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無手女孩逐夢22年 開百家速食店

資料照片。

『我特殊嗎?』這個問題,縈繞在謝秋君心中。她有一雙特殊的手。4歲那年,因為一場大火,她被燒成三級傷殘,白淨的雙手消失了,身上皮膚一半燒傷。經過手術,手腕上分出了十根3公分長的『新手指』,她用了22年後,靈活自如,抓、拿、舉、按,樣樣行。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謝秋君有一張特殊的臉。起皺的臉上,畫出眉眼唇妝,為護理它,她天天都會做面膜。

特殊的身體裡裝著一顆『不把自己當特殊』的心——『別人能做的事,我也能!』進入普通學校讀書,成績名列前茅;邁入動漫學校,作品屢屢獲獎;踏入銷售公司,從6千人中脫穎而出,成為銷售冠軍……最終,她自己創業,將速食店拓展到百餘家分店。

『大火,燒不滅我的意志』

眼線細長,紅唇豐盈,謝秋君喜歡化妝,『女人的形象價值「百萬」,我要盡可能地讓自己美』。

9月7日下午5點,謝秋君邁進一家網路俱樂部。俱樂部的一角,擺放著一架鋼琴,這是謝秋君喜歡來這的原因。與其他彈奏者不同,她得不斷地提高壓低、左右移動手腕,才能準確地『掇』出五月天《倔強》的曲調。她覺得這歌詞像透了自己,『火鳳凰』一詞,正是對她22年堅持的最美形容。她說:『大火,並燒不滅我的意志』

謝秋君1990年出生在成都一個經商之家,她曾有一段幸福的童年時光。4歲時,她不慎跌進燒錢紙的火坑,雙手在高溫中攀爬燒傷。送醫後,父母多次收到病危通知書,一邊買起骨灰盒,一邊等待奇蹟。由於燒傷嚴重,每三天花掉1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醫生多次勸說放棄,謝秋君父母堅持選擇救她。

遍身傷口,謝秋君不能直接躺在床上,醫生打開 10盞100瓦的燈,將她吊起,烤1個小時,再睡1個小時。渾身癢,不敢抓,她就用棉簽點。正是這樣堅強的性格,成就了謝秋君;堅強的謝秋君背後,則是濃情陪伴,對她不離不棄的媽媽。

媽媽的愛,伴她更加堅強

為讓小秋君勇敢面對自己的外形,面對社會,她的媽媽許琳每周末帶她出門。一次在速食店吃飯時,旁邊的3個小男孩湊近她,先瞧瞧她雙手,再看看燒傷的臉龐,面面相覷道,『好嚇人』。聽到這話,許琳轉過身,抽泣起來。不想,小秋君反而眨巴著眼睛,安慰起來,『媽,不怕,他們說他們的,我做我的。』

在家療養兩年多,到了入學年齡,許琳不想讓她感到『特殊』,到普通小學報了名。許琳告訴她,『你和其他孩子是一樣的,想做什麼就要去做。』

小學六年裡,她經歷大大小小40次分指手術,有了『新手指』,再漸漸地,用得跟失去的手指一般靈活。

許琳始終沒把謝秋君當成特殊孩子,其他孩子玩的專案,她都沒落下。『我的性格像彈簧,之前有些靦腆,燒傷後卻越發開朗堅強了。』上學初始,同學不敢靠近她,在許琳的鼓勵下,謝秋君主動找同學玩躲貓貓。在家,許琳也不寵溺她,讓她自己洗衣服,『一回家,她就一搖一擺地給我倒水』。三年級時,她大街上賣報紙,見銷量不好,就特意到有水的草坪上,『叔叔,來份報紙,看完了還可以墊著坐嘛』。

打拼造就特殊的人生

日子越過越順時,謝秋君遭遇了人生拐點。高三來臨,家中卻突生變故,家境一落千丈。高考落榜後,謝秋君了解到殘聯有免費的3D動漫設計培訓,她報了名,經過軟磨硬泡,最終她成為了第一個被破格錄用的上肢殘疾學員。

殘聯培訓結束後,揣著設計夢的她,無意聽到有關創業的演講,動了心。隨後的半年裡,她進入一家銷售公司。銷售產品,謝秋君堅持『以誠動人』,只要顧客需要,她騎上自行車,一把牙刷、一根毛巾也送貨上門。

大多數人覺得謝秋君不適合做美容產品,她不信邪。顧客不願意讓她洗臉,她先透過其他產品,與顧客熟絡後,勸說,『小時候,我的臉被燒得很嚴重,可我細心護理,皮膚真就越來越好了。』她主動為顧客洗臉,做面膜,硬是啃下了美容產品這塊『硬骨頭』。

『我的老公是團購的』

2014年,謝秋君聞到,『空氣中都彌漫著甜蜜』。5月中旬的一天,謝秋君在成都東門大橋團購了一份速食,為獲得一瓶飲料,掃描了桌上的二維碼。5月20日,她向微信好友群發了一條祝福短信,不想速食店微信回道,『單身漢子,過啥節啊?』『居然是個私人號?』謝秋君得知對方叫張顯亮。『我也想創業』,兩人一聊如故。

相約見面後,張顯亮發現,謝秋君的殘疾情況比他想像中的嚴重,『心情很複雜了好一陣』,最終被她的陽光可愛打動,交往起來。

很快,謝秋君有了開速食連鎖店的想法。隨後,她在銷售工作之餘,騎著電瓶車,沿街找店鋪。3個多月後,終於開出了第一家分店。此後,靠著這樣的方式,兩人談下4家分店。2015年,謝秋君辭掉工作,當起張顯亮的『加盟經理』。現在,兩人的速食店品牌已在西南地區開起了百餘家分店。今年,兩人扯證結婚,並準備在明(2017)年內舉辦儀式。

『他們說,我的老公是團購的。假如沒有燒傷,也許,我就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小公主。若是那樣,還是現在更好些。我不想要特殊化,但我追求特別的人生。』9月8日晚上12點過,謝秋君趕到重慶,準備下一家分店的洽談。『我特殊嗎?不,我很特別!』謝秋君說,自己已經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