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省發布工資指導線:基準線無一例外均下調

19省發布工資指導線,基準線無一例外均下調。

青海省11月8日發布了2016年企業工資指導線(下稱『工資指導線』),明確企業工資增長的基準線為7%,上線(預警線)為13%,下線為3%。

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11月28日,已有海南、北京、山東、山西、內蒙古、天津、河北、四川、雲南、陝西、江西、新疆、上海、貴州、廣西、青海、福建、甘肅、寧夏等19個省(區、市)公布了今(2016)年的工資指導線。與去(2015)年相比,多個省份的指導線數值都有所下降。

對此,大陸勞動學會副會長蘇海南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大陸整體經濟是下行走勢,工資的增長也要跟經濟增速相適應。今年很多地方工資指導線安排的增幅下降,跟各省份的經濟增速放緩有關。但是,工資指導線下降,並不意味著工資進入負增長,只是工資漲幅較以往有所減少。

7省份上、中、下三條線全部下調

按照慣例,各省份會在每年的上半年發布當地的工資指導線。

記者統計發現,今年7月之前,僅有天津、北京、山東、山西、內蒙古等5省份發布了2016年工資指導線。從8月至今,海南、河北、四川等其他14個省份陸續發布。但是,截至記者發稿,依然有一些省份未發布今年的工資指導線。

在已經發布的19個省份中,多地的工資指導線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調。其中,海南、甘肅、河北、四川、山東、青海、陝西等7省份的上線、基準線、下線均有所下降。例如:甘肅的基準線從2015年的11%降為8%,上線從16%降為14%,下線由5%降為4%;河北的基準線從2015年的11%降為8%,上線從18%降為13%,下線由4%降為3%。

在基準線方面,跟2015年相比,已經發布的這19個省份基準線無一例外均有所下調,其中,海南下調0.9%,幅度最小;天津下調1%;北京下調1.5%;內蒙古下調1.6%;上海、山東、雲南、貴州、廣西、青海、福建等7省份下調2%;山西、四川、河北、甘肅、陝西等5省份下調3%;江西、新疆下調4%;寧夏下調5%,幅度最大 。

在上線方面,除了江西和寧夏『不設上線』以外,剩下的17個省份均呈下降態勢,其中,貴州省下調0.2%,幅度最小;海南、北京和內蒙古下調1%;天津、上海、甘肅三地下調2%;福建、青海下調3%;四川、雲南、陝西、廣西下調4%;新疆下調4.5%;山東、河北下調5%;山西下調7%,幅度最大。

在下線方面,大部分省份均進行了下調,僅貴州和北京進行了上調。貴州由2.7%上調為4%,上漲幅度最大,達1.3%;北京則由3.5%上調為4%,上調了0.5%。除此之外,內蒙古、天津、雲南、新疆、上海、廣西、福建、山西等8省份與去年持平;山東、河北、四川、青海、甘肅等5省份下調1%;陝西、江西兩省降幅最大,下調了2%。

東北三省均未發布,黑龍江已多年未發布

近年來,東北經濟不景氣,唱衰的論調不斷,也因此,東北三省發布的任何資料都備受關注。截至記者發稿,東北三省尚未發布2016年工資指導線。

之所以沒有發布工資指導線,在蘇海南看來,跟東北三省經濟的不景氣有關, 『東三省中的重化工業和國企比較密集,面臨的衝擊比較大。經濟正在重振的過程中,工資暫緩增長也在情理之中。』

遼寧和吉林兩省在去年都發布了工資指導線。遼寧是在去年9月發布的,規定工資增長的基準線為8%,上線為12%,下線為3%。

『今年遼寧省不發布工資指導線,也是可以理解的。』蘇海南告訴記者,遼寧作為全國重要的老工業基地,今年上半年GDP同比下降1%,是全國唯一經濟負增長的省份。剛剛公布的前三季度GDP資料,遼寧省的GDP為-2.2%,再次全國墊底。『經濟不景氣,工資能發出來就不錯了,從宏觀看暫不具備給職工再漲工資的條件。』

再看吉林。去年10月,吉林省發布了2015年工資指導線,企業職工平均工資增長上線為13%,基準線為8%,下線為3%。

單純從吉林今年的經濟增長情況分析,是具備發布工資指導線基礎的。吉林省10月29日公布的前三季度經濟運行資料顯示,地區生產總值(GDP)9298.11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去年同期增長6.9%,高於當期全國平均增速0.2個百分點。這是自2014年一季度以來,吉林省GDP增速首次超過大陸全國平均水準。

值得一提的是,黑龍江省已連續多年未發布工資指導線。近幾年,僅省會城市哈爾濱等城市進行了發布。

縱觀黑龍江近幾年的GDP資料,並不樂觀。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黑龍江GDP增速為8%,在全國排名倒數第三位;2014年黑龍江GDP增速為5.6%,比遼寧5.8%、吉林6.5%都低,在全國排名倒數第二位;2015年黑龍江GDP增速為5.7%,在全國排名有所提高,排在倒數第十一位;2016年GDP增速有所提高,剛剛發布的前三季度GDP資料顯示,黑龍江達到了6%,但是在大陸全國的排名依然很低,排在倒數第三位。

p51

應該說,黑龍江GDP『成績單』跟老工業基地不無關係。長期以來,黑龍江省的產業結構偏重工業,能源工業占全省工業增加值的近60%,僅一個大慶油田就占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50%。

『像黑龍江省,現在一些能源企業因故拖欠工資的現象時有發生,今年當然難以再安排企業員工漲工資的事情。』蘇海南告訴記者。

海南拔得頭籌,貴州表現搶眼

與東北三省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海南省和貴州省。

在基準線方面,海南省的基準線最高,為10.4%;貴州省緊隨其後,基準線為10%;其他省份的基準線均低於10%。

海南之所以表現亮眼,跟服務業的快速發展密不可分。海南省統計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淵10月21日對外公開表示,2016年前三季度海南省地區生產總值2880.88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7.4%。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683.95億元,增長4.0%;第二產業增加值635.81億元,增長5.4%;第三產業增加值1561.12億元,增長9.7%。

清華大學大陸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袁鋼明告訴記者,當前,在海南省經濟步入增速換擋、經濟轉型的新常態帶動下,各區域經濟發展總體平穩,服務業發展尤其快。『雖然海南前三季度GDP增速較一季度和上半年分別回落2.3和0.7個百分點,但是還敢於比較大幅度地引導企業給員工漲工資,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注重民生的體現。』

相比排名第一的海南,排名第二的貴州,表現一點也不遜色。雖然貴州基準線比海南低了0.4個百分點,但是15%的上線比海南(11.3%)多了3.7%;此外,貴州的下線也比海南高0.5%。

貴州出色的表現並非沒有緣由:新興產業的發展為貴州經濟提供了新的增長點。據貴州統計局發布的資料,前三季度,該省電腦、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增加值增長63.5%,增速比工業整體增速快將近30個百分點。

貴州以前在大陸全國的經濟排名很靠後,經濟基礎比較薄弱,現在能夠發展起來,靠的是什麼?袁鋼明一語道破:『跟產業的轉型升級密不可分,同時也跟國家對中西部貧困地區的支持力度加大有關。當貴州獲得了各方面發展的機會,經濟的快速發展不可阻擋,老百姓的工資自然會水漲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