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正在消失的四合院 從手繪圖中尋找的記憶

世代祖居進士第,西城區復興門內察院胡同23號。

世代祖居進士第,西城區復興門內察院胡同23號。此宅為古典文學大師葉嘉瀅女士的祖宅,其曾祖為武官,祖父、伯父均為名醫,大門上原掛有『進士第』之匾。門內影壁上掛有『華佗在世』、『立起沉痀』等四塊匾。可惜這座保存完好的建築,2002年8月8日已被拆除。

新華網據鄉土人文地理報導,明清東直門是京城進柴木之門,城根到北新橋,有兩個大糧倉,海運倉與新太倉,沒有大場地,所以北新橋到交道口一帶是建木柴廠的首選,短短一里多地集中了六七家大木場與棺材鋪。木廠進料時,要用大馬車拉木柴進門,所以這一帶有許多大門洞院落。此類大門洞,只在北新橋到鑼鼓巷之間,尤其是北新橋到交道口最集中,不過已經在香餌胡同和土兒胡同危改中全部拆平,無蹤可覓了。


恆興木廠大門洞,東城區北新橋。

1998-2000年,這裡展開了首次『北京四合院保衛戰』,舒乙等眾多文人專家呼籲保護此院。趙景心(趙紫宸先生的兒子)夫婦,二位80多歲的老人拿起法律武器保衛此院,但最後還是被拆了。

此院四季各有美色,遺憾的是,我盡全力也未必能畫出此院色彩斑斕、幽靜舒適的感覺。『1950年經梅蘭芳家人介紹,趙紫宸先生以100多匹布的價格從一趙姓中醫手中購得此宅,一直住到1979年以91歲高齡逝世。

『22號院成為一個標誌、一個象徵,成為對北京四合院命運的又一次檢驗。於是,兩位80多歲的老人對這個院子的堅守,遠遠超越了房主對自己居住權的捍衛,這無疑也是必要和正當的,而成為一個大無畏的文化行動:為凋零的古都文化和古老建築請命』。


冬雪春風度閒日,東城區美術館後街22號的冬與夏之一。

這組院落據說是魏忠賢的宅子,從挑簷看風格一致,清水脊的做法也差不多。10號院裡邊的簡易樓原本是花屋子,藏花的窖。此宅之前與陟山門街5號御史衙門相連,西牆外就是古冰窖,與北海、景山的景色連為一片。


魏忠賢宅伴冰窟,西城區北海東門園景胡同4-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