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醫生夫妻放棄北京工作回鄉 耄耋之年仍出診!

資料圖。

半個世紀前,北大醫院的青年醫生楊文欽為了一句『改變家鄉山區缺醫少藥面貌』的誓言,帶著在北京友誼醫院工作的藏族妻子扎西志瑪,辭別北京,扎根湖南新晃侗鄉。

根據新華社報導,如今,夫婦倆已經80多歲高齡,依然堅守在門診第一線,他們的精湛醫術和醫德美名在湘黔邊界的侗家村寨中口口相傳,被尊為『侗鄉大醫』。

立志學醫,改變家鄉缺醫少藥面貌

每周一、三、五清晨,在湖南新晃縣人民醫院門診樓,滿鬢白髮的楊文欽都會挽著妻子扎西志瑪的手,準時前來坐診。門診室沒有空調,牆壁斑駁,只有一張桌子、一張病床、一張供病人等候的長條椅。

扎西志瑪負責排隊叫號。約一半病人是從貴州慕名而來,腿腳上還沾著地裡的泥土。

『哪裡不舒服啦?』對每一個患者,楊文欽都耐心詢問,如同對待一個孩子。對可以用『新農合』報銷的患者,楊文欽不忘囑咐他們,哪些可以報銷,怎麼去報銷。

回想起為什麼作出扎根家鄉的決定,楊文欽說:『自己兩個兄弟就是得了痢疾,無醫無藥病死的,那時候少數民族地區疾病猖獗,村民生病了就是請神送鬼,不相信醫學。因此自己從小就立下為家鄉醫療事業服務終身的承諾。』

新中國成立初期,楊文欽,這個侗鄉的放牛娃,被選送到中央民族學院學習,後轉至北京醫科大學。他於此邂逅了同樣是國家培養的少數民族幹部、生於四川康定的扎西志瑪。

畢業前夕,楊文欽和扎西志瑪都在志願表上許下承諾——回民族地區工作。然而在分配時,楊文欽被留在了北大醫院,扎西志瑪留在了北京友誼醫院,但是他們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誓言。

在北大醫院經過嚴格的學習和訓練,楊文欽通過了北大醫院教師水平考核,選擇胸腔外科作為專業方向。此時,扎西志瑪也成為北京友誼醫院一名優秀的婦產科醫生。

1968年,夫妻倆毅然放棄在京工作的機會回到偏遠落後的新晃。『留在北大醫院工作誰不向往,將來做名牌大學教授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覺得這不是我的目標,我的目標是改變家鄉父老無醫無藥的狀況。』楊文欽說。

信守承諾,扎根侗鄉半個世紀

初到新晃,楊文欽夫婦被安排在大山深處的扶羅鄉衛生院工作。當時鄉衛生院只有一棟平房,6張病床,連一把手術刀和醫用剪都沒有。楊文欽向北大醫院尋求設備支援,帶回一批手術器械,外科、婦產科手術才得以進行。

在山高林密的侗鄉,楊文欽夫婦有時甚至要步行兩天為村民做手術,山裡還有野獸出沒。由於當地沒有麻醉師,妻子扎西志瑪既要自己做手術,還要當丈夫的麻醉師。

有一次,一位村民連夜趕到衛生院,說他的前妻難產身亡,現在的妻子又難產,跪在地上痛哭求助。楊文欽夫婦聞訊後連忙趕到產婦家,用門板搭建臨時手術台,在馬燈、手電筒的照射下,及時做了剖宮產手術。

由於嬰兒滯塞產道時間較長,取出來時面色青紫、嚴重窒息。扎西志瑪毫不猶豫地用口吸出了滯留在嬰兒肺部的羊水,一聲響亮的啼哭如一道光劃破黑夜。

貧困落後的村民不相信現代醫學,是楊文欽當時最頭疼的事。為了讓村民們相信脖子上是可以開刀的,楊文欽走幾十公里山路,為一位婦女完成了甲狀腺切除手術。回家途中,楊文欽卻被毒蛇咬傷,生命垂危,經過搶救才免於一死。

1973年,楊文欽、扎西志瑪調入新晃縣人民醫院。面對一個管理落後、專業設置薄弱的縣級醫院,他們先從開展外科、婦產科業務著手,進行傳、幫、帶,夯實基礎。1983年,楊文欽接任院長職務,提出了科技興院的號召,並將原只有4個管理體系的醫院發展到行管、臨床、輔助科室共30個管理體系。

經過一系列銳意改革,新晃縣人民醫院如今已發展成為功能完善、診療設備先進的現代化綜合醫院,享譽湘黔邊界10餘個縣市。

耄耋之年,依然堅守在門診第一線

風雨行醫路,情系侗鄉人。如今,83歲高齡的楊文欽依然堅守著服務家鄉醫療事業的承諾。82歲的妻子扎西志瑪與他相濡以沫,一同工作。

貴州岑鞏縣村民許自海帶著家裡人專程來找楊文欽看病。『以前得過腰肌勞損,開了好多次藥都沒用,心裡特著急。』經人介紹,他找到楊文欽。楊文欽告訴他,不用住院吃藥,回去弄點跌打損傷的草藥泡酒吃就可以了。許自海按這個辦法,果然大半年就好了。『我現在60歲了,還能屠宰和種田,楊醫生確實是一個善良的好醫生。』許自海感激地說。

『楊老院長德藝雙馨,他退休後,與妻子依然堅守在為病人服務的第一線,每年接診8000餘人次。如今已經成為湘黔邊界地區外科醫生的金字招牌。』新晃縣衛計局局長吳長明評價說,歲月磨不去楊文欽夫婦對理想的忠誠,他們扎根貧困山區行醫治病半個世紀,醫德醫術為世人景仰,是侗鄉人民心中的『大醫』。

『我和哥哥成年之前,覺得父母給的愛太少了。我第一次和哥哥包餃子,為了等正在給人看病的父母回家,結果煮出來都成了片湯。那個時候經常埋怨他們,現在理解了,覺得他們太了不起了!』談起父母對家鄉的奉獻,女兒楊京華淌下熱淚。

楊文欽不久前生了一場大病,能下床行走後,立刻又回到工作崗位。楊文欽感慨地說:『我還要繼續看病。這個機會是黨和政府給我的,我要把它用在為人民服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