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郎平:要帶就只帶大陸隊

郎平:要帶就只帶大陸隊。

隨著紀錄片《轉捩點——郎平》下集在11月28日的央視體育頻道播出,56歲的郎平是否在未來四年帶領大陸女排征戰2020東京奧運會這個焦點話題有了進一步的答案。她透露,儘管有外國球隊邀請其出任主教練,但是她在從里約奧運會回國的第二天就拒絕對方。郎平希望先治療好一身的傷病,否則影響國家形象,而且,她明確表態:『要帶就帶大陸女排,要不就不帶了。』

是否執教與錢無關
奧運回國第二天就有外隊挖牆腳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大陸體育代表團在今(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唯一大球集體項目金牌,是由郎平率領大陸女排奪得的。她是否與國家體育總局排球運動管理中心續約四年,這是奧運會之後大陸女排最受外界關注的話題。

從9月至今,郎平一直沒有明確回應,直到11月21日,央視體育頻道播出以郎平為主角的紀錄片之前,她親自在微博上『賣關子』,呼籲大家收看該片,並透露是否續約的答案就在其中。不過,這部紀錄片分成上、下集,上週一播放的上集並沒有太多涉及到續約內容,於是,大家紛紛把目光聚焦在11月28日播出的下集,果然,答案看似浮出水面了。

郎平首先回顧了2013年重新執掌大陸女排帥印的過程。『一開始排管中心還有許家印先生,都儘量說服我,但一開始我真沒同意。從我的年齡看,要對付這麼大的工作量,還是比較難的。因為我們都知道,作為國家隊主教練需要承受的工作壓力有多大。其實到最後做決定的時候,我自己依然還是非常猶豫的。』她是從2009年收到恆大女排俱樂部邀請,正式回國執教。在5年的合約期裡,郎平率領恆大女排成功衝A,並一舉奪得全國女排聯賽冠軍。

郎平強調,2013年決定重返大陸女排的時候,並不是因為排管中心與恆大集團許諾了不菲的待遇,『我接不接手大陸女排,跟待遇問題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大家都知道大陸女排主教練的待遇情況,如果我出去帶別的隊,積蓄和收入肯定會更多。』事實上,在帶領大陸女排從里約凱旋歸國的第二天,郎平就收到了外國球隊的邀請。

此前也一直有傳聞,義大利女排誠邀郎平出任主教練。『確有此事,我們從里約回國後第二天,那邊就來聯繫我了。』對此,郎平明確拒絕:『我告訴對方,不考慮。一個是年齡大了,身上傷病也不少,再加上我女兒都工作了,我也不想再東跑西跑了。』

郎平母親認為女兒『幹不了』
『她再幹會躺在訓練場上』

在2013年上任之後,郎平堅持『大國家隊』理念,常年的集訓隊員人數保持在20到30人,年齡層跨度覆蓋2020年東京奧運會,很好地完成了『前人種樹』的任務。其實,她對於大陸女排教練團隊的組建也遵循相同的模式,除了領隊賴亞文之外,教練組包括吳曉雷、于飛、包壯、李童、袁靈犀以及安家傑,她希望儘量多帶一些教練。

在郎平未有明確表態是否續約之際,外界猜測不絕,有傳賴亞文以及安家傑成為熱門人選。賴亞文是上世紀90年代郎平第一次執掌國家隊期間的絕對主力。在退役之後,她一直在大陸女排工作,輔助過陳忠和、蔡斌、王寶泉、俞覺敏四任主帥。

安家傑曾經是大陸男排主力,他在里約奧運週期作出任郎平左右手,在大陸女排需要兵分兩路參賽的時候,他曾經獨當一面帶領二隊出征過世界女排大獎賽總決賽。倘若郎平不執教,大陸女排還面臨著聘請洋帥的可能,前國際排聯主席魏紀中一直認為這是可以嘗試的,因為俄羅斯女排、德國女排、荷蘭女排、美國女排、日本女排等對手都曾經聘請外國人出任主教練。

以上均在郎平不續約的前提下才可能發生,她無疑是目前被公認的大陸女排主教練最合適人選。一個月前,郎平在上海出席全國女排聯賽開賽儀式的時候談過續約問題,她當時的回應是,身體情況可能讓她不適合再當主教練,『整個身體的零部件都有問題,我會儘快去美國做體檢。

有時我靜下來會想,又是一個4年,我的身體能夠承受嗎?畢竟,每天六七個小時高強度工作,必須全身心投入,我還能夠堅持嗎?』這被解讀為郎平不想續約了,而在紀錄片上集播出之後,她真的就去了美國,還在微博上傳了女兒接機的照片。

在紀錄片的下集中,編導先問了郎平母親,是否願意讓女兒繼續執教大陸女排。已經80多歲的郎平媽媽說:『她幹不了啦!一身的傷病,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她再幹,我看會(累)躺在訓練場上。』孝順的郎平趕緊接話:『我還是先治療吧,要不走路都一瘸一拐的,這也影響國家形象啊。』

在明確表態不會執教外國球隊後,郎平終於說出了讓廣大球迷放下心頭大石的話:『要帶就帶大陸女排,要不就不帶了。』這是向來幽默的郎平,在換個方式再暗示續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