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4歲失明抗戰老兵的心願 想親手摸摸陸坦克

1945年雙目失明前的錢建民。

近日,一位雙目失明叫錢建民的抗戰老兵說出了自己的心願:『希望在我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夠到坦克部隊去坐一下,能夠親手摸一下我們大陸自己的坦克。』隨後,無錫關愛抗戰老兵團隊的志工小劉把這一想法公布到了微博上,『其實我也沒想到會產生這麼大的影響,當時就只想怎麼幫助老人完成心願。』很快,志工們發現點擊量突破兩萬、兩百萬。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12月5日,無錫關愛抗戰老兵團團長袁健稱,當天有將近20家媒體聯繫他。12月6日下午,錢建民的女兒小慧告訴北青報記者,已經有蘇州的單位聯繫到志工說可以幫老兵完成心願。

對裝甲車情有獨鍾

錢建民1922年9月出生於江蘇無錫,今(2016)年94歲。據錢建民稱,1940年他在重慶考入『陸軍機械化學校』,分在戰車學生隊學習戰車駕駛以及戰車指揮。他記得當時學校的教育長是徐庭瑤,1943年初畢業,有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17期畢業證。

錢建民1943年隨中國遠征軍入緬甸對日作戰,在他的記憶裡,1944年3月8日是最驕傲的一天。那天錢建民和戰友隨同戰車一營到野外訓練,他們開出駐地很遠,鑽入原始叢林,忽然發現公路邊有很多茅草房,有日軍進出。日軍同時也發現了他們,隨後連長命令17輛坦克迅速散開,一起開火。

錢建民說,這場戰鬥中被打敗的是日軍第十八師團司令部。這次戰鬥繳獲了完整日軍裝甲車2輛,戰利品中最有價值的是日軍十八師團關防大印,這枚大印是日軍十八師團用來發布作戰命令的。中緬印戰區美軍總司令史迪威將軍,事後還給錢建民的連隊送了一輛吉普車,上面寫著『AF1大陸裝甲NO.1』。

1945年,錢建民在貴州鎮遠縣山區拯救難民時不幸被冷槍擊中下巴,眼睛被濺起的玻璃刺傷,最終雙目失明。而當時繳獲的日本十八師團司令部的印章,至今仍被錢建民安放在床頭櫃裡。

無錫關愛抗戰老兵團的志工向記者提供了一張與錢建民女兒的聊天截圖,截圖顯示,錢建民的女兒告訴志工:『父親的最後一個心願是可不可以再去摸一摸現在國家先進裝甲車。』

老兵身分引網友爭議

在無錫關愛抗戰老兵團志工的求助微博下面,有網友對錢建民的老兵身分表示懷疑。有網友稱,錢建民自稱黃埔十七期戰車科畢業,經查詢黃埔十七期名冊未見『錢建民』,該科也未單設『戰車科』。

袁健表示,產生這個疑問可能跟志工發微博時的措辭有一些關係。其實錢建民並不是正規的黃埔十七期畢業生,他是屬於陸軍機械化學校,畢業出來之後等同於黃埔軍校第十七期,安徽有一本書《國民黨軍裝甲兵之父徐庭瑤將軍》,裡面有記載。

記者查詢該書發現,第220頁有關於戰車學生第三期的入學人數117個,入學、畢業時間為1940.11.12~1943.6.27,在中央軍校期別中屬於戰車兵科第十七期。

同期抗戰老兵手寫證明

錢建民的家人在網上看到了這些質疑說法,並將這些告訴了家裡。這個話題引起爭議後,也有媒體聯繫錢建民的家人,錢建民本人知道後,害怕出現什麼不好的影響,曾一度表示不想再實現這個心願了。

錢建民的女兒小慧告訴北青報記者,由於錢建民對裝甲車一直懷有很深的感情,家人還是希望盡力達成他的願望,『是真的就是真的,我們不會太在意別人的看法』。

關於錢建民的身分,袁健提供了一份手寫證明。出具證明的人叫遊傑士,是錢建民戰車專業同期的畢業生,也是一名還健在的抗戰老兵。

遊傑士手寫證明的內容是:『本人系中央軍校第十七期戰車兵種畢業,曾參加抗日戰爭,來台後曾任裝甲兵中將司令,現已退役。茲證明錢建民為我昔日洪江機械化學校同學,並祝他長命百歲。』

袁健說:『老人的心願很單純。他一輩子都是坦克兵,以前開的坦克都是國外進口的。我們大陸沒有自己的坦克。所以他想在自己臨終之前,能夠摸一下大陸的坦克。』

志工表示有勇氣面對這些質疑,『目前想的就是幫老人實現願望,考慮到錢老的身體,最好能找到附近的單位。』

6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再次聯繫到錢建民的女兒小慧,她表示,已經有蘇州的一家單位聯繫到志工表示可以提供幫助,錢建民的心願終於有了希望。

對話
我永遠記得1944年3月8日瓦魯班的那個黃昏

由於94歲高齡的錢建民,聽力和語言能力已存在較大障礙,北青報記者在錢建民家人和志工的幫助下與其完成了對話。

錢建民至今仍清楚地記得,抗戰時期與他同在戰車部隊的戰友的名字,記得那個時代他接觸的戰車型號。錢建民說他永遠不會忘記1944年3月8日在緬甸打敗日本十八師團司令部的經歷。

北青報:您都在哪些地方打過仗?
錢建民:總共就打過兩年仗,從1943年到1945年,是在大陸駐印部隊,打仗的地方在緬甸的北邊,實際參與的戰鬥不多,因為緬北地形很複雜,都是山區、野人山,發生實戰的機會少。

北青報:您還記得當初跟您一起打仗的戰友嗎?
錢建民:記得。我畢業的陸軍機械化學校的教育長叫徐庭瑤,學校教育處長有兩任,剛進學校時是錢震榮,錢震榮後來調職了,接替他的教育處長叫章培。我入伍訓練隊長叫吳道叔,兵科訓練隊長叫趙國昌。

後來到了大陸駐印部隊,記得印度戰車三營營長前後有三任,依次是吳文芝、廖家齊和席代瑜。戰車三營第一到第四任參謀分別是:王槐、鄒代倫、宋慶堂、歐右利。還有個汽車訓練班主任叫錢立,教導團團長是易德明。

北青報:您說1944年3月8日是永遠記得的一天,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錢建民:1944年3月8日那天黃昏,戰車營在瓦魯班。那天我們打敗了日軍第十八師團司令部,繳獲了完整日軍裝甲車2輛,特別是用來發布作戰命令的日軍十八師團關防大印也被戰車營繳獲了。

北青報:抗日戰爭年代的裝甲車是什麼型號?什麼樣子的?您那時是駕駛裝甲車嗎?
錢建民:當時戰車有2種,一種15噸,一種30噸的。15噸坦克配置4個人,30噸坦克配置5個人。其實戰車部隊也就在瓦魯班風光了一把,在戰場上作用不大,因為緬甸都是原始森林,坦克開不起來。

北青報:您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摸一下大陸自己的坦克?
錢建民:這個心願是最近才有的,我一直對裝甲車有很深的感情,希望有生之年能夠再摸一下我們大陸自己的坦克。


如今身穿『抗戰老兵』紀念制服的錢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