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師8800萬元是怎麼被騙走的?

事發後,被騙者居住的單元樓下加強了安保措施。

近日清華大學一名教師遭遇電信詐騙被『捲走』176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引發社會廣泛關注。除了詐騙事件本身,這名教師『身家超千萬』也成為不少人討論的話題,記者瞭解到,目前尚沒有證據指向這筆鉅款來源有問題,被騙的1760萬元一部分是出售房產所得,另一部分則是從他人處借的。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此外,記者獲知,這名教師遭遇的是典型的『冒充公檢法』電信詐騙,即詐騙團夥冒充政府部門工作人員透過『話術』引導被騙者將錢款打入『安全帳號』。儘管近年來警方和銀行都在防此類電信詐騙方面做了很多宣傳工作,但是仍有人不慎上當。

被騙鉅款的來源是否合法?

8月31日,記者在被騙老師所居住的藍旗營小區8號樓附近發現,相較於前日,單元樓下新增了兩三名保安。保安稱,因有居民反映近日小區內到訪的人員較多,影響居民正常生活,所以特意加強了巡邏。

同時,小區內的多位居民透露,8號樓上午有公安機關的人員來過,『應該是來問被詐騙的事情。』一位居民補充道。小區居民介紹,藍旗營小區於1998年建成,房源主要分給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這兩所高校的老師,並不對外出售。一位居民告訴記者:『遭詐騙的老師所在的單元樓內既有清華的老師也有北大的老師,而且這棟樓普遍是分給職稱較高的老師。』

事件曝光後,不少網友提出了疑問:1760萬元並非小數目,一名高校老師遭電信詐騙的錢款如此多,來源是否合法?記者瞭解到,清華老師遭電信詐騙的這1760萬元,一部分是出售一套房產所得,另有一部分是向其他人借來的。警方目前也並未指出被騙者的錢款來源不合法。

記者從藍旗營小區周邊的房產仲介處獲悉,藍旗營小區的房源較新,小區內以90平方公尺大小的房源居多,但『藍旗營小區屬於清華大學內部產權,只能出租,不對外銷售,要買只能私下溝通』。仲介介紹,藍旗營小區兩居室的月租金在1萬至1.5萬元之間。此外,記者注意到,與該小區地處同區域的華清嘉園小區,房價平均為8萬元/平方公尺左右。

有消息指出,被騙老師出售的是萬柳某小區的房產。房產仲介表示,萬柳社區的房子目前是海澱區最好的學區房。仲介告訴記者,萬柳社區的房源較新,均價在10萬元/平方公尺,『高一點的在13萬元/平方公尺』。仲介解釋,因為萬柳社區所在學區小學為中關村第三小學萬柳北校區,中學為北京市第十九中學和北京市八一中學,『這些都是好學校,所以房價自然跟著漲』。

涉事老師遭遇了何種詐騙?

記者瞭解到,涉事清華老師遭遇的是典型的『冒充公檢法』電信詐騙。這種騙術的第一步是騙取受害人的信任。詐騙者往往自稱公檢法人員,有些詐騙者還擁有『配套設施』,比如透過改號軟體篡改電話號碼的來電顯示,將其改為公檢法電話的號段,然後『自信』地讓市民撥打114查詢,增強信任感。

隨後騙子開始『秀演技』,透過『話術』聲色俱厲地告訴你已經涉嫌違法犯罪,理由有涉嫌洗錢、包裹藏毒等,有些理由甚至是電卡欠費、信用卡透支、車輛違章等。在這一階段,有些詐騙團夥甚至各個上陣,進行『角色扮演』,有些受害人起初會接到非公檢法人員的電話,諸如冒充銀行人員,先告知受害人名下的一張外地信用卡嚴重透支,已經構成違法,接著告知處理此案的警官電話。受害人剛剛感到莫名其妙,『警官』的電話立即打了進來。『警官』恐嚇完受害人,『檢察官』的電話又接踵而至。

詐騙者會要求受害人協助調查,甚至恐嚇受害人已經被通緝。當詐騙者認定受害人已經完全落入圈套後,便開始最後一個階段,要求受害人將涉案錢款轉入指定帳戶或所謂的『安全帳戶』,供『公檢法』調查,並號稱只有這樣才能自証清白,或者要求受害人說出轉帳時需要的動態簡訊驗證碼。

被騙老師資訊是否被洩露?

清華的這名教師賣房、借款湊了1760萬元,卻被騙子一把『捲走』,不少人懷疑房產仲介是否洩漏了賣房教師的個人資訊,但這種說法僅是猜測,目前尚無法證實。

不過在『冒充公檢法』電信詐騙中,通常會伴隨著個人資訊的洩漏。不少案例顯示,詐騙分子透過各種管道獲取受害人姓名、年齡等個人資訊後,隨後開始實施『話術』詐騙。

在實施詐騙階段,為了使得騙局更加『逼真』,詐騙分子會使用一些『道具』。這些『道具』和手法包括偽造的國家公文,以傳真等管道向市民發送『通緝令』等。

此外,有些騙子會自製一些假冒的公檢法網站,要求受害人登錄。由於個人資訊早已洩露,受害人登錄假網站後會看到自己的電子通緝令。透過『眼見為實』,受害人的情緒變得異常慌張,便於騙子得手。

事實上,公檢法部門不會以電話、簡訊、網路等形式對涉嫌洗錢等問題進行處理,辦理案件時也絕不會提供所謂的『安全帳號』。公檢法也不會透過打電話的方式,清查當事人的資產情況,更不會透過網路傳輸的方式出具『通緝令』。

遍地防騙提示為何仍上當?

近年來,本市警方和銀行在防電信詐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網傳的一些防騙技巧稱『接到自稱公檢法人員電話一律掛斷』,甚至『誤傷』了一些真正的公檢法工作人員,朝陽法院民一庭宋曉佩法官表示,民事案件的初次送達,一般都是透過電話送達方式,比如會撥打原告留下的被告電話,向被告傳達案件情況,但一些當事人會誤以為法官是詐騙者,將電話掛掉。

8月31日,在被騙者居住的小區單元樓下,記者注意到,入口處的牆上有電子螢幕,螢幕上滾動播放『海澱分局提示您:凡接到陌生人要求轉帳、匯款的簡訊或電話,請您做到不聽、不信、不匯款、不轉帳』的資訊。同時,小區內其他幾棟樓也在樓道內或單元樓外設置了同樣的螢幕。『這些電子螢幕今(2016)年年初就已經掛上了。』該小區保安解釋道。

記者瞭解到,相關部門曾嘗試做類似宣傳防電信詐騙的微電影,希望讓大家能接受相應的防範常識,但效果並不理想。一位處理過類似案件的民警透露,曾有一次組織了數百名大爺大媽在一個劇場,特意找來一個被騙了數百萬的事主,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大家講自己的受騙過程。『講台上的事主聲淚俱下,下頭的聽眾卻紛紛交頭接耳甚至發出陣陣哄笑,譏笑事主上當時的行為。』

警方針對電信詐騙很多時候也只能在案發後介入調查。由於很多電信詐騙案件在偵破上存在很多阻力,很多詐騙分子隱身國門之外,甚至遊走在數個國家之間,即便是很多時候抓住了嫌犯,被騙的錢財卻很難全部追回。公開資料顯示,每年有上百億元人民幣的電信詐騙犯罪贓款被騙子從大陸捲到台灣,被追回的僅20萬元。


被騙者居住的單元樓內有防詐騙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