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大陸最神秘世界500強掌門人葉簡明首露面

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葉簡明。

年僅39歲,他是世界500強大陸本土公司最年輕的掌門人。20年前,他還在自己出生的福建小城為夥伴打抱不平;如今,他叱吒商海,與各國政要、王公貴族往來甚密。他的公司在快速掌控海外石油行業的上游和終端。

鳳凰網據財富中文網報導,你從未聽說過他,但他隱秘的石油王國在規模上已經超越馬士基、高盛、霍尼韋爾這樣的偉大公司。

創業14年至今,沒有媒體能夠接近他,但是關於他的傳言和身世猜測卻未停止過。這是他首次接受採訪,並向《財富》(中文版)披露他的成功、隱忍和童年。

你從未聽說過的一位大陸最重要的商人即將走進房間。事實上,這裡就是他位於上海鬧市區的家。我們穿過幽暗的地下停車場,由私人電梯直接進入一棟隱秘的別墅。一路上都有被安排好的工作人員帶路,他們一直在用對講機說著什麼。穿過掛有字畫的大理石走廊,我被帶進了一間鋪著厚厚乳黃色天鵝絨地毯的會客廳。

這裡的裝修風格顯示著主人的豐富喜好——既有名為『錦繡河山』的中式紅木屏風,也擺放著具有歐洲古典風格的椅子和茶幾。有一把椅子與眾不同,它比別的要小巧一些,但是椅背上有哥德式的柱尖,雕刻也更加細緻,而且周身包裹著金色。我們每個人的名字都被製作成名牌放在各自座位的一旁,這把椅子的邊上寫著『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葉簡明』。

這家公司和它的掌門人之前都是一個謎。在今(2016)年的《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上,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高居第229位,其2015年的收入為418億美元。它是榜單上大陸最大的非國有能源公司。從規模而言,這家公司已經超越了航運寡頭馬士基、傳奇投行高盛集團、工業翹楚霍尼韋爾等偉大公司;在其主要從事的石油行業,華信已經是中等量級的玩家,它的營收已經接近中海油的三分之二。

要知道,華信是一家創建於2002年的年輕公司,四年前該公司的規模還只有現在的一半。儘管數字讓人咋舌,可就連石油行業裡的人都對它感到陌生。一位大陸國有石油公司的高級管理者向我坦白,儘管知道華信這個名字,『但我必須承認對他們瞭解不多。』但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家公司的創立者葉簡明今年僅有39歲,他可能是歷史上《財富》世界500強大陸公司最年輕的掌門人。

依照約定的時間,葉簡明緩步走進會客室。他穿著一件簡潔的白色襯衫和一雙看上去柔軟舒適的深色布鞋,身材清瘦但眼神中投射出某種力量。他有棱角分明的面孔和後掠的黑色短髮,手背上的血管粗壯清晰。大多時候,葉簡明說話緩慢低沉,但他在講到重點時會突然間提高嗓音,並習慣地在短暫沉默之後用一個『啊』字來戳斷句子(就像一些人習慣在每句話的後面加一個『對』字那樣)。

葉簡明在那把金色椅子上坐下,雙手扣在膝蓋上:『開始吧。』這是他14年來第一次接受採訪,而且極少在公開場合拋頭露面,他說自己對名利看得很淡。葉簡明覺得應該把名利當成工具,適時為集體造福。他平日深居簡出,相比參加商務晚餐和企業家俱樂部,葉簡明更喜歡在家裡研習孔子和佛教,或者與自己的高管們在對面的院子裡散步聊天。他甚至拒絕了很多官方政府組織希望他出任一些職務的邀請——葉簡明既不是人大代表,也不是政協委員——這跟別的大陸企業家很不一樣。

始終與外界保持距離導致的後果之一是產生出不解和猜疑。簡單說,沒有人會相信一位白手起家、年齡不足40歲的年輕人可以在大陸締造一家《財富》世界500強公司,況且是在國有壟斷勢力盤踞的石油行業裡。這些猜疑的本質體現出了大陸社會對商業環境的一種失望。此前政府之手的過於強大,造成了民眾對於商業自身力量的不信任。但實際上,這種局面正在發生一些轉變:大陸政府正在逐步放開包括石油、電力等此前長期封閉行業的經營權,並且邀請民營公司參與其中。有時候這種變化是自下而上的,比如馬雲的支付寶大獲成功,正是利用市場的力量刺破了大陸金融業那層最堅硬的保護殼。

華信自稱是一家集體制民營公司,這是葉簡明的創造。他解釋道,可以將它定位成一家屬於社會的公司,不是國家所有,但是具有民營公司的機制。為了形容其母公司與子公司之間的模式,葉簡明使用了短語『一企兩制』。在母公司層面,這是一家集體制企業,葉簡明說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是這家公司的打工者,即員工無法持股。他這樣設計的目的是為了從根本上避免內部股權爭奪的風險。

在他看來,這個風險是導致企業難以長久的最大掣肘。但是為瞭解決利益分配的問題,葉簡明透過二級公司進行『有組織』的激勵和分配,『對華信貢獻突出的人就有可能變為二級公司的老闆,把股權給你。』但是華信強調軍事化管理,葉簡明擁有獨一無二的核心地位。該公司實施極為嚴格的紀律,實行總部戰略和財務管控。『一旦大集體利益受損的時候,可以犧牲小集體或者個體的利益。』葉簡明補充道,這都是為戰略目標服務,事後再有組織的調整彌補。他說這可以稱為『有組織的共同經濟體』。

華信主要透過貸款換取上游石油權益進行石油的國際貿易,並透過金融獲利。有一類公司專門填補殼牌、埃克森等大石油公司、國有石油生產商和全球各地的數百家小型競爭者之間的空檔,華信是這類企業當中較大的。

隨著原有的綜合性石油體系的瓦解,這類貿易在過去一二十年內不斷增長。從前,石油在一家公司的內部流動,從油井一直流到汽車的油箱裡。在20世紀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之後,這一情況發生了改變。想想看,今天的華信公司既向法國賣汽油,還向中石油供應用於精煉的原油。

葉簡明在25歲時創立了這家公司。此前,他的第一桶金來源於家鄉福建的一次地產交易。當時大學畢業不久的葉簡明憑藉著自己的人脈,幫助一位在當地陷入困境的香港商人快速脫手了一批類似於農產品批發市場的房產。那位焦頭爛額的港商以較低的價格將數年未能出手的房子賣給了葉簡明,並且提出十年後付款即可。但是葉簡明在一個月之內就賣掉了所有的房子,而且在三年之後還清了餘款。當時,葉簡明賺到了人生的第一筆過千萬的收入,並且以此在福州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涉及地產和貿易。葉簡明說,那位港商曾經對廈門市的領導官員稱讚他是『你們的猶太人』。

葉簡明的公司真正進入石油行業是從其在廈門華航石油公司的公開拍賣當中獲勝開始的。華航石油擁有在大陸進行石油貿易的牌照,但它的母公司在一起大陸近現代最駭人聽聞的連環走私案當中被查抄。葉簡明從香港和福建的富裕投資者手中籌集了這筆收購資金,最終以此為起點建立了大陸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並且於2008年將公司遷至上海。

葉簡明很小就表現出了賺錢方面的才能。『我在讀初中的時候就是一個萬元戶。』葉簡明說,當時他的外祖母家裡在做木材生意,他便耳濡目染成了一位學徒,也逐漸賺到了一些錢。那時候,他便開始用這些錢去入股投資小飯店和旅館,並且結交了很多形形色色的朋友。在葉簡明看來,這些經歷使他能夠早於同齡人去認識這個世界和商業的本質。

但是他的童年並非一帆風順。葉簡明出生於福建北部的一座小城,在一個傳統森嚴的家族裡,他在同齡人當中並不被看好。但是這讓他變得更加獨立,進而更早地學會了關心他人。他一直是孩子中的『老大』,不管誰被欺負,葉簡明都會站出來。

時至今日,葉簡明身邊的人仍然肯定地說,在公事以外,他還是那個來自於福建的『孩子王』——葉簡明樂意分享,身邊的朋友們常常會從他那裡拿回好茶好酒,甚至分光了他自己的那一份。

葉簡明更加善於捕捉時機和成為一位組織者。幾十年來,中國石油工業一直以國有石油巨頭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為主,私人公司很難分得一杯羹。像大陸的其他國有企業一樣,巨人有巨大的優勢——其中,大陸的國有銀行以無限期還款條件向他們提供貸款。他們像尼克森時代的通用汽車一樣迅速地壯大,但是像葉簡明這樣的私人玩家正在削減他們的市場份額。

葉簡明在創立華信之時,大陸正極度渴望原油。但是其國有公司會讓一些國家感到不安,而難以在國外市場接近一些交易。這為中國石油業的私人公司帶來了轉機,他們可以在歐洲和中東開展較為順暢的石油交易,或者去收拾一些大陸國有石油公司搞砸了的爛攤子。比如在非洲查德,在中石油遇挫之後,華信反而透過獲取該國總統的信任取得了成功。葉簡明說:『我們在行業裡並不是跟壟斷階層相矛盾、相競爭,我們做的都是利人利己的事情。』他稱自己受到了中國明代思想家王陽明的啟發——認為『格物的精髓是在物與物之間找空間』。葉簡明以此作為自己公司的定位。

華信已經與哈薩克、卡達、俄羅斯、查德、安哥拉和阿布達比簽署石油權益協定或者進行交易,並且與大陸國有巨頭開展業務,將石油和天然氣運回大陸。但是,像華信這樣的民營公司沒有在大陸直接銷售石油的權利,所以該公司在海南和山東建立了港口和巨型的儲油基地,再透過國有企業出售到市場。

當站在一座距地面30公尺高的巨大石油儲存罐頂端的那一刻,我才真正開始瞭解石油這個行業的複雜性和高風險。我們身處華信位於海南省西北角的洋浦港,一名經驗豐富的負責人正在向我講解保證儲存在這裡的石油的安全到底要花多大力氣。除了防火連衣褲、安全帽和防風鏡之外,我們還得戴著耳塞以減弱強勁海風帶來的噪音,每在這裡站一分鐘都是一個考驗。這名負責人稱這裡是全世界安全標準最高的石油儲存基地。該公司採用了與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比肩的資料採集與控制系統,任何可能發生火災的因素都被難以計數的傳感器即時監控,他們甚至故意提高了報警系統的觸發標準,並雇傭一支消防隊駐守於此。

眼前的數十個巨型鋼罐僅是華信的計劃裡的一小部分,他們在此規劃的總庫容達到1,200萬立方,是目前建成規模的四倍多。屆時,這裡將超過所有的國有石油公司,成為大陸最大的單體石油儲存基地。華信同時還在山東日照修建了一座與此規模相當的儲油基地,用以接納來自於非洲和中東的巨型油輪。

事實上,為了從海外獲取石油,華信做了大量的鋪墊工作,並非僅以私人公司的身分就足夠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歐洲經歷了數年的經濟不景氣,其能源資產被迫開始上市出售。『他們決定出售他們的煉油廠和加油站。』葉簡明說。『這不會發生在大陸。在大陸,石油勘探、煉油和銷售都是由國有企業壟斷的。』

葉簡明抓住這個機會,先從在歐洲布局油氣終端開始。2015年年底,該公司獲得了哈薩克國家石油公司的國際公司(KMGI)51%股份,並以此控制了其在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國家數千座加油站及配套油庫。在葉簡明看來,掌握重要的終端和物流節點的話語權,才能夠獲取更多的上游權益,在獲得上游權益之後,才有可能進入大陸的石油市場。

這種鋪墊還包括葉簡明所說的『能源公共外交』。葉簡明還具有兩個身分——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理事局主席、中國文化院主席。其中,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是被聯合國批准為特別諮商地位的非政府組織。華信每年拿出10%到20%的利潤來支持非政府組織。『我們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把當地的精英人士吸收到我們這個平台。』葉簡明說,透過這些組織,華信開展了強有力的公共外交活動,和很多國家的政要們建立了深厚關係。這從該公司網站不斷更新的葉簡明與各國政要的合影不難看出。『透過這種民間的公共外交,我們就有機會第一時間獲取上游油氣的權益。』葉簡明說。

對於一家大陸的民營石油公司而言,華信還做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投資。在去(2015)年秋天僅一周的時間裡,大陸華信成為了布拉格最熱門的投資者——購買捷克共和國頂級足球俱樂部Slavia Prague、捷克第一大和第三大媒體集團(包括出版社和電視台,覆蓋了捷克民眾超過85%的資訊獲取來源)、兩座文藝復興時代恢弘的歷史建築、該國最古老的啤酒釀造商、一家高端特種鋼鐵公司、兩家五星級酒店、捷克最大的航空公司;還包括旅行社和醫院;但最大的一筆,是對布拉格J&T銀行集團的控股權益的投資,這使大陸華信成為了第一家擁有歐洲銀行的中資公司。

要知道,大陸公司想在西方收購一家銀行此前一直是一些國際掮客們都難以談論的禁忌話題。華信為此總計花費了30億美元。

『這就是華信的方式。』葉簡明對此頗為自豪,他指出,大陸公司此前在海外投資和收購頻頻遇挫在某種程度上應該歸咎為只與單一的企業甚至是股東合作,而他的方式是做一個全面戰略性的布局。葉簡明承認上面絕大多數的投資甚至是公益性的,不會尋求牟利,但這些投資有助於華信和捷克雙方互相適應對方的文化和做事方式。

他甚至提到購買布拉格地標性的宮殿,正是為了融入歐洲上層社會。他認為只有平等地坐在一起對話交流,才能夠讓他們認可華信。正是在這些基礎之上,華信在對J&T投資時變得順暢了許多。

金融目前是華信的第二大板塊,也可以說,華信在未來甚至可能不是一家石油公司。葉簡明用『打造有組織的能源產業國際投行』來形容公司的願景。石油本身具有的金融屬性讓華信的能源與銀行板塊實現鏈結變為可能。同時,該公司已經悄無聲息地獲得了包括證券、信託、期貨、銀行、保險、金融資產交易等『金融全牌照』。

而J&T的加入無疑是葉簡明的巨大成功,這將為該公司在未來的海外投資帶來無窮的想像力。葉簡明把這種收購比作為『公主嫁給農民』。但他認為自己能夠獲取公主芳心的秘密是華信的『善』文化,並且堅信這是世界共同的價值觀。華信下一個潛在的投資目標可能是喬治亞。

葉簡明的購物熱潮是在一個值得注意的背景之下發生的。大陸正在推出外交努力以實現『一帶一路』的龐大計劃——恢復從中亞到歐洲的古老貿易之路。捷克共和國的左派政府鼓勵大陸投資。看看世界地圖你就清楚了,捷克位於歐洲中心,處於16國的心臟地帶,作為一個前社會主義國家,他們的人民或許與大陸人會有不少談資。而且這一帶是二戰以後的工業走廊,其工業裝備、技術正是大陸『供給側改革』所需要的。在葉簡明的收購完成之後不久,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了布拉格,這是大陸國家元首首次到訪捷克。

與國家和政府保持一致是華信戰略的核心。葉簡明毫不隱諱地強調:『我們密切關注、緊緊跟隨國家戰略。因此,我們將根據國家每一步的安排來制定我們的企業戰略。』此前大陸政府推出的『石油換貸款』政策讓華信完成了原始積累和對上游油氣資源的獲取和布局,如今的『一帶一路』正在幫助華信打通能源與金融的邊界,並逐步接近向一家國際投行轉變的願景。

至少從表面上看來,華信非常像一家國企的樣子。它有完整的共產黨委員會組織,還時常召開『組織會議』和『民主生活』;公司頒發『模範工人』、『優秀黨員』和乒乓球冠軍等職工獎勵。這已經是當今大陸的民營公司的慣常做法,其中一種較為實際的解釋是,設置與政府同樣的組織機構有助於跟對方的對接和溝通。

這種步調一致得到了回報。華信在去年獲得了大陸政府頒發的向大陸進口原油的許可證,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利潤豐厚的生意。大陸是世界上的第二大原油消費國。該公司去年418億美元收入中的近三分之二來自於與外國政府簽訂的石油權益協定、石油和天然氣運輸或石油儲存業務。

華信的崛起生動地說明瞭大陸政府和私人公司之間一種新型的合作夥伴關係和日益加深的緊密程度,尤其是在海外開展業務時。這從王健林、馬雲等一些時下最炙手可熱的大陸商人的成功當中不難看出。實際上,他們與大繁至簡的沃倫•巴菲特在投資邏輯上是一致的——他們押注一個國家的崛起。

葉簡明呷了一口茶水,他指著自己的杯子說:很多人對茶葉很有研究,能夠講出幾十個種類,甚至還有一套理論,但他卻有可能不知道哪一個才是好茶。『我講不出理論,但是茶擺在那裡,我就知道哪一個是好茶;酒擺在那裡,我知道哪一個是好酒。你拿一幅畫給我看,基本上我能夠看出真假。』

華信建立的智庫中的一位教授曾經這樣形容他眼中的葉簡明:『葉主席這個人和我們不同在哪裡?我們在研究一間屋子的時候,推斷屋裡有黃金。接下來,我們會花時間做出A、B、C方案,研究如何把這個黃金搬走,卻都在房子外面看。但是,葉主席一聽說這間屋子裡有黃金,二話不說踹開門就搬走了,他什麼方案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