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李玉剛:放下光環很糾結 最愛王濛崇拜運動員

李玉剛。

也許是聽慣了李玉剛在扮演男旦時的聲音,李玉剛透過微信語音傳過來的聲音讓我需要幾分鐘來適應一下,聽起來比電視上的同期聲更儒雅。

根據新華娛樂報導, 談起跨界演喜劇,他笑言:『李玉剛演喜劇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喜劇!』李玉剛也坦言接受錄製邀請的時候很糾結,最大的擔心是怕自己的表現讓粉絲失望。『讓人哭在某些時候還是比較容易,但讓人笑非常不容易,這就是我對喜劇新的認識。』

音像錄
放下偶像包袱很糾結 擔心自己讓粉絲失望

其實我一直在自己的藝術上尋找著一種創新和突破,確切地來講也一直在這樣的一個娛樂和文化的氛圍當中尋找一種『跨界』。正好這個節目(《跨界喜劇王》)邀請我,我想對自己也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挑戰。其實壓力還是有的,因為畢竟我的粉絲的年齡段不同。

有非常多的精英階層,同時也有很大一部分喜歡中國風的年輕群體,還有年輕群體的父親母親,也就是現在經常看電視的這部分群體也是我的鐵桿粉絲。我在他們的心目中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個固有的形象——比較儒雅的翩翩公子。所以可能演喜劇這回事是挺有反差的。

演喜劇放下形象包袱,完全顛覆以往,對我來說心裡還是很糾結的,但我又覺得是自己藝術人生中的一個小的經歷,我想一定是利大於弊的。當然了,我還是有一些包袱的,光環的包袱也好偶像的包袱也好,當然我也不算是偶像派,但包袱還是有的,但是這個東西就看你自己從哪個角度去看。我的心理壓力大其實就是擔心自己演得不好,演得不好會顛覆自己在粉絲眼中的形象,讓粉絲的期待大打折扣,可能對自己的形象有一些不利,這是我最擔心的。但是藝無止境,最後權衡了一下我決定還是參加這個節目,我想對自己是個非常大的鍛煉。

大膽改變自己掙脫束縛 釋放幽默的另一面

我從小沒有上過舞蹈學院或者音樂學院,但現在在舞蹈和音樂還有戲曲都有一些新的成績,只有在影視方面一直沒有突破。我特別想透過演喜劇讓我在表演上有一些新的鍛煉和收獲。我剛剛參加了兩期節目,但是給我的感覺好像在電影學院學了兩年。從一上舞台一演這個小品就手足無措到現在比較自如,是個非常大的進步。有粉絲說李玉剛演喜劇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喜劇,呵呵,我想我的參與就蠻帶喜感的。

其實在私下裡我還是蠻能賣萌的,我在生活中還是蠻好玩兒的一個人,但是只有那麼幾個跟我最熟的、跟我認識時間最久的人能看到我的那一面。我是愛把什麼事情都埋心裡的人。我以後一定會多嘗試不同風格。就比如說,那個搞笑啊喜劇的類型一定是跟我的生活包括藝術分不開的,包括以後,舞台劇也好電影也好。

讓人哭在某些時候還是比較容易,但讓人笑非常不容易,這就是我對喜劇的新的認識。這一次我對我以前的形象有非常大的顛覆。我也是豁出去了,也是放得開。我想就解放天性吧!我應該有一個這樣的時間段讓自己放鬆下來,甚至說讓自己痛快和淋漓一次。《跨界喜劇王》提供了一個平台和舞台,讓我能夠大膽一次能夠沒有任何負擔地肆無忌憚地來解放自己平時的拘束。

孫楠的表演讓人驚嘆 最愛王濛崇拜運動員

因為這次是小瀋陽召集人,如果下次我是喜劇召集人的話,我特別希望能夠邀請周杰倫過來。我跟他有過短暫的交流,但不太多,因為平時也特別忙。我認為他說話蠻帶喜感、很冷幽默的,而且是特別『冷』的那種。他開玩笑的時候,基本上他自己不笑我們都樂了。周杰倫如果能夠演一次喜劇,我相信大家都特別期待。還有,方文山跟我是非常好的朋友,如果方文山寫一個喜劇劇本,然後讓周杰倫和我來演,這就太值得期待了,應該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那天我看了孫楠大哥的喜劇作品,我也是驚呆了!他真放得開,他真真是放得開啊!我的孫楠大哥。那天結束錄製之後,我們一起喝酒,他跟我講,他自己特別享受那種把自己全部打開、完全鬆弛的那種狀態。

要說我喜歡的人,我特別喜歡王濛,因為平時我是一個短道速滑迷。尤其是王濛參加的比賽我都會去看。我特別崇拜那麼多年一直堅持在運動賽場的運動員。

楊樹林也是非常棒的演員,我覺得他是一位非常聰明的演員,我也為我們東北有這麼好的喜劇演員而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