2015)年開始,婁子周圍有越來越多的朋友玩直播,但她一直沒有嘗試。因為很早之前她玩過PC版的直播,感覺太『拴人』。後來有一次,婁子和朋友一起錄播節目,空閒之餘,她用手機做了一個直播,因為身邊美女各種搶鏡,婁子的直播一下子就衝到了平台熱門位置,並且帶來2000多粉絲。從那以後,婁子開始轉行做直播,並且簽了一個孵化公司。

但進入直播行業後,她才發現做主播並不像想像的那麼容易。首先是定位問題。『平台上美女太多,個個都是錐子臉、大胸、長腿。』考慮到走女神路線的主播太多,婁子決定走逗比路線。

之所以選擇逗比路線,除了因為女神太多難以走出差異化,還有一個原因:婁子是個典型的北京人,一口京腔,嘴特『貧』;此外,婁子從小受爸爸的影響比較大,讀過很多書,有貧的資本。在她三四十平方公尺的小屋裡有一面書牆,上面放著《百年孤獨》、《牛虻》、《檀香刑》《活著》、《追風箏的孩子》、《明朝那些事兒》等等。

其次,話題設定。婁子簽的孵化公司會幫主播們設定一些主題,比如聊設計、聊旅行等等。但公司安排的一般都會有廣告植入,婁子不喜歡這樣,她說——網友又不是傻子。

因此,婁子更多時候選擇把自身特長發揮到直播上來,比如會玩架子鼓,就和網友聊音樂;喜歡化妝,就直播如何化妝;和粉絲拼高中知識,相互出題;或是參加一些廠商的發布會。『我有個朋友曾經在醫療公司上班,每次直播和網友聊抗癌資訊,大家都很感興趣。另外,就是要和網友互動起來,做遊戲。』婁子這樣總結。

有粉絲打賞主播60萬,卻不要求見面

主播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婁子起床很早,並且堅持吃早餐。每天晚上8點到10點是她的直播時間,如果參與的粉絲多,還會延長到半夜1、2點。但即使這樣,為了保持身材,她仍然會很早起床、吃早餐。

吃完早餐,婁子會去健身房鍛煉1個小時,然後去公司參加下午的培訓。夜幕降臨,直播開始。成千上萬名粉絲不斷湧到婁子的直播間,其中什麼人都有。『粉絲不一定都是屌絲,剛認識的時候可能會問一些赤裸裸、稍帶色情的話,但時間長了,聊天內容也就正常了。』但這個過程並不像說起來那麼簡單。

一開始會遇到飆髒話或者說話露骨的網友,婁子都會忍不住回罵幾句,但這樣網友反而會變本加厲。後來對於這樣的人婁子不用說,『場控』就會將其踢出去。

所謂的『場控』就是類似QQ裡的管理員,是婁子的鐵桿粉絲。類似這樣的詞還有『跑騷』,就是指來了一下立馬閃人的網友;『麥一』、『麥二』是指直播過程中的那一串頭像,代表了網友發言的位置;『榜一』、『榜二』指的是贈送禮物排行榜。

『我穿的不會特別露,也從來不主動要禮物,愛送就送,不送拉倒。』婁子很鄙視那種瘋狂露點並狂要禮物的『傻白甜』。即使如此,婁子第一個月做直播就拿到了7000多人民幣的分成。當然,這個收入在她們孵化平台上只能算中下水準。 

婁子分享了一個朋友A的案例。A走的是女神路線,被粉絲贈送了800多萬花椒幣(相當於80多萬人民幣),其中600多萬花椒幣(相當於60多萬人民幣)都是同一個土豪粉絲送的。『我感覺那個男生心理有問題,之前捧另外一個主播,也刷了好多錢,見了一面可能感覺有落差,就換成我朋友了。但這麼長時間沒要求見過面。』婁子說。

和粉絲的距離是個需要拿捏的活兒。婁子有一個50多人的粉絲群,裡面都是她的鐵桿粉絲。男性比例在2/3,其中年齡最大的40多,最小的還讀小學五年級。之前婁子設定的門檻比較低,只要申請加入她都會透過,但有一次一個粉絲加入後,天天騷擾她,因此她就設定了門檻。對於粉絲的私下見面邀請,出於安全考慮婁子一般都會拒絕。

她的朋友B倒是私下見過網友,對方是個創業小老闆,年齡在40多左右,見面也就是聊聊天和唱唱歌。不過,孵化公司給婁子們承諾:如果她們粉絲足夠多,會考慮為其辦粉絲見面會。

月入近2萬,夢想成為藝人

婁子所在的公司是一個網紅孵化公司,婁子在直播平台上收到的禮物除了平台拿走一部分之外,公司也會拿走一部分。 婁子主要活躍在花椒直播上。8月份之前,花椒平台會拿走婁子收到禮物金額的10%,8月份之後改成了30%。花椒分成之後,婁子再和孵化公司分成剩下的金額。

據瞭解,婁子和孵化公司分成比例是五五分,但不唯一。在這個孵化公司主播做的比較不錯的是三七分(主播拿7,孵化公司拿3),做的比較差的就是七三分(主播拿3,孵化公司拿7)。

除此之外,因為簽了孵化公司,還會有底薪,在8000元左右。這意味著像婁子這樣剛進入2~3個月的新主播,月收入可以達到1.5萬~2萬元。當然,像她朋友A,月收入20多萬也是有的。

『這些收入還房貸是一點壓力也沒有。『婁子表示。婁子住在北京南三環,自己買了一個三四十平的一居室。除了喜歡玩滑雪、鼓搗音樂、買買書和衣服,婁子並沒有太多用錢的地方。因為有底薪,所以公司會有直播時長的要求。婁子每個月直播時長達四十個小時,每月至少要累計播出二十天,時長不夠則要扣工資。

每次直播主播們都要將鏈結發到工作群裡,會有工作人員查看。當然,也有沒什麼直播內容,湊時長、騙底薪的,也有想穿的暴露點吸引粉絲的,但一般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員或者孵化公司裡的人就會進行管理,嚴重的甚至會有封號危險。

婁子不會踩這些『高壓線』,因為她有個願望:成為藝人。婁子所在的孵化公司目前有兩個小隊,每個小隊大概7~8個人。A小隊即將要出道,而婁子所在的B小隊還在培養當中。A隊的最大特色是『胸大』;B隊的特色是『腿長』。

每天下午,婁子都要準時到公司報導、培訓,遲到了會被罰500元。除了唱歌、跳舞方面的培訓之外,還有心理方面的培訓。和婁子一起培訓的有七八個女主播,劈叉、下腰……雖然有人並沒有舞蹈功底,但她們也在努力提升自己,希望跟上其他人的節奏。

而隨著婁子一起舞動的,是主播們的夢想,也是粉絲們的慾望。在直播時代,二者透過手機網路攝影機和螢幕,複雜的交錯在一起。而類似的故事,在直播時代並不少見,還會越來越多。

月入2萬!一位網路美女主播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