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韋慧曉:從「學霸」到大陸海軍首位女副艦長

遼寧艦。

特招入伍以來,韋慧曉4年半的軍旅生涯可以用兩個第一來概括:遼寧艦第一位女副部門長和南海軍第一位女副艦長。

根據搜狐新聞報導,2012年2月,35歲的韋慧曉從中山大學地球科學系博士畢業,成為大陸首艘航母遼寧艦的一員。在這裡,她從高校『學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女軍官。

2015年4月,根據上級命令,她從遼寧艦調到某新型導彈驅逐艦擔任實習副艦長,邁出『到部隊後成長的關鍵一步』。就在幾個月前,她剛剛通過獨立操縱考核,成為南海軍第一位女副艦長。

中大博士自薦成為航母女軍官

按照海軍的培養模式,要成為副艦長,首先要經過軍校的專業學習,畢業後分配到艦艇上經過層層考核。

但韋慧曉的成長路徑有所不同。本科在南京大學讀大氣科學,畢業後進入華為公司從事行政工作,碩士和博士在中山大學讀地球科學,其間曾赴西藏支教、到北京當奧運會志工,她的人生之路充滿了跨越和精彩。

讀博期間,參軍的念頭逐漸在她腦海中清晰起來,而且帶著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按照規定,博士畢業生入伍年齡一般不超過35周歲,她在一天天逼近實現夢想的最後期限。

就像支教和做志工,韋慧曉希望能夠投身到一項神聖的事業中,『盡自己的一分力量』。參軍就是這樣一件事。高考填志願時,這個來自廣西百色的壯族女孩在『提前批』志願一欄,鄭重填上國防科技大學,結果『人家在桂林和柳州就招滿了』。這一次,她決定不再讓機會溜走。

2010年10月底,她給海軍首長寄出一封厚厚的自薦信,表達想成為一名現役軍人的願望。『生命裡有了當兵的歷史,一輩子也不會感到懊悔,而且也必將是我此生最值得自豪的歷程。』她寫道。

實際上,為了穿上軍裝,她在兩年前就開始了有計劃的體能訓練。先是每天跑四五公里,一年後增加到10公里,『把運動當成和吃飯睡覺同等重要的事情來做』。

自薦信寄出後,韋慧曉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沒想到,3天後她就收到了海軍有關部門的電話。半個月後,海軍方面派人到學校考察,瞭解情況後為她提供了3個選擇,其中包括當時正在組建的航母接艦部隊。

聽到航母兩個字,韋慧曉的眼神一下子亮了。沒有任何猶豫,她選擇了這項『與民族崛起緊緊相連』的事業。

『強烈地感受到自己的使命』

直到2012年2月底報到,韋慧曉才意識到,與滿腔的熱忱相比,她對這支部隊的瞭解少得可憐。在她的想像中,他們應該住在岸上的宿舍樓裡,實際上,由於當時航母還在建設中,大家全都住在旁邊的生活保障船上。

沒有宣誓,也沒有授銜儀式,韋慧曉坐在一群參加集訓的軍官中間聽課,心想『這就算入伍了』。第一次作自我介紹,她習慣性地向台下鞠躬,直到部門長糾正說應該敬禮,她才意識到自己『已不是其他身分了,要抓緊進入角色』。

在生活保障船上,每次吃完飯,韋慧曉都會特地從餐廳繞到船尾,只為多看一眼航母。一次課上,教員放了一段網友自製的航母影片,『很粗糙』,她卻禁不住落淚了,因為『強烈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使命』。

3月中旬,她終於登上了每天行注目禮的航母,進行熟悉艙室的訓練。從初中開始,韋慧曉就喜歡參加定向越野,『穿越在山林中,看別人看不到的風景』。對她來說,在偌大的航母船體上找到生活和工作的艙室,就像定向運動一樣過癮。

她的戰位在駕駛室,從住的艙位到駕駛室最快5分鐘。熟悉艙室考核時,要求30分鐘內找到10個分布在全艦不同部位的艙室,她只用了19分鐘。在此後的一個多月裡,韋慧曉開始學習航海,跟隨航母出海航行,並第一次見到黃色塗裝的殲-15繞艦飛行,『很有戰鬥的感覺』。

2012年10月,韋慧曉被任命為航海部副航海長,成為航母上第一位女副部門長。命令到時,韋慧曉正在大連艦艇學院參加培訓。在航母任職的38個月裡,她有20個月在院校學習。

『佩著少校軍銜,但資歷章只有一排。』大連艦艇學院學員魯苗濤注意到了這位經歷特殊的少校,並邀請她到學員隊交流。交流中,35歲的韋慧曉提到自己的3000公尺成績不太理想,並向這群20多歲的學員下了挑戰書。

『5年後肯定超過你們!』這句話讓魯苗濤印象深刻。從那以後,他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這位少校在操場上跑步,『感覺有一種信念支撐著她』。

已經蹣跚起步,但路還很漫長

巧合的是,魯苗濤畢業後正好分配到韋慧曉擔任副艦長的某新型導彈驅逐艦,見證了昔日校友從副部門長到副艦長的成長過程。

對於韋慧曉來說,剛剛擔任實習副艦長的一年裡充滿了挑戰。與航母不同,驅逐艦副艦長不僅要瞭解艦船的方方面面,還要瞭解整個編隊的情況,需要掌握的知識急劇增多。

為了牢記裝備資料,她幾乎每天看書到深夜。有好幾次,魯苗濤深夜1點半值完更後看到她的艙室燈還亮著,第二天早上6點,她又準時和艦員一起出早操。

『見縫插針地學吧,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坐在副艦長室的辦公桌前,她微笑著告訴記者。據該艦政委廖祥權介紹,來艦一年多,她基本沒休過假,『全部心思都花在了工作上』。

在對空部門長黃震的眼裡,韋慧曉喜歡鑽研,『經常拉著幹部一起研討戰法、訓練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最近一段時間,她正在艦長胡傑的指導下研究怎樣精簡防禦密碼,以最快的速度攔截來襲導彈。

剛來艦時,她對艦上的裝備很不瞭解,經過一年努力,已能夠準確掌握各項參數。胡傑認為,她的學習能力很強,『在專業上成長比較快』。

除了作戰、訓練和裝備,韋慧曉還擔負著艦務管理職責,對軍容軍紀要求非常嚴格。她和美國名將巴頓同一天出生,對這位擅長把部隊整治得軍紀嚴明的將軍充滿崇敬:『他對紀律的要求十分嚴苛,要求皮鞋擦亮,軍容永遠嚴整。』

由於缺乏部隊基層經驗,剛到艦時有艦員評價她的管理方式『有些生硬』,但現在處理問題『慢慢變得藝術起來』,標誌性的微笑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在副艦長室接受採訪期間,不斷有艦員前來彙報工作,她都能收放自如,處理得井井有條。

作為一名女性副艦長,韋慧曉的到來也為這艘線條剛硬的新型導彈驅逐艦增加了幾分細膩的柔情。過節時,她會給艦員準備些水果、糖果等小禮物,平時戰士們遇到困難,她也能細心發現,盡力幫忙解決。

海軍艦艇部署女軍人已成為世界主要國家海軍的普遍做法,目前已有包括美、英、法、日等十幾個國家的海軍艦艇部署了女軍人。

據報導,1991年,大陸南海艦隊某醫院船搭載17名女軍人到南沙巡診,這是南海軍女軍人第一次隨艦船執行任務。2012年9月,大陸海軍首批27名全課目女艦員走上艦艇戰鬥崗位,標誌著人民海軍女艦員培訓走向正規化、體系化。

如今,南海軍有了第一位女副艦長。據東海艦隊某驅逐艦支隊姚副支隊長介紹,韋慧曉剛剛透過副艦長獨立操縱考核,『意味著可以在一般情況下駕駛艦艇,就像剛剛拿到駕照』。

目前,她需要繼續加強艦艇操縱訓練,同時學習組織訓練、艦上日常管理、組織日常勤務、主要武器的戰鬥使用、應急操縱和搶險等內容。『已經蹣跚起步了,但她的路還很漫長。』姚副支隊長說。


韋慧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