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大陸千禧一代消費報告 2/3買房靠父母

《中國經濟周刊》2016年第45期。

在世邦魏理仕11月9日發布的報告裡,『千禧一代』被定義為22歲~29歲,也就是85後、90後。在以往媒體和公眾為他們描摹的臉譜中,逃不過『叛逆』『先鋒』『張揚個性』這樣的標籤,然而在這份關於消費需求的報告中,這個逐漸成為勞動力和消費市場主力軍的群體卻出乎意料的保守。

根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因為居高不下的房價,我們注意到,有61%的千禧一代目前與父母同住,這個比例在香港是90%,但是將近一半的大陸受訪者計劃在未來兩年內搬出,並且無論是否正與父母同住或正在租房,57%的人計劃在未來購買房產,這種對房子的熱衷程度在亞洲居首。』這家全球最大的商業地產服務和投資公司大陸區研究部主管謝晨對記者表示。

有其他分析人士對記者解釋,由於這個年齡段正值婚齡,是所謂的購房剛需人群,這樣高的比例還是一定程度反映出未來房地產市場的需求支撐。此外,儘管房價高企,因為有了父母支持,千禧一代並沒有停止對日常生活的品質追求。

2/3千禧一代買房靠父母

吳雨宸進入美資企業軟體開發部工作一年,是標準的90後,因為曾在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留學三年,所以至今沒有多少經濟積累,但他甚至等不及落戶上海,就在和上海嘉定地鐵一站之隔的昆山花橋買了房。

『留學三年,浪費了購房的大好時機,先讓父母支援首付,上車再說。』他對記者傳遞的觀念也得到了很多共鳴。在新媒體實習的Amy 1992年出生,明(2017)年才能走出象牙塔,但在這波如火如荼的房價大爆炸中也不甘寂寞,父母的經濟支援成了買房的資本。甚至有在校90後告訴記者,身邊同學已有20%以上加入了購房大軍。

調查顯示,大陸千禧一代將其收入的22%用於儲蓄,在亞太區位居前列。這既說明這一群體依然傳承了較好的儲蓄習慣,也反映出對於未來購房、養育子女等重大開支的未雨綢繆。

『雖然在眼下無房的千禧一代中有超過一半計劃買房,但購房資金成為最大難題,無論是否以貸款形式購房,在目前的有房族中,超過2/3的大陸千禧一代得到了父母資助。』謝晨對記者解釋。

而這一比例在北上深這樣的大都會很可能更高。秦明1988年生人,已經奮鬥到了某網路巨頭的中層位置,儘管現在稅後年薪已經超過了4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並且積累了100萬元存款,他還是對記者大嘆苦經:10月買下位於浦東內環的一套兩居室依然由父母出資200萬元支援,『按照我的工資流水,一共只能貸款370萬元,父母支援後勉強可以買下這套房子,並且背上每月還款2萬元的房貸。』

據謝晨介紹,這份《報告》中的1000名受訪者並不僅限於北上廣深這樣的大都會,而是對大陸市場的全景式調研,受訪者來自包括東部沿海、南部甚至西藏的樣本。

謝晨從未來開發商產品的角度這樣解讀:『高企的房價使得大部分千禧一代在搬離父母之後大多選擇租房,儘管不願犧牲生活質量,但這一群體仍然希望能夠擁有房產。對於購置住房,由於購房資金及房貸首付款等壓力,配套設施齊全、交通方便的小戶型實用公寓將會是千禧一代的理想選擇。對於租房,千禧一代比其父輩有更寬容更開放的觀念,但同時也更重視居住的硬體品質和軟性氛圍,催生白領公寓等長租房社區的需求。』

千禧一代1/3收入用於休閒娛樂

不過,刨去購置房產的巨額成本,報告也指出,北京和上海的生活成本僅為紐約的一半,與全球其他相近城市相比並不算高。據悉,大陸千禧一代的基本生活支出,包括住宿、交通和公用事業花費在其總收入的占比僅為28.3%,為亞太區最低。

正因為如此,大陸千禧一代在休閒娛樂方面的消費支出達到了較高水準。由於有了父母的支援,房子並沒有削弱他們對生活品質的追求。報告顯示,大陸千禧一代將收入的三分之一用於非食品購物如購買服裝、電子產品等,外出活動如外出就餐,看電影、去酒吧/夜店等,體育活動如觀看/參與體育活動、去健身房等。

這一群體每月外出就餐 5.9天,觀看現場表演或電影4天,去購物中心進行非食品類的消費為2.7天。一方面是對外出休閒娛樂活動熱情不斷上升,另一方面注重生活體驗的普遍態度也體現在購物方式上。25%的受訪者將獲得實物體驗的需要作為不在網上進行更多非食品類消費的首要原因。報告認為,能夠讓其感受產品實物並滿足文化、社交等複合體驗的實體店依舊是不可或缺的消費場所。

世邦魏理仕華東區顧問及交易服務商業部資深董事範紅娟對記者分析:『他們更傾向將時間和金錢投入到旅行、娛樂和外出就餐等增加體驗感的活動中,儘管他們是網上購物的主力,但購物中心的實體零售模式能夠帶來更多的體驗和社交元素,所以實體店並不如有些分析想像的那樣行將消亡,只是零售商應當更加注重體驗的營造,為千禧一代消費者提供適合休閒、社交的購物場所。

有趣的是,同樣因為這種對體驗感的重視,多數千禧一代會將辦公空間的美醜度作為職業忠誠感的重要考量。調查顯示,67%的大陸千禧一代表示在職業生涯中不會跳槽或僅會進行次數有限的工作變動,辦公空間品質則是求職時除工資、福利以外的主要考慮因素。

高達81%的大陸千禧一代認為良好的辦公空間設計和布局,會對工作產生積極影響並提升滿意度。諸多高科技公司正是依靠這方面的突出優勢樹立創新形象,成功吸引到年輕科技人才,而休閒區域與員工餐廳被公認為重要的輔助設施。

世邦魏理仕華東區顧問及交易服務辦公樓部執行董事張越對記者解釋,工作場所已不再是單一的辦公地點,它正在成為滿足員工休閒、社交以及參與其他活動需求的重要場所。能夠根據千禧一代的特點設計打造辦公空間及輔助設施配備,滿足多元需求,是吸引並留住人才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