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在驚嘆 這才是建在網上的城市

杭州。

G20峰會,從全球各地湧入杭州的媒體、遊客、外國友人紛紛放下錢包,去體驗這座大陸江南古都身上混搭著的酷炫科技感——各項資料及指標都表明,杭州已成為全球最大行動支付之城。

根據俠客島報導,而對於杭州市民而言,出門在外只要帶一支手機,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可以隨時隨地順手把好多事兒給辦了——

繳納水電煤、查詢公積金、社保資訊、搖號、掛號、挪車,查高考分、甚至交學費、買地鐵票,在手機上打開『浙江政務服務網』App甚至支付寶就能完成。

公開資料顯示,『浙江政務服務網』網站及App上線兩年來,實名註冊用戶達320萬,日均瀏覽量280萬以上,受理業務1700餘萬筆。這一指尖上的政務平台連續兩年被中國社科院評為省級第一。

2016年6月,中山大學發布的《『互聯網+政務』報告(2016):行動政務的現狀與未來》顯示:杭州以1.58的高滲透系數排名大陸全國第一。

從某種意義而言,浙江政府及公務員是大陸最沒『存在感』的政府及公務員。從全球行動支付發展的現狀來看,杭州已然是全球領先的移動政務之城。

那麼問題來了,怎麼又是杭州?

開放

點開浙江省政務服務網,感覺像是浙江省各級政府機構齊刷刷地站在太陽底下,隨時接受任意一個普通人的檢閱。

除了上述零零總總50多項政府服務,你還可以在『資料開放』裡查詢政府公報、檔案資料、法人資訊……在『陽光政務』裡查詢公務員考錄、人事任免、財政預決算、扶貧專項資金、審批辦件公告……以及查閱行政權力、部門責任、企業投資負面、財政專項資金管理等四張清單。

略知大陸官場邏輯的人,看到這裡,大約都會發出『不容易』的感慨。開放資料,既是建立一站式政務服務平台的前提,又是最大的難點。

李克強總理在多個場合反覆強調:政府應讓資料實現共用和公開。據公開資料顯示,大陸超過80%的資料在各級政府手中,其中包括3000餘個資料庫。

雷聲已響,雨點為何遲遲不落?資料開放的等級、界限等標準尚未提上立法固然是重要原因,政府對資料的保守慣性思維也很關鍵。畢竟,權威的形成,多少是靠資訊不對稱成就的。

而浙江,不但是大陸最早做一站式政務服務平台的,也是迄今做得最徹底的。平台的推進者,浙江省政府副秘書長陳廣勝常開玩笑說自己就是做淘寶的,只是『賣家』的身分比較特殊,是浙江省市縣鄉村五級政府和基層組織。這意味著,全省1.2萬多個政府組織機構的資料,都搬到了這個開放的平台上來。

『天南地北的戲班子,但是它唱的是一台戲。』把這些政務服務匯集在一個平台上,陳廣勝希望不是簡單的匯集,由此帶給用戶的體驗應當是統一的。

在最近一篇關於杭州的爆款文中,有專門分析浙江政府的open姿態,是一以貫之的。本世紀初,在大陸全國各地紛紛提高景區門票的風潮中,杭州逆勢而動,拆掉西湖圍牆,取消門票,成為大陸全國首個免費5A景區,以旅遊業作為導流入口,發展其他產業。

這個模式直到現在都追隨者寥寥。原因無外乎是,門票收入比較確定,便於政府控制;如果免門票,財富流向的是各色小販、旅行社、酒店等民間手裡。這是許多地方政府所不願面對的局面。

一位在杭州生活了幾十年的前政府官員私下向筆者表達了他的感受:浙江民間經濟一直很強,長期是藏富於民的狀態,這多少影響到政府官員的執政風格一直是不折騰,不強勢,不擾商業不擾民。

心態開放,以及擁有平台意識,大陸首個一站式『政務淘寶』落地浙江,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

連接

浙江省政務服務平台作為『互聯網+政務』的樣板工程,這兩年被外界關注點評過不少。『互聯網+』的運轉核心,一個是充分連接,另一個是高度協同。

在這點上,特斯拉是標竿,它開放所有專利,大家各取所需,由此組成一個龐大豐富的生態圈,彼此以一種更舒適、更安全、更互利的方式共存。這個路數和大多數大陸政府部門的運作方式,又有些不一樣。

以搭建電子政務平台為例,各級地方政府各自分散建網站、服務平台,是常態;只想著靠自己建立集中的資料中心,是常態;投入大,產出低,容易陷入自娛自樂,也是常態。

浙江的做法,有點反其道而行之:打破條塊界限,做平台,並將平台開放出去,不斷連接合作者,形成一張高度協同網路,讓自己成為這張網路裡的關鍵節點——

連接阿里雲,將政府資料搬至並運行在阿里雲上;

連接支付寶,接入螞蟻金服的實名認證及支付能力,增強自身的核身能力;

連接協力廠商行動平台,相繼入駐支付寶等協力廠商『城市服務』平台,由此獲得巨量導流入口,現在每天透過支付寶平台訪問政務服務網的日均用戶就有近3萬;……

透過連接與協同合作,擁有了『雲』、支付能力、核身能力以及強大生態合作夥伴的浙江政務平台,已經以及正在嘗試更多更有想像力的『玩法』。

比如眼下,用戶已經可以在『浙江政務服務』App上,透過支付寶購買地鐵票,除了減少排隊,將來還可以透過大數據,預測並優化實際運營能力和服務時間。用戶也可以收到來自地鐵公司關於正點率、客流資訊等即時運營資訊,以調整自己的出行。

比如不久的將來,司機在透過浙江省高速公路出口收費站時,用支付寶掃一掃就能付掉高速公路通行費,能省下司機們臨時四處找零錢的麻煩,也能減少收費員點鈔、解款、銀行複核等環節的工作。

筆者瞭解到一個很少人知道的細節,這個看似小小的變化,對於貨車司機尤其重要。以前長途貨車司機由於需要繳納大額的通行費,不得不隨身攜帶大量現金,往往成為不法分子的目標。以滬杭甬公司為代表的高速公路公司已經開始探索支付寶繳納通行費的新方式,不僅是一個便捷性的問題,更加是一個安全性的問題。

互相賦能

和浙江官員打交道多了,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在他們的口中,企業不僅是被管理的對象,而是很好的合作夥伴。

陳廣勝說,浙江的互聯網+政務能否發展得好,靠的是天時地利人和,而這個地利,很重要的是有阿里巴巴這個『隔壁鄰居』。

陳廣勝回憶,自己形成『政務淘寶』的概念,得益於跟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博士等人的多次交流。

他說,浙江政務服務網跟阿里雲、支付寶這些互聯網平台就是『互相賦能』,『互相需要』的關係。如果沒有政府的推動,支付寶等協力廠商平台,就需要跟各個部門一家家去談判博弈,不僅效率低,用戶體驗也未必好。而互聯網平台在互聯網思維以及雲計算基礎設施、用戶觸達能力以及各種新的技術方面則可以補政府機關在互聯網『基因』方面的不足。『在互聯網面前,我們好比是小學生,阿里巴巴是大學生,只有與一流高手合作,才能借梯登高。』

其實,若將焦距往後回拉,一座城市的產業特點和互聯網平台相互賦能、激發,進而刺激同類商業模式大爆發的現象,比比皆是。比如這兩年興起的內容電商,絕大多數紮堆在北京,因為能寫的人都在那兒;眾籌類創業公司大部分集中在上海,因為那兒的商業基因更發達;智慧硬體宇宙中心落在深圳,是抱住了珠三角發達製造業的大腿……

而在政務服務方面,也能以這樣開放的心態和相互賦能的網路思維來推動改變,浙江和杭州再一次走在了前面。

在陳廣勝的規劃中,浙江政務服務網不僅是一個網上服務大廳,而是『雲』、『網』、『端』三個層面的並進,需要善用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行動網路等一系列新興技術,來推進政府的革新。假以時日,它在網上將逐步繁衍出一整個生態圈,形成一個全天候在線的智慧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