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北大才子辭職賣豬肉 公職收入低難以維持生計

陸步軒。

陸步軒,1966年出生於西安長安,1985年以長安文科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這個北大畢業後在長安街頭賣肉謀生的才子,2003年7月26日經華商報首次報導之後,幾乎家喻戶曉,掀起了一場關於人才話題的大討論。

根據華商報報導,隨後,陸步軒被安排進了西安市長安區檔案局從事地方誌工作。到區志辦上班之後,他就把肉攤交給妻子打理,又於2010年給了弟弟,自己一頭紮進了寫書編書的工作中,甚至經常加班加點也毫無怨言。

陸步軒
陸步軒。

專訪背景:

時隔12年,陸步軒在自己50歲知天命的時候,又爆出驚人舉動。9月19日,他對外宣稱『辭去公職繼續賣肉』,不過這次他把肉攤弄大了,和合夥人北大校友陳生一起趕網路大潮,在網上賣豬肉。

近日,華商報記者專訪了陸步軒。他說:『賣豬肉10年賺了200萬,當公務員12年分文不剩。看來,公務員還是沒有賣豬肉實惠。我是單位裡比較異類的人。現在,我這個異類的人,又異類了一把,把自己曾經夢寐以求的公職給辭了,要重操舊業當「豬肉佬」。過去我是匠,賣豬肉的匠人,現在我想成為家,一個豬肉方面的專家。』

陸步軒
陸步軒。

談辭職原因
網傳『兼職』被調查 決定辭職跟校友一起賣豬肉

華商報:你現在辭職,經過了多長時間的考慮?
陸步軒:實際上,從我萌生辭職的想法到正式離職,也就3個月時間。遞交辭呈是今(2016)年8月1日,現在已經獲得區人社局批准。

2008年5月,我結識了北大校友陳生,他是一家食品公司的董事長。他在養豬賣肉,我對這個行業比較熟悉,業餘時間就幫幫他。2009年創辦廣州屠夫學校時,沒有教材,我就擔負起編寫教材的任務,至於兼任該校名譽校長之職完全是掛個名,利用我的影響力便於招生。

今年5月初,我應陳生邀請,利用雙休日赴廣州參加他的公司的活動,某網以『北大屠夫能生意與公務員兼顧嗎』為題予以質疑,並指責區政府不作為,被大陸國內多家網站轉發,造成不良影響。於是,區政府就派人調查我在企業兼職的情況。

我與陳生是校友兼朋友,朋友之間,幫幫忙很正常,他提出過給報酬,為避嫌我沒接受,也沒持有公司的股份,所謂的兼職完全是無稽之談。調查倒是沒什麼事——本來就沒有的事,肯定不會查出什麼。陳生得知此事後,鼓動我辭職,跟他一起賣豬肉。鑑於公司業務拓展很快,為了不再給區政府及領導添麻煩,更是為了做成一點事,我慎重考慮後,決定辭職。

華商報:決定辭職,都徵求過哪些人的意見?
陸步軒:決定之後,我徵詢親朋的意見,他們眾說紛紜,當然主要意見還是求穩,走一處不如守一處,況且公務員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工作;檔案局及區志辦的領導也挽留,勸我再堅持三年,工齡達到30年,辦理提前退休手續,什麼都不耽誤。我權衡再三,既然去意已決,又何苦在意太多,蹉跎時日,徒增華發。徵詢老父的意見時,他倒挺開明,只是擔心我走遠了,怕他離世時我不在身邊,畢竟他已經84歲了。我對父親說,『不用擔心,現在交通方便,萬一有事,幾個小時就能趕回來。』

陸步軒
陸步軒。

談擔任公職
當時想當公務員是一種情懷 但公職收入低難以維持生計

華商報:此前的公職身分是什麼?
陸步軒:事業編制,參照公務員管理。

華商報:當初你開肉店能掙不少錢,但你卻想要一份公職。願望實現了,13年後為何又不想要這份公職了?
陸步軒:不是13年,應該是12周年。那時候,想當公務員應該說是一種情懷。上世紀80年代的大學生,國家統招統分,而且是名校,應該有不錯的歸宿;但我運氣不佳,以致淪落到街頭賣豬肉。公職比肉攤的社會地位高,收入穩定,而且受人尊重。

可是,真正上班之後,我的工資開始只有1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年收入萬把元,這與我開肉店的收入相差甚遠。2010年之後,肉店交給別人經營,沒有了肉店的收入,僅靠一個人的工資維持一家的生計還是有些困難。情懷實現了,但作為一個基層公職人員,收入低,工作辛苦,12年只休過三次公休假,忙的時候,週六周日都得加班。區志辦雖然也算文化部門,但基層工作瑣碎,整天陷在文字工作裡,枯燥乏味,缺少提升,在學術上也不會有什麼造詣。

2010年,我為屠夫學校編寫教材,壓根兒找不著參考資料,幾乎全憑自己依照經驗摸索、調查、探究。撰寫過程中,我逐漸認識到自己的優勢。一般專家教授多從生豬的養殖、繁育、防疫上闡釋,可能是『君子遠庖廚』的原因,對豬肉銷售環節的關注度不夠,更談不上實踐經驗;而殺豬賣肉的,實踐經驗豐富,但缺少探究、分析、總結、表述的能力。我綜合二者長處,操刀賣肉十餘年,接觸過的豬成千上萬,實踐經驗可謂豐富;受過幾年高等教育,文字表述不會太差;又是個一根筋的人,遇事喜歡較真,再假以時日鑽研探究,有可能成為豬肉營銷方面的專家。

陸步軒
陸步軒。

談未來發展
錢已不是很重要 關鍵是要做成一件事 混日子是不行的

華商報:你認可『北大豬肉佬』這個稱呼麼?
陸步軒:當然認可啦!我算是跟北大碰上瓷了,可謂『一次碰瓷,終身受益。』

華商報:你覺得自己身價多少?
陸步軒:(笑)我哪能談上什麼身價呢!前景是看好的。

華商報:2013年你回母校演講時,說自己賣肉給北大丟臉了,現在你還這麼認為麼?
陸步軒:北大作為大陸重要的學府,是為國家培養棟梁之才的,是出科學家、文學家、哲學家、企業家的地方,而我卻是個賣豬肉的,的確給北大丟臉了。現在,我已過知天命之年,要想成為其他方面的專家是絕無可能的。所以要利用自己的優勢,希望有朝一日真正成為豬肉方面的專家,也就無憾了。

華商報:你現在已經算是成功人士了,對當代大學生就業有什麼寄語?
陸步軒:我離成功還差得遠著呢!是徒有虛名。其實,到了我這個年齡,錢已不是很重要了,關鍵是要做成一件事,給後人留下來,混日子是不行的。至於給大學生的寄語,現在我還沒資格,等以後吧!

華商報:現在走辭職這一步,你覺得社會輿論會怎樣評價你?
陸步軒:社會進入多元化時代,評價當然是多元的。人們站在不同的角度,會得出不同的結論,有支持也有反對,有批評也有表揚,這我能理解,也不在乎。

我在原單位繼續幹下去,一眼可以看清10年、20年以後的情況,不會太差,也不會太好,缺少奮鬥的動力,實在沒啥意思。過去我是匠,賣豬肉的匠人,現在我想成為家,一個豬肉方面的專家。萬一不成功也不後悔,畢竟奮鬥過,將來也不留遺憾。我信奉『不求卓越,但求不悔』這句話。

陸步軒
陸步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