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你懂了我的堅持 你就走進了我的心裡

襲法祖和妻子裘羅懿合影。

兩位膚色不同的老人,面對面用三種語言親密交流著,手牽著手,時而相互依偎。 他們的故事羨煞了不少年輕人,兩位老人相識在德國,男主角就是名聲顯赫的『大陸外科之父』襲法祖,大陸著名外科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素有大陸『神刀手』之稱,60年施行手術未錯一刀。女主人公則是他的妻子裘羅懿。 九十多歲的院士與老伴兒手牽手的畫面,旁人看來格外浪漫,但對他們來說,卻是生活的日常。

根據中國青年網報導,50年前,襲法祖和裘羅懿剛到武漢,那時的武漢外國人很少,他們手牽著手去散步,後面跟了很多小孩子在團團圍著看!

兩個場景,時隔50年,光陰變幻,從黑髮到白髮,而他們相濡以沫,幸福得像花兒一樣。 想來最美妙的的事莫過於在學生時代認識個她,年輕時,你牽著我,我牽著你;隨著歲月變遷,還牽著;等老了,就算走不動了,也是你左手,我右手。 真是應了那句歌詞『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情,就和你一起慢慢變老。』正如網友評價:那個年代的人很鈍,愛上一個人,就不計代價一直走下去,做一份工作,就憑良心負責到底,研究一個專業,就把操守堅持一生。

他們的愛情最初也不被認可,萌芽在硝煙戰場上,曾受到各種阻攔。時光回到60年前,二戰時,裘法祖當時是德國戰時醫院的醫生,醫學院學生裘羅懿在醫院做義工。一天他正做手術時,一名護士長神色緊張地跑進來:『地上躺著許多從集中營來的囚犯。』他一聽,馬上讓護士和助理醫生帶上外科器械,飛奔出去。他看著躺在地上的將近40個人,羸弱待斃,身上的集中營條紋囚服髒陋不堪,被持槍的德國士兵包圍著。面對這一幕,醫生的天職戰勝了恐懼,襲法祖鼓足所有勇氣,大聲喊道:『他們全都感染上傷寒,我們必須把他們帶走。』就這樣,所有人被藏到醫院的地下室接受治療。於是,襲法祖為他們看病,裘羅懿就默默為病人們準備飲食和被褥。


裘法祖與岳父在德國合影。

這個正直靦腆的大陸小夥子俘獲了女孩的芳心,兩人的愛情慢慢開花結果。不過根據當時納粹的法律,二者不能結婚。好在裘羅懿的父母很開明,接納了,兩人在家裡悄悄地結了婚。萌發在硝煙戰場中的愛情,就這樣修成正果。


德國授予裘法祖和裘羅懿夫婦『寶隆』獎章。

60年過去,裘法祖早已成為醫學泰斗、大陸現代普通外科的主要開拓者、肝膽外科和器官移植外科的主要創始人和奠基人之一、晚期血吸蟲病外科治療的開創者,那些曾經的阻攔也早已煙消雲散。 因為我懂你的堅持,認同你獨立的人格和行醫的操守,因為我們有共同的價值觀,所以,我要微笑著、不回頭地走向你,任槍口、戰爭,都無法阻攔。

生活中的他們相互扶持,在家與國的權衡中作出了默契的選擇。 1946年底,抗日戰爭勝利的消息終於傳到了德國,已經是醫院外科主任的裘法祖萌發了回大陸的念頭,但是裘羅懿會跟著丈夫背井離鄉,去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國度嗎?當時他們的生活已很穩定了。『當我提出要回國的時候,我的夫人表現得十分寬容和善良,她說我一定跟你回去,無論大陸是怎樣的。』裘法祖說。


裘法祖和裘羅懿夫婦。

有人勸裘羅懿,『他那樣的國家通貨膨脹,連兒子的奶粉都買不起,怎能保證得了你的生活?』裘羅懿卻微笑著說:『我的位置永遠在丈夫身邊,我要陪著丈夫留在大陸。』 裘法祖說,『她太標準了,很難找到她那樣的人。她的情商比我好,她說小孩子沒有爸爸是不行的,既然嫁給了裘法祖就嫁下去了,苦也苦在一起了。』

回大陸後,1952年裘法祖參加抗美援朝醫療隊並任顧問,在長春軍醫大學救治志願軍傷患。1956年,裘法祖擔任武漢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現武漢同濟醫院)外科主任、教授,1993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他被稱為外科全才,在腹部外科、神經外科、泌尿外科、骨科等領域均有很深造詣。技術上的千錘百煉和豐富的經驗累積,造就了『不多開一刀,不少縫一針』的『裘式刀法』。裘氏手術刀法被譽為大陸外科的一把『寶刀』,同事稱讚『他要劃破兩張紙,下面的第三張紙一定完好』。


1949年初裘法祖夫婦抱孩子與父親合影。

新中國百廢待興,急缺醫學人才,裘法祖決定,把大半精力放在醫學教育上。他主持編寫了以五年制醫學教材為主體的50多種醫學教材,現在醫學院的教材中還能常常見到這個熟悉的名字。主編《黃家駟外科學》第六版時,800萬字的一部書稿,每一篇、每一頁、每一個標點他都認真看過。 裘法祖說:『我有三位母親,一位是生我養我的母親,一位是教育我的同濟,一位是我熱愛的祖國。』

婚姻的目的是彼此說明,不但延續生命,更是幸福美滿的奠基,是國家穩定的根基。她懂他的堅持,毅然放棄優渥的生活條件,漂洋過海隨他來到大陸;他懂她的堅持,用心默默陪伴她,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50多年來,老兩口一直住在一個50平方公尺的房子裡,『原本我們是有兩套房子的,可是有一天,我的夫人在窗口聽見外面有人說,這一層樓都是裘法祖的,夫人就跟我說,我們的房子太多了,不好,應該退掉一間,所以我們一直就住在這一間裡。』雖然不寬敞,但小屋洋溢著溫馨與和諧。裘法祖說,『老伴兒教會我: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學問要不知足。』


年輕時的裘羅懿。

對待病患,裘法祖也這樣堅持不知足。裘法祖曾接待一老婦來診,病人說她肚子非常不適已有很長時間,問過病情後,裘法祖讓其躺下,又仔細按摸檢查她的腹部。檢查後她緊緊握住裘法祖的手,久久不放,說:『你真是一個好醫生。我去了六七家醫院,從來沒有一個醫生按摸過我的肚子檢查。』 裘法祖一生獲獎無數,但在眾多的獎項中,他最為認可的是2001年大陸醫學基金會授予的醫德風範終身獎。

『醫生治病,是將病人一個一個背過河去的。一個病人願意在全身麻醉的情況下,讓醫生在他肚子上劃一刀,對醫生是多大的信任啊。這種以生命相托的信任,理應贏得醫生親人般的赤誠。』 婚姻是紅本子上清晰的鋼戳,是以家為圓心、以職責為半徑的同心圓,是兩個人牽手完成的人生馬拉松。

美好的愛情和婚姻讓人終身受益,更是社會穩定前行的基礎。 相濡以沫、與子白頭不僅是陪伴,更是兩個心靈的昇華與進步,以愛情力量滋潤更加獨立的人格。婚姻的紐帶,不只是外在條件的匹配,而是磨礪自由精神時的共同成長,是追求獨立自由的道路上的相互支持,是困惑無助時緊緊相依的脊樑,是肝膽相照,不離不棄,刻骨銘心。 如今,他們的故事依然暖心,依然感染著年輕的人們。


裘法祖一家。

有報導說,接受採訪時,裘夫人特別漂亮,穿著一件大紅色的毛衣,歲月已經把她的金髮染成了白色。因為身體不太好,裘夫人幾乎沒有說什麼話,一直在旁邊微笑地看著裘老,看著大家。家裡是裘夫人收拾的,很整潔,兩位老人的生活很簡樸,傢俱是從上海運過來的老傢俱。裘夫人最大的愛好就是打掃和布置房間,她很愛花,家裡到處都擺上了鮮花,尤其是窗台上紅紅的玫瑰開得最豔。

『我喜歡在晚上工作,經常會工作到深夜一點半,我老太太就先睡了,其實她一直都沒睡好,怕我在外面發生什麼問題。有一次,我去洗澡了,她出來看不見我了,就到處找,問小老頭子在哪呢?我趕緊出來,怕她著急。她離不開我啊!』 裘法祖在90歲高齡時,還堅持自己照顧82歲的愛人,每天為她睡前洗漱。裘法祖當時說他最擔心是夫人的身體。『我是醫生,我不忌諱談生死,我都90歲了,我老太太也82歲了,一切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卻在想一件事情,我倆誰先走比較好,我想明白了,老太太先走好一點,如果我先走了,她一個人怎麼辦呢?所以她先走比較好,她走了,我也就跟著去了。』

我懂你的堅持。動人的愛情,僅此一句,足矣。想來,這正是他們感情好的根本原因。我懂你,就會盡我所能,讓你好過一點。 這篤定的愛情恰如一股清流,讓我們重新相信美好,相信諾言,相信一切理想主義的堅持,愛情的力量總能觸碰到我們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你懂了我的堅持,你就走進了我的心裡。


裘法祖院士與夫人在家中(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