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朱迅享受工作溫暖相伴 我是個幸運的主持人

央視主持人朱迅。

提到央視主持人朱迅,會想到一連串著名節目的名字《正大綜藝》《同樂五洲》《非常星發布》《幸福帳單》等等,今(2016)年朱迅又成為了經典節目《星光大道》的唯一女主持人。

根據新華娛樂報導, 從4月份接手,到如今正在錄製的年終總決賽,朱迅在台上的發揮越來越自如,對於自己在節目中起到的作用,她說『《星光大道》是個草根的節目,如果沒有主持人的陪伴,選手可能會在舞台上手足無措,但在你的笑容鼓勵下、言語的加油下,他們才可以努力的向前衝。』

融入節目 以不變應萬變以真心對真心

作為一名當紅主持,美麗的朱迅總能讓人產生親切感,她極其開朗,在與記者的對談中不時爽朗地大笑,讓採訪的氛圍變得愉快而輕鬆。

說到節目,接手主持《星光大道》到現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裡,朱迅最大的感受就是『累!真的是工作量一下就大了很多,《星光大道》是個體量非常大的節目,它有自己延續下來的傳統,需要我們去學習。所以整個適應的過程工作量就會大很多。』

雖然過程很累,但這個節目的另一大特點『真』卻一直吸引著朱迅,讓她堅持著、努力著,『這是個特別有真情實感特別接地氣特別有底氣的一個節目,所以我覺得我是一個特別幸運的主持人。』

這些年來一直擔任『救火隊員』、『接盤俠』角色的朱迅,已經半途接手了《正大綜藝》、《非常六加一》、《星光大道》等多個節目,說到『救火』的經驗,她直言:『可能以不變應萬變更好。我覺得作為一個主持人到最終的時候,不是在表演自己,還是用真心對真心,無論面前是達官貴人還是平民百姓,只要是你有一顆同理心,有一顆真誠的心去面對他,是一樣的。』

《星光大道》一直是央視的一個王牌節目,但隨著如今綜藝節目的花樣翻新層出不窮,不可否認的是節目的關注度已不如從前,但朱迅卻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在現場感受到的,可能跟大眾的那種反應還有點不一樣。我第一次來《星光大道》的時候,還記得第一天的錄影,我們從晚上8點開始錄,錄到凌晨兩點鐘。現場可能有上千觀眾,80%的觀眾都陪我們到凌晨2點。你想想看,還有哪一個節目能讓老百姓這麼陪著你哭,陪著你笑到凌晨?』

當然,朱迅也認同《星光大道》的關注度有所下降,只是她仍然覺得『這個節目有極其深厚的群眾基礎,所以就不能對不起陪著你到凌晨2點的這些觀眾,你要把每一個環節每一句話都做好。』

朱迅的經歷非常豐富,眾所周知的是她台前風光的履歷,但她其實也做過不為人知的幕後,『我剛進中央台的時候,雖然也是以主持人的身分考進來的,但其實我有半年多的時間是在幕後工作。』朱迅送過便當、打過燈光,跟著音響老師別過話筒,自己上手粗編過片子,『有半年的時間我是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中的。所以我是從台前到幕後,又從幕後再到台前。所以我覺得幕後也有幕後過癮的地方。』

累並快樂著 行程滿滿依然無怨無悔

朱迅,是央視綜藝頻道主持節目數量最多的女主持人,她一天的行程是這樣的:早上6點起床,6點半出門,7點半在鐵道大廈集合,去人民大會堂參加文代會,然後開會到中午,回到駐地吃飯,小組討論到3點半,出發到《星光大道》錄影,接受採訪,準備到7點半開始錄製節目,12點半錄製完成後,開個短會,總結下今天的狀態,布置一下明天的日程,回到家差不多夜裡2點左右,然後明天繼續6點起床。

一口氣說完這一天的行程,朱迅自己也笑言:『把我自己說的都好感動』,的確,這滿滿的行程,不得不讓人佩服朱迅為了工作背後所付出的辛勞和努力。

朱迅的各種稱呼、外號非常多,例如『朱十七』,『朱大膽』,而這些外號的背後,其實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大膽」這個外號是來自於我對事情萬物的好奇,我就是真的好奇。當年我做《正大綜藝》,也是遊歷了幾十個國家,你到每一個國家你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個文化窗口,會禁不住被吸引,願意去親身感受。

我喜歡有溫度的東西,我其實更喜歡在外面的工作,而不是演播室裡的工作,那裡有自由的空氣和水,然後更有吸引你的挑戰。年輕時候《正大綜藝》的時候是玩命的,但正因為那種玩命會給你生命中留下很多種色彩,讓我覺得好幸運。

朱迅從小主持人到童星,從NHK著名主持人到CCTV當紅主持人,這些豐富的經歷讓朱迅知道了老百姓的喜怒哀樂,知道了柴米油鹽的日子,『我覺得這種經歷是我之所以能夠站上《星光大道》最中央舞台的原因,因為經歷是其他東西替換不過來的,我之所以能在主持人這個行業中幹這麼久,可能就是跟我這一路走過來的經歷密切相關。我可能不像播音員那樣字正腔圓,但是我足夠溫暖,我特別能為每個人的經歷、老百姓生活的艱難感同身受,所以這個是我能成為《星光大道》唯一的女主持人的一個原因吧。』

排滿的日程,無縫連接的工作,讓朱迅有時也會特別無助的對工作人員說『給我一天,一天休息時間行不行』,雖然壓力很大,工作量也大,但是朱迅卻無怨無悔,『我真的很快樂,我真的很享受在舞台上跟老百姓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跳一起鬧的狀態。我覺得合格的主持人需要有自己的態度自己的立場,因為不只是要製作一台暖人心的節目,有責任和擔當更要告訴大家是什麼對的,什麼是善的,什麼是好的,什麼是我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