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棄嬰22年後回國尋親 重逢天壇「警察爸爸」

曹昊菲。

22年前,在天壇公園的一棵柏樹下,民警侯祥煒抱起瘦小的女嬰,那個裹著白紗布的小手讓他很是擔心。22年後,派出所門口,當年輕女孩伸出不完整的右手時,正在執勤的侯祥煒瞬間想起當年抱起棄嬰的場景。

根據新京報報導,如今,昔日棄嬰、23歲的菲菲回到當年與親人分離的地方,在警方的幫助下,開啟了尋親之路。

領養:在美國長大,熱愛中國文化

在福利院5年,女嬰有了姓名,因為是在天壇公園發現的,福利院取『日』『天』為『昊』,大名曹昊菲,小名菲菲。因燙傷過重,菲菲手指肌肉組織壞死而做了截指手術。在7歲半時,來自美國的養父母將菲菲接走。

長大後,菲菲常回憶起福利院的日子,充滿歡樂與溫馨。被領養時,菲菲和兩個小夥伴同時被3個美籍家庭領走。在德克薩斯州,菲菲加入養父母四口之家的生活。

菲菲說,22年裡,從事特教行業的養母和玩樂隊的養父從未讓自己覺得被收養是難以啟齒的。三個孩子接受同樣的教育和照顧,沒人會刻意回避她的身世,甚至當有人問菲菲為何與家中的姐弟長得不像時,菲菲還曾開玩笑,『因為他們是領養的呀!』

菲菲記得,兒時取得優異成績時,養父曾說過,如果親生父母知道她這麼優秀,應該也會很開心的!15歲那年暑假,一趟文化之旅讓喜歡旅遊的菲菲愛上大陸,此後的每年暑假,菲菲都會到大陸國內的福利院幫忙。

源於對中國文化的熱愛,兩年前,大學畢業的菲菲決定暫居北京學習中文,菲菲說,對自己的決定,養父母表示絕對支持,去(2015)年耶誕節,養父還曾到北京來看望。

回到大陸的菲菲迅速適應了大陸的環境,辣味濃烈的菜餚讓她流連忘返。在北京兩年,菲菲自立、勤奮,漢語水準進步很快。雖然右手不夠完整,但她能熟練用筆寫字、拿筷子,還自學了『烏克麗麗』(夏威夷四弦撥弦樂器)。

一個多月前,菲菲認識了大陸男友,為讓溝通無障礙,二人約定在一起時一天說漢語一天說英語。雖然生活陽光而美好,但在菲菲心中,尋找親生父母的願望從未被擱置。

失親:柏樹下女嬰被抱進派出所

1994年3月17日的午後,正在派出所值班的侯祥煒接到一名中學生的報警電話,說天壇公園南門東側小樹林裡,一個看起來1歲左右的女嬰正在哭泣,身旁無人看管。

放下電話,侯祥煒和兩名同事從公園西門內的派出所趕往小樹林,在一棵柏樹下,侯祥煒看到身穿小花襖的女嬰。早春的北京,空氣中透著寒氣,女嬰身體瘦小,剛會走路,還不會說話。

侯祥煒抱起女嬰,發現孩子右手手指上包裹著紗布,此時,女嬰已停止哭泣,瞪著大眼睛望著侯祥煒。侯祥煒環視四周,盡是看熱鬧的人,但無人上前認領。

跟所裡彙報情況後,三位民警帶著孩子直奔天壇醫院,醫院會診後告知,孩子的右手被嚴重燙傷,侯祥煒記得,紗布被層層剝開,孩子五根手指尖端已呈觸目驚心的黑色。處理完傷口,下午,三人將女嬰抱回派出所。哄孩子成為三人的新任務。

『好哄,手上疼也不怎麼哭,讓一直抱著。』侯祥煒記得,在派出所的5天裡,女嬰白天由男民警帶,晚上則跟著女民警住宿舍。侯祥煒已當了爸爸,有帶孩子經驗,女嬰在他懷中不常哭鬧。

一邊保證女嬰的吃住,民警們同時到公園周邊及市內的多家有燙傷科的醫院走訪,試圖尋找孩子的家人。大家寧願相信孩子只是與親人走失,而非被遺棄。但結果不盡如人意,孩子的親人始終沒有現身。

5天後,按照要求,侯祥煒和同事開車將孩子送到了北京市兒童福利院。一位福利院工作人員從侯祥煒懷中接過孩子。侯祥煒說,望著照顧了5天的女嬰被抱走,心裡很不是滋味。

尋親:派出所裡重遇『員警爸爸』

重逢毫無預兆,讓所有人震驚不已。22年裡,侯祥煒見證兒子從幼兒長成壯小夥,也見證著時代的變遷。唯一不變的,他還在這裡,默默無聞地堅守著一線。

每天,廣場舞的圈地大戰可能在公園的不同角落打響,也有操著不同口音的遊客急匆匆地上門求助尋找家人,開園前,園內所有的井蓋、扶手等設施核查無誤……大量而瑣碎的警情在他的腦海裡洗洗涮涮,留下的不多。

今(2016)年5月,拿著收養文件,菲菲和朋友來到天壇公園,在派出所門口,菲菲讓朋友為她拍照留念。

看到年輕女孩與派出所合影,讓執勤的侯祥煒覺得奇怪。他走出大門上前詢問,菲菲用不太熟練的中文解釋自己的來意。一邊說一邊掏收養文件。

看到殘缺的手指,侯祥煒突然想起22年前的那個女嬰,向菲菲確認後,他對眼前的重逢難以置信。

『我想感謝,在我心裡,你是抱起我的人,是員警爸爸。』9月19日,菲菲挽起侯祥煒的胳膊,將尋親的心願說出。

『跟親生父母見面,我想表達感謝,同時也想問問我的生日,我小時候的故事。我想見到他們。』菲菲說,成長的經歷已教會她坦然面對,尋親之路也許十分漫長,但她在這裡,希望夢想能實現。

侯祥煒說,如大家有關於菲菲的線索,可與天壇公園派出所聯繫,電話67021104,聯繫人侯祥煒、屈繽。


9月19日上午,天壇公園派出所門口,菲菲挽著民警侯祥煒的胳膊。22年前,侯祥煒接群眾報警,從公園南門東側的一棵柏樹下,將被遺棄的菲菲抱回。


兒時的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