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潔討薪給大陸圍棋揭短 表面光鮮背後的辛酸

無奈的柯潔。

大陸圍棋排名第一人柯潔,13日凌晨發微博討薪引發軒然大波。2016年戰功赫赫的大陸圍棋,被棋手討薪的新聞揭開了並不光鮮的裡子。大陸棋院人士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坦言,受經濟大環境影響,大陸圍棋在贊助這塊就是買方市場。

四世界冠軍均被欠薪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12月13日凌晨,柯潔發微博稱:『2014年大連上方地產圍棋隊至今拖欠樸廷桓5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拖欠我30萬。羋昱廷應該也有10萬左右。』

回顧圍甲聯賽歷史,大連上方曾在2014年打造了一支超級航母。隊中有羋昱廷、柯潔、樸廷桓、唐韋星四大世界冠軍,實力傲視圍甲。成績上大連上方也非常神勇。在聯賽還剩4輪的情況下,該隊已經提前奪冠。據悉上方集團還曾召開了盛大慶功會,但該集團轉年就告別了圍甲聯賽,而四大世界冠軍一年的工錢,卻被拖欠至今。

在柯潔爆料後,羋昱廷的父親也在朋友圈吐槽稱,兒子『被欠勝率獎,十二月工資,及上方圍甲慶功會上大連上方獎金150萬元(全隊都有),以及全年參賽費用』。

打圍甲竟無正式合同

然而比『圍甲打了一年,工錢被拖欠兩年』更匪夷所思的是,如此正規的聯賽合同,居然不是白紙黑字寫好的。

柯潔透露,制度的不規範導致沒有白紙黑字,全因為我們相信贊助商的為人——那就是不會拖欠棋手的工錢。吃了啞巴虧後我發現棋手們還是太善良單純,希望儘快完善制度。

而羋昱廷遇到的情況則更複雜,因為他關係隸屬江蘇,2014年算是江蘇棋院派遣棋手,因此所有的錢要從江蘇棋院領。如今領不到錢,小羋不能直接找大連要,還得告本家江蘇棋院。

近兩年,為了幫南韓第一人樸廷桓討薪,南韓棋院數次發文與大陸棋院交涉。但大陸棋院給大連上方集團的去函卻如石沉大海。在經歷了不靠譜的2014遭遇後,柯潔表示,後來再簽隊伍,都會明文簽好合同再打比賽。

在微博評論區,柯潔回覆稱:『我只是單純為了棋手說的這番話。沒有棋手敢說,我站出來說一定會受到很多的壓力與阻力,但我還是想為了我們單純可愛的棋手盡力爭取一下。』

光鮮圍棋的辛酸

隨著大陸幾乎包攬2016年所有世界大賽頭銜,大陸圍棋聲望也達到歷史巔峰。大陸棋院也在醞釀著對圍甲作進一步市場化改革。而回顧大陸圍棋過往,討薪事件並非個案。受贊助商制約,大陸圍棋的市場化之路一直不順暢。

2005年前後,大陸棋院在舉辦『大理盃』和『日月星盃』比賽時,都曾被口若懸河的賽事承辦人『忽悠』。大理杯前承辦人拿著承辦權騙錢後跑路,所幸賽事得到大理旅遊集團贊助如期舉辦。而『日月星盃』作為中韓對抗賽,在當年2月和5月,分別在北京和首爾進行了共4輪比賽後,突然停辦。彼時大陸勝11局、南韓勝9局。時任大陸棋院圍棋部副主任的張文東說,此項賽事的贊助方——大慶天圜日月星公司因產品問題導致效益下跌,已無暇顧及此事。南韓棋手曾在劉昌赫帶領下跨國討薪無果而終。

這一方面暴露了圍棋在國內的小眾地位,另一方面也讓大陸棋院更加看重與贊助商的關係。因為只有賽事,棋手才有下棋的場合和經濟來源。

比如一海之隔的南韓,近年水準下降,和大陸國內圍棋比賽的減少有關。大陸棋院國家隊領隊華學明認為,這對大陸圍棋也是個警鐘,目前大陸圍棋形勢雖好,但也要『居安思危』。

棋院人士曾直言:圍棋贊助商如此強勢,其實就是『買方市場』。因為圍棋影響力相對不大,感興趣的企業不多。贊助難尋、賽事不多,如此循環已經導致今(2016)年南韓圍棋的競爭力大面積滑坡。

正是南韓棋戰減少的窘境,給大陸圍棋敲響警鐘,也促發了大陸棋院對金字招牌圍甲聯賽改革的積極性。而2014年欠薪事件揭示,圍棋距離打造真正聯賽,距離體育產業化仍有距離。