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引發熱議 如果哪天我「沒」了支付寶裡的錢怎麼辦?

支付寶。

『我支付寶有7萬多塊(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微信有2萬多塊,如果我哪天突然意外死了,這些錢會怎麼處理(我的家人並不知道這筆錢)?』近日,這樣一個看上起有點『杞人憂天』的問題,引起了大量網友圍觀。不少人留言稱『心有戚戚焉』,表示深有同感。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記者瞭解到,現在的年輕人基本上都有支付寶、餘額寶、微信零錢、財付通等之類的帳號,直通他們的財富倉庫。然而,這種形態存在的錢財,很有可能因主人的意外而永遠被遺忘。對此,律師認為,隨著大陸人存錢用錢方式的多樣化,一定要摒棄避諱『留遺囑』這個陳舊觀念,早早透過多種方式預留這些財富的『通關密碼』,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一個『腦洞大開』的問題
萬一我『沒』了,家人怎麼知道有這筆錢?

『我支付寶有7萬多,微信有2萬多,如果我哪天突然意外死了,我的家人並不知道這筆錢,這些錢會怎麼處理?最終去向是怎麼樣的?』近日,有網友拋出這麼一個疑問,立即引來眾多跟帖。

『哎呀,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一位網友留言稱。

『多數人都不會活著的時候告訴家人,因為他們不相信自己會遭遇意外。』網友『夜太黑』說。

『你以為你存進你銀行的戶頭,你意外身亡他們會通知你家裡人有這筆錢嗎?太天真了!』網友『熊掌和魚』說。

記者採訪了南京多位年輕人,大家幾乎都是一部手機走天下,裡面有著各種支付應用,存款也有多有少。

在河西CBD上班的王先生告訴記者,他獨自一人在南京上班生活,因為利息高一些,他在支付寶上存了5萬多元,雖然大陸人都忌諱談死字,但確實如網友所說的,萬一自己真的遭遇不幸,這筆錢還真沒有人知道,包括自己的父母。『說實在的,我綁定的是手機,關聯的是銀行卡,我都不在了,即便支付寶真的能好心通知一下,我的手機不是被關機,就是沒人接,那這個通知有意義嗎?』王先生說,這還真是一個問題,家人如何知道我支付寶上還有錢呢?

在新街口上班的小劉告訴記者,自己的支付寶上有錢,老婆是知道的,但並不知道密碼。此外,自己的微信錢包經常有大幾千塊錢,但沒有關聯銀行卡,因為發紅包時常變動,根本沒把它當錢。『雖然忌諱說死,但萬一真的沒了,微信紅包這一筆錢肯定就沒了,沒有人把它當一回事,也沒法取出來。』小劉說。

記者採訪瞭解到,受訪年輕人中,基本都有躺在網路裡的財富,且相當一部分帶有『私房錢』的性質,不為人所知。『如果人真沒了,這些錢肯定也沒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家裡會因此遭受損失。

事實上,根據理財師的建議,也都提倡大家在投資理財時,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而是要合理配置,比如定期活期搭配,買點基金、股票、保險等,眼下支付寶、微信錢包、餘額寶等新型存款方式不斷出現。看來,遭遇『意外』之後的資產處理,還真不是一個杞人憂天的問題。

一個往往被人忽視的協定
長期不使用,支付寶會登出,微信會回收

網友們在議論時,還列舉了諸如支付寶、QQ登記註冊時的協定。記者研究發現,根據這些大家平時並不曾細讀的協定,遭遇『意外』的網友家屬想拿回網上遺產,還比較困難。

比如,《支付寶服務協定》第四部分第三項第5條就規定:『為了防止資源佔用,如您連續12個月未使用您的支付寶登錄名或支付寶認可的其他方式登錄過您的會員號或帳戶,支付寶會對該會員號或帳戶進行登出,您將不能再透過該支付寶登錄名登錄本網站或使用相關會員號或者帳戶。如該會員號或帳戶有關聯的理財產品、待處理交易或餘額,支付寶會協助您處理,請您按照支付寶提示的方式進行操作。』

與此類似的還有微信、QQ等帳號,比如在《騰訊微信軟體許可及服務協定》裡第七款第二和五條就規定:『微信帳號的所有權歸騰訊公司所有,用戶完成申請註冊手續後,僅獲得微信帳號的使用權,且該使用權僅屬於初始申請註冊人。同時,初始申請註冊人不得贈與、借用、租用、轉讓或者售賣微信帳號或者以其他方式許可非初始申請註冊人使用微信帳號。非初始申請註冊人不得透過受贈、繼承、承租、受讓或者其他任何方式使用微信帳號。』『用戶註冊微信帳號後如果長期不登錄該帳號,騰訊有權收回該帳號,以免造成資源浪費,由此帶來的任何損失均由用戶自行承擔。』

這條協定,大家註冊時都會點擊『同意』,但基本無人仔細閱讀。

由此可見,擁有支付寶且突然去世的用戶,按照協定規定,裡面的錢將會一直被動地凍結在該用戶的帳戶裡,等待著他(她)的親人來認領,且理論上,支付寶『會協助您處理』。但在現實生活中,支付寶如何協助你,在世的親人如何知道這個有錢的帳戶,還是個未知數。

同樣,作為微信、QQ、微信公眾號等工具的 『初始申請註冊人』,如果去世後,按協定規定,所有權歸騰訊所有,且『不得贈與、借用、租用、轉讓或者售賣』,這個號最終會被騰訊回收,那相應的微信錢包又會面臨何種命運?也是個未知數。

一個銀行業人士的建議
應立法規定定期公布『被遺忘』的帳戶

南京一位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在銀行裡,每年都有一些『休眠帳戶』,裡面也有或多或少的資金,一般來說,有的帳戶有第二聯繫人,銀行可以聯繫上,或者主人的親友會拿著銀行卡來查詢,比較好解決。對於網路平台裡的財富,可依照銀行資金的提取方式,提供死亡證明、戶口本、公證書或者法院判決書來提取。

但現在面臨的問題是,這些網路上的財富沉睡著,其親人根本就不知道,又該如何查詢提取?

對此,這位專業人士稱,根據有些協定的規定,一些帳號可能會在長期未登錄後被收回,甚至登出,那麼錢的歸宿在哪裡,現在確實沒有明確的規定,面對新生事物,法律也有滯後的地方。

『我倒是建議立法,上升到法律層面來,在一定時限裡已被登出的帳號,裡面超過一定的金額,平台提供方應主動聯繫當事人,或者定期公布。』該專業人士解釋稱,瑞士銀行向來以嚴格的保密制度著稱,但在今(2016)年上半年,瑞士立法機關修改了有關銀行內『被遺忘』的資金的相關法律條款,瑞士的銀行家們不得不打破『保密』制度,在網路上公布了一份約2600人的名單,希望透過此舉為那些被遺忘在銀行裡的存款尋找到主人。

『瑞士銀行此舉不僅是尋找主人,還可以尋找到主人的後人,透過相關的法律程序繼承、領取。』這位專業人士稱,只要定期公布,僅憑眼下眾多的傳播途徑和速度,不難找到主人或者親友,這也是網路平台取信於民、造福於民的一種方式。

專業人士觀點
公證處:
網路公司要完善管理

由於此事可能涉及到繼承和民事糾紛等,記者諮詢了司法和法律界的專業人士。『文章說法有一定道理,有值得思考的地方或者將來可能會面對的地方,但是過分擔心是沒有必要的。』南京公證處相關人士表示。

專業人士認為,這個問題有兩種情形,一是支付寶或者微信等帳戶持有人突然離世,家人知曉其帳戶裡有資金,該怎麼辦?另一種是帳戶持有人突然離世,家屬不知道其帳戶裡還有大量資金,這該怎麼辦?

先說第一種情形,國家目前對於『虛擬財產』還沒有明確的司法解釋,法律界也沒有定論。主流觀點是依照《繼承法》,對具有人身性質的網路遺產不可以繼承,如個人聊天工具QQ、MSN、網路ID等。而沒有人身性質的網路遺產則可以繼承,如網上店鋪、作品版權和遊戲幣等。這個問題的解決並不是太難。

如果出現第二種情形,南京公證處相關人士認為,這就需要網路公司不斷完善自己的管理和自律。辦法有三:一是網路公司針對這種情形,設立專門帳戶保管,然後積極尋找帳戶持有人或者家屬,但有弊端,前提是不能與公司自有帳戶混合,防止新問題出現,比如說某一天網路公司倒閉,資產混合導致去世用戶帳戶資金流失;二是網路公司主動與銀監會或者人民銀行協力廠商網路金融管理部門聯繫;三是在公證處辦理提存公證業務,並積極尋找持有人或繼承人。

律師:
可以用日記等形式
記下財富帳號

江蘇寧聯律師事務所雍進律師認為,年紀輕輕就立下遺囑會讓很多大陸國人接受不了,因此刻意回避,其實在西方不少國家,很多年輕人都有自己的律師,早早寫下財富清單立下遺囑,並不鮮見。

他認為,帳戶持有人可以以寫日記的形式,把自己財富帳號記下來,密碼不一定要寫,至少讓親人在看到時,會想到當事人的錢物在哪裡;可以向自己的親人坦承帳號資訊,裡面涉及到的部分錢物數額;不避諱,直接立遺囑,寫明哪裡有什麼,直截了當;另外,在發生意外後,合法繼承人也可憑相關證明文件主動向常用網路服務商比如支付寶、微信等請求查詢帳戶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