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陳小春挑戰軍統站長:不一樣的表演方法

陳小春。

陳小春,早年給人的印象是叛逆不羈,是《古惑仔》中的山雞,是《鹿鼎記》中的韋小寶;如今,步入中年已為人父的他,早已鋒芒漸斂。近幾年和他密切聯繫在一起的是『家庭』、『孩子』這些溫暖的詞語。隨之而來的變化是戲路越來越寬,嘻哈搞怪的形象逐漸被成熟穩重所替代。

根據新華娛樂報導,近日,陳小春出演的電視劇《宜昌保衛戰》正在央視八套黃金檔熱播。憑藉以史實為背景的劇本創作,恢弘浩瀚的戰爭場面,以及浪漫英雄主義情懷,該劇一經播出就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收視成績。陳小春的加盟也成為該劇一大焦點,他出演的軍統宜昌站站長朱若愚因為有別於以往的螢幕形象而引人期待。對於這次大膽嘗試的新角色,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本色很難去定義,我現在理解的就是本人色彩,比如陳小春演朱若愚,就是這樣。』

《宜昌保衛戰》已是陳小春第二次和導演齊星合作了,這次應導演之邀客串該劇,飾演的軍統站長一面懷疑胡宜生是日軍奸細,一面又派得力手下江美雲同胡宜生合作鋤奸,朱若愚的心思不可謂不深,而陳小春也將這難以捉摸的軍統站長演繹得入木三分。

出演主旋律劇 認真詮釋展現自身特色

問:您這一次在宜昌保衛戰中扮演的朱若愚和您以往的角色還是有些區別的,您是出於什麼考慮接拍的這樣一個角色呢?
答:角色一定要好好去發揮,或者是要跟以往有不一樣的表演方法,那種性格,本來想要演反派,結果朱若愚也不是什麼很大的反派,只不過是個情報聯絡員而已。齊星導演說我是本色無所謂,反正是陳小春去演。他們寫他是反派,但是我不覺得,他只是維護一些自己的收效,比如曼姐,丁丁,戲裡有兩個女演員,而且就是主要作用就是覺得徐佳好像感覺不對,好像老是去懷疑他,對他沒有太多的信任感在。

問:現在很多港台演員都開始出演抗戰劇,會覺得這樣的題材拍攝起來跟以往的有什麼不同嗎?
答:現在已經沒有太多內地的或者是哪裡的區別。比如碰到齊星導演這些走心的導演,多拍一些也無所謂,現在有很多演員去演一些算是主旋律題材的,OK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去演這類主旋律題材的,我蠻喜歡的,也許是以前自己的歷史不太好,多拍些這種劇去了解一下。

問:您之前有過很多經典的角色,那此次出演《宜昌保衛戰》,會不會因為擔心超越不了之前的角色而有壓力呢?
答:以前的角色就歸以前的角色吧,我覺得當一個演員就不應該給自己那麼多壓力,反正有一個好的劇本,選好了去演,盡力去做好,我覺得也是對自己是個不錯的交代,要說壓力,我覺得沒有。

問:看到網上有一些評論,說你演朱若愚演出了古惑仔的感覺?
答:這兩個不一樣,朱若愚是比較文靜,比較靜一點,怎麼會和古惑仔相比,劇裡我穿的是民國一點的衣服,所以想太多了吧。

搭檔童蕾合作愉快 下步計劃開拍網劇

問:這次和童蕾老師合作感受怎麼樣?您覺得她是什麼類型的演員呢?
答:童蕾老師,她是一個很在狀態的,每一次每一場戲,如果是和她一起,她狀態保持的很好。

問:您接下來有什麼工作安排嗎?會考慮再次和應采兒合拍影視劇嗎?
答:暫時沒有跟采兒一起拍戲的計劃,接下來會在香港拍一個網劇,年底跟古惑仔五個人會去國外拍一個戲,那個應該是十二月以後的事情了。

問:您都是用粵語對台詞?還是盡量用普通話呢?
答:有時候台詞不長的話,就可以講普通話,太長的話就是一進來先將普通話,中間會講廣東話,最後結尾的時候再講普通話,還給對手接,會比較好接,通常情況下我也會努力盡力去講普通話,但是有時候普通話我講不出成語的那種力量,就會弱下去了。

問:您有考慮帶著Jasper參加親子類真人秀節目嗎?
答:我應該不會帶我兒子去參加親子真人秀,不想讓我兒子現在搞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