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營改增要減稅2兆3500億 總理這步棋深謀什麼?

2016年4月1日,李克強在國家稅務總局資訊系統監控室,向工作人員詳細了解營改增開票、申報過程,以及稅收徵管資訊系統運轉和技術保障情況。

大陸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減輕稅負情況的彙報。對於全面實施營改增的要義,李克強總理一語點透:營改增不簡單是稅制改革,也是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頭戲。

根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大陸總理今(2016)年以來反覆強調一項硬要求:全面實施營改增後,『要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日前有關部門提供的資料表明,僅營改增一項,預計全年減稅總規模將超過5000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實現大陸國務院確定的政策目標。會議要求,下一步要針對金融、建築等試點行業企業反映的問題,及時研究明確相關領域納稅政策口徑,在風險可控、制度公平前提下進一步完善相關措施,擴大減稅效應。

一方面是,經濟下行壓力大,企業日子普遍困難,致使財政收入也跟著少了;另一方面,財政收入少了,卻還要從中擠出5000多億反哺企業,其中折射出本屆政府的民本施政理念。如此大規模的減稅,對當下的企業和市場不啻一場貴如油的『及時雨』。為此,中央政府今年將財政赤字率從2.4%提高到3%,主要用於減稅降費。所謂積極的財政政策,究竟積極在哪?從中可見一斑。更深的意義,誠如總理所言,營改增是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頭戲,以此為企業減稅減負,從而換取企業蓄勢創新、轉型升級的持久動力。

從國際經驗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減稅。上世紀80年代美國以提升投資和生產積極性的減稅及減少政府干預等一系列新政,短期即促使經濟回暖,增加了就業,並由此奠定美國自1983年開始長達25年的經濟繁榮。德國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透過減稅減負改革稅制等,成功實現經濟回暖,成為當之無愧的歐洲第一大經濟體。現今橫向看,面對全球經濟復甦乏力的國際大環境,許多國家都在減稅上大做文章。美國新當選總統更是把減稅作為高調宣示的主要經濟刺激政策。

當下大陸正處於經濟轉型升級、產業從中低端邁向中高端的關鍵階段,我們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自己的國情背景、路徑判斷和政策舉措。正是從當前實體經濟普遍不景氣、民間投資意願不足等現實出發,本屆政府把營改增等減稅措施,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棋局的重要一招。

營改增也並非單純的『減』。透過鼓勵高端研發、現代服務業、拉長產業鏈等,將會重塑大陸的產業格局,尤其會助力高端製造業、現代服務業等快速成長。同時,中小微企業尤其是初創企業對於稅負往往更為敏感,減稅將極大地提高它們的存活率和競爭力,從而獲得更大發展空間。

當天常務會上,有關部門言簡意賅總結了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實施大規模結構性減稅的成效:減輕了企業負擔,激發了市場活力,創造了就業機會,特別是引導了現代服務業發展。事實上,所有這些指標,不正通往經濟的繁榮之路嗎?

李克強在會上說,從當下看,減稅無疑會帶來財政收支平衡的壓力。但他強調,要讓企業過好日子,政府就要過緊日子。而從長遠看,這項改革不光對企業有利,對國家財政也有利。

這有資料支撐:5月1日全面實施營改增以來,新增試點的金融、建築、房地產和生活服務業四大行業,增加了53萬納稅戶。這很容易理解,減稅利好之下,企業更願意納稅了。這不僅增多了稅源,也擴大了稅基;不僅實現了民富,同時也有助於國強。『減』和『增』最終實現了有機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