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幼稚園開始撐拐杖 他靠雙手支撐大學夢!

學校圖書館前的台階對李龍彪是極大的考驗。

『這個樓梯不好走。』李龍彪拄著拐杖走到二樓後已是氣喘籲籲,他從後背的書包裡拿出紙巾擦了一下汗,又繼續穿梭在幽暗的樓道裡。晚上7時18分,在花了11分鐘走完76個台階後,李龍彪出現在了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7號樓A棟4樓的教室裡。學校『特赦』他不用上晚自習,但他不想搞特殊,他想盡快融入自己所在的這個集體。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23歲的李龍彪出生不久經歷了一次失敗手術後,就只長上半身不長下半身,下肢畸形,需要撐著拐杖才能行走。然而,肢體的缺陷並沒有讓李龍彪成為一個『廢人』,反倒讓他在生活和求學的過程中,磨煉出了堅強的個性。他不希望別人同情他,他希望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樣完成自己的大學生活,走向社會。

幼稚園就開始撐拐杖了

上揚的髮型、時尚的眼鏡、肌肉感飽滿的手臂,如果只看上半身,李龍彪和其他充滿青春朝氣的大學生並無兩樣,很容易淹沒在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5030名大一新生的人群中。但如果把下半身也算上,李龍彪則有點『鶴立雞群』,走在校園裡,總能引來十足的『回頭率』。

李龍彪23年前出生在廣東省化州市那務鎮的新時代農場。剛出生幾個月,他就被診斷出患有腰脊椎瘤。為了不影響生長發育,父母在有限的經濟條件下將李龍彪送到鎮衛生院進行手術治療。不料,手術進行得並不成功,李龍彪的腰脊椎瘤非但沒有被完全切除,腿部神經還受到了損壞。這次事故致使李龍彪只有上半身能夠像同齡人一樣正常發育,下半身則『萎靡不振』,兩腿畸形生長,而且沒有知覺。

『從我記事開始我就不會走了,上幼稚園時就開始撐拐杖了。』李龍彪回憶起自己的童年經歷時平靜的神態中透露著無奈。為了不讓他徹底成為一個無用之人,李龍彪的父母力排眾議,將他送到學校讀書。『剛上學時總是遭來同學們異樣的目光,大家都給我很難聽的起外號,叫……』李龍彪張了張嘴,又把那些髒話咽了回去。

不過,隨著年齡一天天的增長,李龍彪越來越懂事了,對於別人的冷嘲熱諷他開始置之不理,『習慣就好了』。上初中後,他在課堂內外的表現和正常人並無兩樣,『別人怎麼學我就怎麼學』,心態平淡、勤奮學習,李龍彪的成績在班裡一直名列前茅,並如願以償地考上了市裡的高中。

沒有了爸爸早晚騎摩托車接送,也沒有了媽媽做好的熱茶熱飯,在化州二中讀高中時,李龍彪寄宿在學校,衣食住行都要自理。從拄著拐杖上5層高的教學樓到拄著拐杖洗衣服,從挑燈夜戰上晚自習到獨自搭乘大巴……『也沒什麼困難的。』回憶起自己起初的住校生活,李龍彪言語非常簡單,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

李龍彪去(2015)年的高考成績和本科線只差幾分,他不甘心唯讀個大專,便又復讀了一年。『不為別的,就是想追求更好的生活。』如今坐在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的階梯教室裡讀著自己喜歡的軟體工程專業,李龍彪覺得自己超出常人的付出沒有白費。『人的潛能是無限的,為了生存,什麼都能做出來。』這句別人眼中的心靈雞湯,已被李龍彪在實踐中總結成自己的人生哲學。

靠做微商賺生活費

即使撐著拐杖走路,李龍彪還是會不時地掏出手機看下微信,時而還露出微笑。李龍彪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低頭族,但他刷微信更多是為了向客戶做推銷。早在大學開學前,李龍彪就已經加入了一個微商團隊,為某通訊運營商在網上做話費充值代理。在他的名為『卓凡』的朋友圈裡,看不到自拍照,也看不到出遊照,全是關於話費充值卡的促銷廣告。『小生意嘛,就是想賺點生活費。』聊起兼職,李龍彪興奮的語氣中透露著幾分神秘感。 據了解,自9月3日開學至今,在還不太熟悉的大學校園裡,李龍彪已經透過微信賣出了十多張電話充值卡。

李龍彪的這份投入源於他兩個月前在廣州參加夏令營時受到的啟發。7月24日,受廣州殘疾者英語培訓中心的邀請,一向英語不好的李龍彪從老家跑到廣州參加了一個為期一周的夏令營。這是李龍彪第一次離開老家化州到大城市生活,光怪陸離的都市景象和夏令營中充滿正能量的殘疾同伴極大地開闊了他的眼界,『他們都比我心態開朗,比我做得更好。』李龍彪體會到如果以後把自己封閉起來,可能就真的無法融入社會了。於是,他決定主動出擊,積極入世,兼職做話費充值代理只是他初步嘗試,他希望在大學期間就能夠『幹票大生意』。

夢想的背後是巨大的經濟壓力。為了讀上與電腦相關的專業,李龍彪在同等情況下選擇了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這樣學費高昂的獨立院校。李龍彪現在所就讀的專業一年的學費就要1.9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再加上住宿費、課本費和生活費,一年下來差不多需要3萬元,這讓家庭條件本身不怎麼好的李龍彪背負了很大的壓力,乃至自責。『我讀一年大學的花費都快趕上別人讀四年了。』

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日復一日的撐拐杖磨得李龍彪的雙手滿是老繭,當記者提出拍下手部特寫時,他斷然拒絕了, 『我不希望讓人看到我有多殘,也不希望得到別人的同情。』李龍彪表示即使現在有人願意資助他,為他捐款,他也不會接受,他覺得自己現在還可以生活自理,有人比他更需要幫助。

『他是一個個性極強的大學生。』作為李龍彪所在班級的班主任助理,王嘉怡在新生報到那天就和李龍彪有了接觸。在她眼中,李龍彪樂觀要強,有獨立思考的精神且很會來事。學校考慮到李龍彪的身體情況,『特赦』他不用參加晚自習,但李龍彪開學至今,一堂課都沒有落下。軍訓結束後,參加了軍訓的同學都聚餐吃夜宵和教官告別,沒有參加軍訓的李龍彪同樣出現在了夜宵攤上,和同學們高談闊論,還喝了點啤酒。

在不到二十天的時間裡,李龍彪已拄著拐杖把校園裡的山山水水走了個遍。除了受身體所限無法騰出手來到食堂打飯,需要同學幫忙盛飯外,李龍彪沒有遇到任何困難。這兩天,他正在考慮加盟一些社團,參加同鄉會,以擴大自己的社交面。

來東莞上大學時,李龍彪將自己從頭到尾的行頭進行了更新。新的T恤、新的旅遊鞋和新的拉桿行李箱,一切都是嶄新的,只有其雙肩下的拐杖還是過去用的。在歲月的腐蝕下,李龍彪的拐杖已經有些老舊,有些部位的木頭已被磨得光溜溜的,拐杖底部用來增加摩擦力的黑色皮渣也已多次用鋼絲加固。

前天,他從圖書館出來,一位和奶奶一起散步的小朋友看到李龍彪撐著的廢舊拐杖時天真地喊了一句『哥哥,加油』,李龍彪馬上停下來報以微笑。李龍彪現在肩下的拐杖是他從小到大用的第5副拐杖,在這副拐杖的支撐下,他走出了家鄉,考上了大學,他希望這副拐杖能夠繼續與他同行,讀完大學,走向社會。


開學這兩天他常在學校轉悠。


李龍彪自理能力很強。


李龍彪無法上體育課只能旁聽。


小女孩轉過頭喊「哥哥加油」。


李龍彪在課堂上也積極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