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老師手寫54封家長信近3萬字 內容各不同

看著親手寫的家長信,何蕊很有成就感。

54封致家長信,內容各不一樣,長的近千字,短的300多字,全部由何蕊手寫完成。與人聊起這件事,她這樣評價自己:『我沒啥技巧,就是真誠,我是笨人,就用笨方法!』

新華網據大河網報導,何蕊所說的『笨』其實也是一種『真』,用真誠的方式表達自己對學生的一顆真心,用真摯的話語表達自己對工作的一片真情。檯燈下、課桌前,手寫體、家長信,半個月、3萬字。

這麼浩大的『文字工程』出自鄭州大學實驗小學四(3)班班主任何蕊之手。11月18日下午,鄭州大學實驗小學四(3)班舉行了家長會,54位家長每人都收到了一份神秘禮物:何蕊老師為家長們『私人訂製』的書信,高調表揚孩子的優點,溫柔指出孩子的缺點……滿紙的真誠感動了所有家長。

『瘋子』、『傻』,老公曾這樣評價何蕊做的這件事。但何蕊的回答很『任性』:『我沒啥技巧,就是真誠,我是笨人,就用笨方法!』

致家長的一封信

寫給雷雷(化名)的家長:最令我感動的是去(2015)年運動會,我讓他負責甩大繩,其他同學跳,另一個甩大繩的是我……連我這個成年人都覺得累,他卻說:『何老師,你用勁兒小一點,我使勁兒大一點。』對於缺點,何蕊提醒道,這段時間,雷雷的學習有點落後,主要原因是基礎和學習習慣不好,建議家長和老師一起從這兩方面幫助他。

寫給丁丁(化名)的家長:這學期比上學期脾氣好很多;學習態度有了一些進步;做錯事找藉口的時候少了;有時會主動整理自己的書桌……但有時不能很好地完成作業,經常不戴紅領巾……四年級是一個轉型階段,請您記得多和孩子溝通,多和老師溝通。

手寫書信,讓家長感動

一身黑衣,圓圓臉龐,1990年出生的何蕊顯得豪爽而親切。下午4點,距家長會開始還有半個小時。教室內,她正和孩子們一起把寫好的信逐個裝進信封裡。當天,孩子們也給各自的家長寫了一封信,提前塞進了信封。

記者翻開還未來得及裝封的信件,藍色、黑色,不同顏色的筆跡將寫信時間清晰地分割開來。54封信,長的近千字,短的300多字,字數一共近3萬。

4點半,家長會正式開始,主題是『溝通從心開始』。何蕊先總結了這一學期的整體情況,隨後把『神秘禮物』發下去。家長們打開信封,有的把信翻看好幾遍,有的陷入沉思。『我們是一家人,一起為了孩子的成長在努力,我想告訴各位,把孩子交給我,請你們放心!』話音一落,便響起了陣陣掌聲。

『我淚點低,一看到信,眼眶就濕了。』結束後,一位家長感慨,每人一封信,還是手寫的,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而且,信中提到的孩子的優點、缺點都很中肯。『真的是太用心了,怪不得孩子經常說何老師就像是媽媽!』

加班寫寫寫家務活兒由老公『包圓兒』

『其實家長特別希望跟老師多溝通,但有些是因為工作忙,有些是「不敢」,那我就主動點唄。』何蕊說,她是個『文藝青年』,喜歡舞文弄墨,便用寫信的方式與家長『聊聊天』,『我寫字比打字快,而且手寫更有誠意!』

手寫54封信,內容還各不一樣。起初,何蕊並未意識到這是一項繁重的工作。但真正開始動手,她才發現此事並不容易。

『每天還要備課、批改作業、管理班級,只能趁課間、中午、晚上、週末,抓住一切時間寫信,最晚的一次寫到晚上12點。』何蕊說,後來,就連起初非常支持她的老公,也開始埋怨她『瘋子』、『傻』。埋怨歸埋怨,老公還是主動承擔起所有家務,做飯、洗碗、拖地,一人『包圓兒』,『她的脾氣我太瞭解了,一根筋、鑽牛角尖兒,勸也是白勸。』老公谷宗博笑著說。

可是,寫到20多封的時候,何蕊突然感覺寫不下去了,『不能放棄,家長、老師的溝通是個難題,敷衍了事,這一步就永遠邁不出去。』永遠充滿正能量的自我激勵,為何蕊打了一針強勁的『雞血』,11月16日晚上11點,最後一封信寫完,這項大工程終於完成。

『不僅不累了,還渾身舒展了。』何蕊說,拿著一摞沉甸甸的稿紙,她特別有成就感,還給這54封信拍了好幾張照片,留作紀念。

鄭州大學實驗小學校長劉洋說,給每位家長寫一封信的事,何蕊跟她溝通過,她非常讚賞,但也很擔心這麼大的工作量她能否堅持下來。『最終的結果非常好,我很受感動。』劉洋說,何蕊的用心,會拉近與家長的距離,教育更有針對性。

她能帶好班嗎?90後班主任也曾被質疑

用心陪伴孩子成長,如今的何蕊已經得到了認可,但她也曾有一段被質疑的時光。去年9月,何蕊來到鄭州大學實驗小學工作。『不會打扮』,何蕊這樣形容自己,加上年紀小,不少家長懷疑:這個老師當班主任,能帶好班嗎?

何蕊察覺到家長的心態,心裡有些失落,但生性倔強的她,再次用『何式』自我激勵法給自己打氣:『沒有我何蕊辦不到的事兒,我非要幹出一番名堂。』丈夫說,每天下班後接上何蕊,她打開車門的第一句話,必然與學生有關。平日裡,倆人聊天的內容,80%都是學生。就連手機裡的照片,也大部分是學生,數量遠遠超過他們倆人的合影。

『她是個「迷糊精」,不認路、丟三落四,但就是對學生的事兒記得特別清楚,我經常說,她所有的聰明都用到了學生身上。』丈夫谷宗博忍不住開起了何蕊的玩笑。

有的孩子身材較胖,何蕊還會提醒家長督促孩子減肥,保持健康體魄;有的孩子把同學的玩笑特別當真,她建議家長多和孩子溝通,讓孩子更加開朗;有的孩子經常被送去午托班,她會提醒家長多接送、陪陪孩子……

『起初我們確實對何老師有質疑,一年多的相處,真正明白了「日久見人心」的含義,何老師為孩子付出了太多,把孩子交給她,放心!』家長賀女士說。

曾因『認真』而受益所以懂得它的價值

認真甚至較真,是很多人給何蕊的標籤,她說,這與她的經歷有關。

何蕊出生在濮陽農村,家裡條件非常困難。高一那年,她無奈輟學,但何蕊始終有一個信念:還要回來上學。當時,何蕊在一家自來水廠當會計,白天上班,晚上學習。工作一年多,何蕊重新回到校園讀高三,參加高考。

因為落下許多功課,她的成績並不好,但非常努力,這些被一位有心的老師看在眼裡,他鼓勵何蕊說:『你很有毅力,無論將來做什麼,都會走得很遠。』這句話,給了何蕊莫大的鼓勵。也是從那一刻起,她才知道,老師對人影響巨大,她決定今後自己要當一名老師。

經過一年的學習,她考入一所大專院校,學習語文教育專業。2012年畢業後,她通過特崗老師招聘考試,來到濮陽一所農村小學任教,去年,又透過招教考試來到鄭州。

一路艱辛,每當有人問她,這麼認真值得嗎?何蕊總在心裡告訴自己:『對學生的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一句話、一個眼神,對孩子的影響都是無法估量的。』何蕊說,她是『認真』的受益者,所以懂得認真的價值。

對於未來,何蕊說,她會跟教育『死磕』,在這條路上,和孩子一起走得更遠。


家長們仔細閱讀班主任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