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通信號 大陸資本市場持續開放

12月5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右六)和港交所主席周松崗(左五)共同為當日首筆交易鳴鑼開市。

深圳證券交易所8樓上市大廳內,5日上午9時30分伴隨著開市鐘聲,深港通正式開通,與此同時,香港交易所也鳴鑼開市。深圳、上海、香港三地市場互通,大陸與香港資本市場互聯互通又向前邁出一步。

根據新華網報導,比滬港通擁有更多可投資標的,文化理念更相近的深港兩地市場聯通,使大陸資本市場開放向前再邁一步。這將對兩地市場帶來什麼影響,大陸資本市場的開放未來又會是怎樣的圖景?

回眸:從滬港通到深港通

當日開盤後,深港通雙向首單成交迅即出現。兩檔股票分別是深股通的深康佳A,成交100股、成交金額481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港股通的匯豐控股,成交400股,成交金額2.45萬元。至此,深港通在交易層面落地。

時光回溯,自2014年4月滬港通獲批,深港通便成為市場內外的期待。然而,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原本計劃推出的深港通一再推遲,市場開始擔憂大陸資本市場是否能夠繼續走開放之路,直到深港通的開通。

滬港通試點至今平穩運行。據上海證券交易所統計,截至今(2016)年11月16日,滬港通累計交易金額3.48萬億元人民幣,其中,滬股通累計交易金額2.26萬億元人民幣,淨買入1325億元;港股通累計交易金額1.22萬億元,淨買入2947億元。

正當滬港通走好,人們對深港通的期待越來越強時,一場股市異常波動讓深港通的未來變得難以描述。一段時間裡,中國證監會在多次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被問及深港通時間表時,使用的都是『適時開展「深港通」』等說法,無法給出明確的時間表。

但我們仍能從一些事件中發現,大陸資本市場仍然期待著開放。2016年年中,明晟公司(MSCI)暫時未將A股納入全球基準指數,引發市場廣泛關注。人們期待,A股能更加融入全球市場;一直以來,或將不同於滬港通和深港通交易模式的『滬倫通』也在研究中。

終於,12月5日,深港通開通。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出席當日的開通儀式時表示,深港通開通是兩地資本市場進一步協同發展的歷史性時刻,開通深港通必將為國際、大陸國內金融市場注入正能量、信心和信任。

聚焦:深港通開通之變

在滬港通試點成功的基礎上,深港通的開通是大陸資本市場邁向更開放的一大步。深港通與滬港通畢竟有交易標的、制度設計等不同,這些又將如何影響兩地資本市場?兩地交易所為此做過哪些準備?

深交所近年來早就為深港通的開通做制度準備了。例如,深交所在今年5月底發布備忘錄,防止上市公司濫用停牌制度損害投資者權益。

統計資料顯示,備忘錄等規則實施後,相比2015年停牌頂峰時,A股長期停牌公司數量已大幅減少87%;今年6月底到9月底,深市全天停牌公司數量占全市場的平均比例為10.08%,已經與港交所7.24%的同期資料較為接近,為兩地交易所的對接打下一定基礎。

具體到深港通的制度安排上,深港通在整體架構上與滬港通保持一致。『但也存在三方面的差異:深股通比滬股通增加約300檔股票;並未設置雙向投資總額度限制;交易品種更加豐富,未來可能納入ETF產品等。』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說。

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近期公布的標的股票顯示,深港通下的港股通股票共417支,約占香港聯交所上市股票市值的87%,日均成交額的91%。從目前香港聯交所的股票市值來看,香港聯交所已基本實現對大陸投資者的全面開放。

深港通的開通,也將在監管理念、投資理念等層面,給兩地帶來更深層的融合。『與A股投資者結構不同,港股機構投資者占比超過50%。』普華永道深圳分所資本市場服務合夥人姚文平說,『深港通開通將促進價值投資理念和長期投資市場格局的形成。』

『深港通開通後,香港投資者即使不直接投資深股,也會間接受惠,因為預期「北水」會南下,可能會推高香港中小型股票估值。』中環資產行政總裁兼投資總監譚新強說,對於A股投資者,深港通提供了一個額外的投資管道,同時擴大了海外資金投資大陸資本市場的管道。

不僅如此,香港交易所主席周松崗在5日的開通儀式上表示,深港通是大陸與香港互聯互通的新篇章,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的新里程碑,相信在『一國兩制』的優勢下,香港能夠繼續為國家資本市場的雙向開放作出突出貢獻。

眺望:資本市場開放的未來

截至5日上午收盤,深股通使用額度16.07億元,394支標的股票發生交易;港股通使用額度5.21億元,321支標的股票發生交易。深港通運行順暢,交易平穩。沿著開放的道路向前走,大陸資本市場的未來值得期待。

深港通開通後,上海、深圳、香港三地聯通的共同市場時代悄然開啟。更令人欣喜的是,大陸資本市場期望與更多的海外市場互聯互通。今年7月,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透露,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和倫敦證券交易所就『滬倫通』開展可行性研究,目前已有良好進展。

『更多的境外投資者將參與到大陸資本市場和經濟的發展中來,大陸投資者也將有更多機會參與全球競爭。』前海開源基金擬任執行董事長朱永強說,在資本不斷『交互』、『碰撞』的雙向流動中,大陸資本市場的資源配置效率和成熟度將提高。

隨著『股票通』的不斷推進,『香港和大陸的聯通,還有望擴展至大宗商品、債券等金融產品。』 朱永強說。

人民幣的未來同樣值得期待。『深港通推動下的共同市場發展,將提升大陸資本市場成長性及運行效率,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信心支持。』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說。

開放是姿態,開放是行動。起步較晚的大陸資本市場建設不可能一蹴而就,以開放的姿態學習和借鑑國外先進經驗,有步驟地參與全球市場競爭是大陸資本市場不斷開放的題中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