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從「葛優躺」說說古代禮制裡的「跪」與「坐」

風靡網路的葛優劇照。

憑藉20多年前播出的《我愛我家》中幾分鐘的亮相,許久未露面的葛優葛大爺又紅了一把。為什麼?憑的就是他飾演的遊手好閒的二流子紀春生的標誌性動作『葛優躺』,其動作要領是保持從椅子上將溜下未溜下的狀態,配合一臉生無可戀的放空表情。

根據人民網報導,『葛優躺』一紅,大家發現喜愛這樣坐姿的人還真不少。的確,癱坐在沙發上從頭到腳放鬆,那自然很舒服,但也確實不夠雅觀,說白了,『葛優躺』不就是傳說中的『坐沒坐相』嘛。

說起『坐沒坐相』,可不止『葛優躺』一種。在講究禮儀的古人看來,『坐沒坐相』更是一個嚴重問題,必須給這些不合禮儀的坐姿單獨起個名字,以此劃清界限,便於嗤之以鼻。

要說『坐沒坐相』,先說說什麼是『坐有坐相』。古人標準的坐姿,最基本的就叫做『坐』。『坐』是個會意字,本義是兩人對坐在地上。古人的『坐』和我們現在的坐姿不同,而是需要兩膝相並、雙腳在後、腳心朝上、臀部落在腳跟上,這個姿勢在今天的日本南韓還很常見。《禮記•曲禮》要求人『坐如屍』,從古代典籍中,我們也能看出『坐』可不是一個隨便的姿態。

除了『坐』,標準坐姿還有『跪』。『跪』和『坐』都要求要兩膝相並、雙腳在後、腳心朝上,區別僅僅在於『跪』時臀部並不落在腳跟上。『跪』可不是隨隨便便撲通一跪,而是一種重要的禮節。與『坐』『跪』形成鮮明對照的,就是『坐沒坐相』的『踞』了。『踞』的特點是雙腳和臀部落在地上或其他支撐物上,兩膝上聳。『踞』分為『蹲踞』和『箕踞』,兩者的區別在於前者膝蓋並攏而後者膝蓋打開。『蹲踞』在古人看來是不禮貌的。

『箕踞』比『蹲踞』更放鬆也更有趣。這是一個很形象的說法,人在『箕踞』時雙腿打開,就像簸箕一樣。《禮記•曲禮》對於姿態的要求就有『遊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寢毋伏』,告訴我們坐著的時候一定不要伸開雙腿。《論語•憲問》裡,孔子因為原憲等他的時候『夷俟』(孔穎達解釋為:『原憲聞孔子來,乃申兩足箕踞以待孔子』),就對原憲連打帶罵,用手杖敲打原憲的小腿,還罵他『老而不死,是為賊』。儒家的另一代表人物孟子也無法忍受『箕踞』,《韓詩外傳》記載:『孟子妻獨居,踞。孟子入戶視之,謂其母曰:「婦無禮,請去之。」』因為妻子在獨自在家時採用了放鬆的坐姿,孟子就要休妻,看來『箕踞』可不是個小問題。

恨『箕踞』的人不少,愛『箕踞』的人也大有人在。這種放鬆休閒的姿態雖然無禮,但是更顯精神上的放蕩自由。所以,『箕踞』第一次見於古籍,是在《莊子•至樂》中,出自著名的『莊子妻死,惠施往吊之,莊子方箕踞鼓盆而歌』。孟子因為妻子箕踞而要休妻,莊子卻在妻子去世時仍箕踞,兩者差異一目了然。

無論是『坐』還是『踞』,都發生在『席地而坐』的年代。『席地而坐』慢慢變為『垂足而坐』之後,解放了人的雙腿和膝蓋,但並不妨礙『坐有坐相』和『坐沒坐相』的區別仍然存在。你看『葛優躺』,難道不就是『垂足而坐』時代的『箕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